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约伯记第廿六章

 

iv. 约伯(廿六114

  约伯此刻独占了整个场景,发表了一场本书中最长的讲论──廿六1∼卅一40;至少,在以利户出现在第卅二章的舞台之前,没有出现其它任何人的名字。但我们无法肯定是约伯自己说了这一切的话,它不是单单一篇讲论而已,因为它在两个地方被别处没有用过的格式语打断了(廿七1,廿九1);这正是我们以第廿六章为第三循环的最后一篇讲论,而以第廿七章为整个对话之结论的原因;虽然第廿八章也可能是接续这个结论,是约伯对智慧这个题目所作的最后陈述,我们认为它比较有可能是扮演着约伯和三个朋友的对话,与他和以利户的交谈之间的插曲,所以是作者说的(这是他表达他自己内心思想的唯一地方),虽然没有指明发言人的身分。

  第廿六章是整本书中最雄伟的独唱之一,只有耶和华的讲论可以超过它,这也是很恰当的。它听起来很适合出自约伯的口中,结束了对话,就像交响乐的第一乐章以非凡的和弦结束一样。令人惊讶的是:有这么多学者竟然把这篇讲论中的一些部分从约伯偷走,归于他的朋友。我们在第廿四章的讨论中已经触及了这种问题,类似的考虑也可以适用在这里。

  这篇讲论分成两个部分:首先是对比勒达最后一篇阴郁的讲论作出讽刺的反应(24节),跟着对神创造的能力有壮丽的描述(514节);许多学者认为后者不可能出自约伯的口中的。但对我而言,它甚至更不可能是出自比勒达口中(他们经常把它归于他);把它添加在第廿五章末了,比勒达末了之言(廿五6)的冲击力就失去了;而且,以廿六24作为约伯对这侮辱的报复也是很有意义的,但令人不解的是:如果这是比勒达的末了之言,约伯竟把这些侮蔑堆积在像廿六514,对神的显赫如此卓越的解释之上346。我们若想要在前面的讨论中找到任何一位朋友心中的这种观念,必是徒劳无功的;以利法的确有着符合这些原则的一首抒情诗(五9以下),但若与约伯用来讨论这一点的雄辩相比(九410,十二725),它可就微不足道了;这样,这段经文(廿六514)就是约伯对这主题所作之最后的、最佳的讨论。附带一提的,这也显出耶和华的讲论,几乎完全限定在这类的题目上,并没有像有些学者抱怨的那样,突然转到题外话去;它们已经在对话中预备妥当了,在耶和华说话之前,约伯的心思已经沿着这个方向移动了相当长的距离。约伯似乎已经把恶人的命运与义人的受苦这些问题抛诸脑后了。

  24. 这首小诗中的文字设计有非常精致的讲究。代名词是单数的,约伯是在对一个人说话,大概就是比勒达。约伯对于比勒达以他自己为无能的人、无力的人、无智慧的人这种态度感到愤慨347。因为诗歌体经常省略介系词,而膀臂(2b节)总是属拯救者的,这问句就是:“你怎么以你的膀臂去拯救那些无力的人呢348?”因为以利户在卅三4说到“全能者的气”,约伯在廿六4可能是在说:比勒达所发出的言语,没有神的默示。

  514. 既然比勒达对于神与祂的道路愚昧无知到了极点,约伯应该要指教他乃是恰当的;他们的角色颠倒过来了,受教者知道的比施教者还多!它忽然就过渡到下面这首诗来了,以下界(56节)开始,扩充到探查整个宇宙。

  这是整本圣经中最有魅力的宇宙论经文之一。列举了超过一打的要素:大地、水、云、天空等,有时候使用它们在古代神话中的名字,如“洋”(大海)、拉哈伯,尤其是快蛇。有些字汇来自创世记,如虚空(7a节)这个字就是在创世记一2译作“空虚”的;但却没有使用创世记中的创造动词,似乎是有不只一个的古老的创造故事,提供了这不同的图像。将光与暗分开在创世记中也有记载,但建筑学的图像天的柱子(11a节),以及用宇宙测径器画出“一圆圈”(10a节,思高、RSV;吕译“圆的天涯”)以展开计划,则不能在创世记找到。第7a节提到“撒彭”(Sapon,北极;参赛十四13),将我们带回到迦南人(可能与──在其背后的──埃及或苏美人)的创造故事之太古世界山;“洋”/拉哈伯的征服从迦南人文献中可以获知,与巴比伦人创造史诗有较远的关联,在这史诗中,玛杜克(Marduk;译注:陆神)征服了提亚玛(Tiamat;译注:海神),究竟快蛇(13b节)是这个海怪的另一个名字呢?或是有另一个关于飞龙的故事?那可就不得而知了。当我们想要找出这个暗示的背景时,受到缺乏出自迦南人的创造故事的妨碍,但是提及衪的灵(思高、现中、RSV“气”),则又把我们带回到创世记一2。第9节所提及之“满月”(思高、现中、RSV)无法肯定,马所拉经文读作宝座(参和合、吕译、AV);将这里的图画与诗篇一○四篇、以赛亚书四十章的比较,似乎可以厘清。值得附带一提的是:这首诗与创世记一章的接触点表现在次序上,这里与那里所记载之事件的顺序颠倒,这暗示出约伯记廿六514不是一个创造故事,而是取自几个传统之措词的混成曲。

  14. 来自神秘古老诗歌的片断,营造了一个惊异的气氛;心思迷失在神无限量的世界中,以及其背后更无限量的能力中。但是约伯说,这只不过是稍为一瞥、细微响声、零碎片断而已:“这些不过是祂领土之边际”(参吕译)349,我们不应该给这陈述灌上太多的隐喻意义;约伯可能是在暗示:虽然它是这么广大,可见的宇宙只不过是神“真正的”──超越物质世界而相当隐藏的──领土最外面的界线罢了。从这么遥远的距离,衪大能的雷声传到人耳中时只不过是模糊而细微的声音,没有传达什么可理解的事。这听起来可能是很雄伟的,但极度可疑的是:约伯是这么无知的人吗?虽然我们在神的世界(我们的世界!)中能够看见、听见的,只不过是祂一切所是的片断,那也不可贬低,因为我们的心思是如此微小啊!因着它们可能是令人困惑的,或者无法稳妥地指引我们了解神难测之无限的其余部分,就把这些微小的洞见给废弃掉,是胆小的;但约伯是勇敢的,“郊区”(RSV;参吕译)这个字并不是将可见的宇宙形容为不能穿透的边境,而神永远隐藏在其背后;它毋宁是描写从住在其中之人的观点看来之境域的极限;约伯从阴间到天上描绘了宇宙的地图,向我们指出神与人居住在其中的世界;他丝毫没有提及那居住在这世界之“何其多”与“无数的”受造之物(诗一○四2425)。与创世记一章相较之下,约伯对所有的蔬菜、水中所有的受造之物、陆地与空气、人类绝口不提,是很令人震惊的;智慧人喜爱谈论树木、动物、飞鸟、爬虫与鱼类(王上四33),耶和华非常快就会这么作。在这个时候,约伯承认这题目超过了人类的能力;但他并没有从这察觉他自己之有限而推出消极的结论来。

 

346 关于学者们用来解读第三循环末了所谓混乱的讲论,所用那些成打的、互相矛盾的“解决方法”,我们不再多说,我们不希望轻蔑这样的努力;由于经文批判本身的性质,在这类的事上是很难获得肯定的,而由于同样的原因,没有人能武断地说经文在传承过程中不会遭受损伤。但是由于一致的意见是这么少,或许按照现在的经文来处理会比较好,因为证据的责任系于那些想要改变它的人,而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象样的证据出现过。

347 NEB 采纳了德莱维的提议(HTR, XXIX, 1936, p.172),以读作“愚昧的”来取代3b节的,形成完整的四重奏曲。

348 参耶和华问约伯的话:“你有神那样的膀臂么?”(四十9)。

349 现在普遍都承认:箴言八22drkw 应该读作 durko{ ,“祂的领土”;约伯记廿六14也是如此,这里的拼法是完全一样的,使得 MT 的“祂的道路”成为不必要的。共通的迦南人背景支持这个结论,见注368{\LinkToBook:TopicID=152,Name=i. 約伯先前的地位(廿九1-25},与约伯记廿八23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49,Name=. 插曲(廿八1-28}

──《丁道尔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