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约伯记第廿五章

 

iii. 比勒达(廿五16

  讨论几乎已经到了筋疲力尽的地步了,比勒达最后一篇讲论的简短,与琐法最后一篇讲论的短缺,说明朋友们已经耗尽他们的力气了。想要从附近的约伯讲论收集一些话来扩充比勒达的发言,是难以令人信服的,因为单是相对抗之解决方法的数目与多变化,就足以令读者头昏眼花了。比勒达无力的观念,我们大部分都已经在前面听过了,是所有出场者共通之陈腔滥调的神学。

  23. 在某一方面,比勒达在约伯的攻击之面前作了意味深长的撤退,他不再如此有把握地说到神对恶人的审判。根据七十士译本,第一句话是个问句,与下面的问句一致;这些问句以一种方式预示出神自己很快就要在更精巧的层面上发出的问题。比勒达高飞速逃,而且借着强调它大量的居民,来暗示不止神无限量的资源不能受到阻挠,而且没有一个人能奢望了解神的企画344;约伯没有对这样的主张作争论,但其推论何等不同!根据比勒达的看法,弱小的人在神无限大的心中算不了什么;但约伯却认为神能够给予每个个别的人最完整的个人关顾,显然是因着祂无穷的认知能力。

  36. 尽管有些学者认为这首诗是断简残篇,这几节经文却呈现出美丽的匀称。天体(35节)与人(46节)交替出现。我们又回到以利法所提出的第一个论点上(四17及下),当天体与神的光亮比拟时,立刻现出何等黯淡无光,这观念把人投入一个更黑暗的阴影中;如果诸天尚且不是洁净的,那么令人嫌恶的、必朽坏的人岂不是更为不洁吗(十五14及下)?这听起来像是全然败坏的一个非常悲观的教义;在神面前,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得着洁净或称义345,人是虫──蛆状幼虫(6节)。在这非常令人讨厌的、没有盼望的语调中,约伯的朋友们结束了他们的发言。

 

344 虽然有些人发现光亮3b节)可被接受为军队的平行词,尤其是因为它的意义经常是“太阳”,以及第5节提起的月亮星宿 NEB 根据 LXX,读作“伏击”。

345 奇怪的是,这个朋友原先都称是“无辜”、“正直”的人,现在却遭到忽略。

──《丁道尔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