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约伯记第十八章

 

iii. 比勒达(十八121

  比勒达的第二篇讲论是率直的。它只不过是对恶人命运的长篇恶骂(521节),跟在对约伯说的几个责备(24节)之后。虽然与以利法稍早的讲论(十五1735)有重迭的相同根基,其间的差异却反映出这两个人相反的性情。从他的见解看来,以利法是温和的,是个好牧人;比勒达是个传统主义者,满足于旧观念,显然无法赏识约伯的思想,因为与他自己的思想不一致。虽然以利法强调恶人心理上的忧虑,比勒达却集中在他们外在的患难上。

  2. 对约伯说话时是用复数的“你们”(吕译)。昆兰第十一洞穴的约伯记他尔根读作单数(和合、思高、现中),但马所拉经文有一复数代名词在你们(吕译)眼中(3b节),把比勒达是在对他两个同伴、而不是对约伯说话的可能性排除了。七十士译本与武加大译本(Vulg.)神秘的“停止”在思高、钦订本留下它们的痕迹,“你们要多久才会停止讲话呢?”现代以寻索(和合、RSV;参吕译“搜剔”)、“抑制”(NEB)、“阻挠”(董姆)、“网罗”(纪劳、彭马文)等取代“停止”,是想要了解仅见一次的字 qnsy 的尝试。在寻找适合的同源字时,遍寻了其它闪族语文的语汇,有不同的结果。上下文提示出:比勒达是在阻止约伯的言语,不是在阻碍朋友们,或为他们设下陷阱。所以,读作 qe{s] 虽然使希伯来文无法解释,却是在基督徒之前就已领会的一个明显的解决方式,就像昆兰第十一洞穴约伯记他尔根的 swp ──亚兰文的“停止”──所显出的315

  3. 比勒达关心自己的名誉过于满足约伯的需要;当然,约伯曾经鄙视地作这样的陈述(如:十二2,十七10),理当提出答复;但是比勒达却继续作约伯恰当地抱怨的事,落井下石(六1421,十二4,十三4,十六2)。

  4. 一个没有概念的发言人总是极尽讽刺挖苦之能事。没有一个牧者会嘲弄一个受苦的人,以对方的话来回敬他;然而,这正是比勒达所作的。在十六9,约伯曾经说神是那折磨他的、将他撕裂;比勒达却回答说:那以不必要之恼怒将自己撕裂的,正是约伯自己(假设这些话是呼格的,这是大部分解释者所接受的)。在十四18,约伯可怜地说到最坚固的峭壁被磨耗了;比勒达嘲弄说:“难道整个宇宙都得改造来满足你吗?”316

  521. 根据比勒达的看法,道德次序──这是约伯正在推翻的──就像大地与山岭一样屹立不摇;恶人的灭亡也一样是根据严密的法律。比勒达吟诵了一篇长诗,是关于灾难追上恶人的。有点奢华的格调,凡是论证在内容上所缺少的,它全都以修辞学补足了。也极讽刺的是:约伯最后将会默察神在大自然中的工作,重新发现祂的公平。这里有一大堆不调和的图像被汇集在五或六首不同的诗歌中:黑暗:(5节及下)、狩猎(8节及下)、疾病(11节及下)、抢劫(14节)、干旱(16节)、无儿无女(17节及下)。

  57. 这个黑暗不是阴间的幽暗(像约伯记中经常出现的)而是日常生活中房屋里面亮光的熄灭。第7节可能含有一个不同的比喻,描绘的是恶人被自己的计谋绊倒,这是更肤浅之“智慧”商贩的陈腔滥调。从“把他推倒”(AV;叁 RSV,吕译注)变成将他绊倒(和合、吕译、现中、NEB;叁 LXX),需要重新排列希伯来文子音,第7a节较好的译法是:“他运动员的步调变成慢吞吞地走”(参思高、现中),预示出第11节及下的疾病。

  810. 这几节经文中用了六个不同名字的狩猎装置,想要明确地辨认这些装置的全部项目仍然是不可能的,稍为比较一下通行的译本很快就会知道了。

  11. 如果这一节是接续狩猎的比喻,我们不需要因为一个已经被六种不同陷阱捕获的人竟然还在奔跑而惊慌。如果惊吓是外面的仇敌,他们可能是动物、人或鬼魔;如果是里面的惧怕,比勒达就是在重复以利法在十五20及下的论点。虽然这首诗是以复数开始的(5a节),它在这里却变成了单数;但是,如果他是集合用语,或总称,字面的意义“分散”(AV 边注)就可以成立;不然追赶就是完全正确的。一个异想天开的比喻是由艾立克(Ehrlich)在他驰名的 Randglossen 所提出的,说它的意思是“在他的脚上撒尿”,虽然被董姆所轻视(p.263),却又因德莱维317而再度流行,并且,很遗憾地,它溜进新英语圣经中。

  1113. 如果是恶魔造成的惊吓,牠们就是饥荒鬼、疾病鬼与死亡鬼。这是一幅可怕的图画。

  “他肥胖的身体变得衰弱了,

   他的肋骨浮现出来,

   疾病侵蚀他的皮肤,

   死亡的长子吞吃他的器官。”

死亡的长子可能是指某种特别具有毁灭性疾病的有名之神明。它几乎不可能是痳疯病,这不是一种引人注目的不治之症。

  14. 如果身体是个帐棚,它的倒塌意味着死亡,见四21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30,Name=i. 以利法(四1∼五27}。惊吓的王,这个无从比较的词组是死亡的另一个暗示;重复使用相同的希伯来字惊吓,将第1114节标示为一个单元。

  15. 既然这是说到强迫住在一个外国人的帐棚中,这与第14节可能暗示着被盗贼所囚禁,而第15b节或许是暗示由入侵者所造成的蹂躏,或者他是开始描绘继续发生的自然灾害,就像在创十九章的那样。

  1620. 比勒达一再地使用这陈腔滥调,将坏人比拟成一棵枯萎的树(参八11及下),讲了一个浅显易懂的讽喻,这方法约伯(十四7及下)与以利法(十五30)也用过,明显地暗示约伯的丧亡,这种残忍是不可思议的。最后的光景──“没有苗裔、没有后代……也没有残存的人”(吕译)──是最糟的。比勒达列举了以色列人对于生与死最害怕的一些事情,作为被神弃绝的表征;这类的事情将不敬虔的人与好人分别出来,并且警告其余的人(20节)。论及“西方人”与“东方人”(思高、现中;参吕译注)的可能同样适合于老年人与年轻人(AV)。

  21. 比勒达对不义之人的住处之描写,证明他多么专注在外在的事物上。所列举的事与约伯记一章、二章太类似了,不会被人忽视。但这篇讲章击不中目标。对一个具有坏真心的人而言,它可能会奏效;但是他们尽一切的努力想揭露出来的,约伯却是一样也没有。

 

315 因为 LXX 是改写的,这个新证据无法证明 qs] 曾经存在于一个希伯来文抄本中。这读法可能来自约伯记十六3

316 NEB 没有权利把第4a节除掉。第4b节可能包括一个暗示,以大地指阴间,所以 MT 见弃可能是比勒达描写因为复活而导致阴间人口减少的方法,那正是约伯所要的(十四15)。慎重地以达户的讨论(JBL, LXXVIII, 1959, pp.303-309)为基础,可以接受“重新安排”这译法(参吕译:“重整”)。从语源学看来可能过分,但却改良了平行体。

317 ZAW, XXIV, 1953,  pp.259ff

──《丁道尔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