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约伯记第卅二章

 

B 以利户(卅二1∼卅七24

  关于以利户讲论的真实性,与它们在本书中之结构的讨论,见导论:“Ⅶ 约伯记的编成{\LinkToBook:TopicID=110,Name=Ⅶ、約伯記的編成}”中的第四阶段。

 

i. 引言(卅二15

  1. 新的发言人──以利户是以一段叙述性的散文来引介的。有些编者将卅一40c的结论(即约伯讲论的终了)与开头的评论──这三个人(他们在二11,十九21,四十二10中,被指明为约伯的“朋友”,是前后一致的)不再回答约伯──连接起来。其含义是:他们认为与一个自以为义的人理论是白费唇舌的379

  2. 只有以利户才介绍了父亲与部族的名字,以及种族的成员(布西人);虽然曾有许多的提议,但这些名字并未获得确认,这些名字显然是西闪族的,但布西同时与亚兰人(创廿二21)和亚拉伯人(耶廿五23)有亲戚关系,就像乌斯地一样(伯一1)。

  他显然有四次为了约伯与他朋友们之间的胶着状态而发怒。他向约伯发怒的理由与朋友们从辩论中退缩不同,以利户认为“约伯自以为比神更公义”(NEB);虽然有些人把介系词“从”变柔和,意义为“在神面前”(古代的译本就已经这么做了,参思高),明确的意思是约伯自认为在他与神的争论中是对的,而神相对地就是错的;以利户的评论当然是个明显的推论,因为约伯并没有控告神,除非是要坚持这个事实──那无缘无故对他做这些事的正是神;以利户在将约伯评断为自义的人时,已经加入了朋友们的行列。尚未有一个人可以找出一个解决方法,是可以同时显明神与约伯都是对的。

  3. 约伯可以指出神是错的,藉以证明他的论点;朋友可以指出约伯是错的,藉以证明他们的论点;但没有一方是成功的。根据抄写的传统,希伯来经文原来是读作“而他们宣称神是错的”(参思高、现中),大概是因为他们无法回答约伯,而不是因为他们所作的任何陈述。他们承认约伯的立场是无可反驳的,遂给这种推论留地步。两种结论──约伯的:他是对的;朋友们的:神是错的──都是以利户所作的推论,他以他的逻辑为傲。抄写圣经的人出于敬意,将原文改变成在和合本与 RSV 中的样子,但 NEB 已经恢复了受到批评的原文;无论如何,吕译、RSV 的“虽然”是 waw 连续句较冒险的译法;罗利认为他们找不到答案,(所以)指出约伯是错的,这种解释有其长处;但它比较像是以一个否定词涵盖两个子句:“他们找不到回答的话,(无法)证明约伯错了”(叁 NEB 边注)。

  4. 以利户现在要矫正这个失败。到目前为止,他因为尊敬他们年老而抑制自己。现在他加进来了,结合了敬意与武断,这种结合正是年轻人的心态看见一些,但却是清楚看见的。

 

379 11 Qtg Job 在这里留下了一行的空白。

 

ii. 以利户的第一篇讲论(卅二6∼卅三33

  这是相当冗长的一段废话,正式的讲论尚未开始,直到卅三1,才指名对约伯说话。第卅二章剩下的部分(622节)是以利户的自我介绍,并为了介入而作的辩解文(apologia),他非常唠叨。当他终于想要逐点反驳约伯时(卅三828),他陈述的框架,是开端(卅三17)与结尾(卅三2933),直接对约伯个人作的劝勉。

  67. 以利户让年老的人先说,但却失望了;朋友们也已经倚老卖老过了(十五10),以利户并不认为他只是要提供另一种意见而已,这个字的意思是“知识”(NEB)。

  89. 这个知识并不晓得是来自何方,卅二8提示说,使人有聪明的是全能者的气,但这气如果借着创造而放在人里面,为什么如此少人有智慧呢?以利户虽未曾自称有特别的灵感,却的确在卅三1415暗示一个梦境的启示,比较像是以利法的(四12及下),那里也用了同一个字灵,但这里所用的是阴性字。

  以利户只能提出否定的论点。希伯来文“有智慧的并不多”被改成“年纪大的”(吕译、思高、现中),以便与下一行形成较接近的平行句;这结果并不好,因为以利户不会太过分地断然主张没有一个老年人是有智慧的;把形容词留下来,并且与下面的名词结合在一起,我们可以得到全体论(holism)的陈述:“并不是许多老年人都有智能”,至少约伯和他的朋友们都不是智慧人,就如以利户很快就要指明的一样。

  1012. 这是重复的话。作者使以利户成为一个自大的人。

  13. 这可能是配合第9节,应该注意它与第廿八章的关联。第13b节并不清楚,NEB 以之为一个陈述,结果是只有神能反驳约伯(吕译、现中亦同);但是这样,以利户为什么企图要这么有把握地去做这件事呢?RSV 与思高将之附属于第13a节,作为令朋友们困惑的“智慧”之一部分;但他们所得的结论并不是约伯拥有了只有神才能操纵的智慧。

  14. 连接之处并不清楚,除非以利户的意义是:到目前为止,约伯还没有把他包括在讨论中,但如果他参与其中,他当然不会照着朋友们的方法了;讽刺的是:他的立场与他们的太相同了。

  15. 从第14节的第二人称,变到第15节的第三人称,提示出以利户在这时转向约伯,以之为说话的主要对象;但当他继续说时,偶尔也会对朋友们说话(比较卅三1与卅四2开头的话)。

  1617. 又一次夸大的话,我们预期会在这种宣称后听见某些印象深刻的话。

  18. 我的言语满怀,罗利简洁地解释说:“没有一个人会驳斥这句话”(p.267)。至于灵,参第8节。

  1920. 以利户以煞费心机之想象的帮助,来衡量他想要说话之不可抵挡的冲动。盛酒之囊这个字只有出现在这里,所以其意义取决于上下文,没有人提出具说服力的其它解释。

  2122. 以利户尚未说明他的资格,只是他已忍不住要说话。约伯曾警告朋友们,在他们评断他的案件时,要提防一面倒的情形,就算他们是站在神那一边似的(十三78)。现在以利户发誓拒绝看人的情面,但他却说到奉承人,他似乎只是要说:他会率直地说,不会给任何人挂头衔。他已经说明他为什么不需要拿敬长者,而他所提出的理由,是约伯曾经用来废除社会差异的(卅一1415)。神必刑罚他,而这同时适用在侮辱与谄媚上。──《丁道尔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