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约伯记第四十一章

 

  四十一134. “里外雅堂”是古老神话中七头海龙的名字,尤其是那些在以色列人占据之前的迦南人神话;这个古代文学作品的残屑仍然存留在旧约圣经中,无疑是这里所用之名字的来源。由彭马文(Pope, p.329ff)所提供之大量的证据同意这一点;但它并未证明“里外雅堂”在这首诗中仍然是神话中的怪物。描绘过度的图画非常适合鳄鱼,但也有人提议其它的确认,其中有些涉及将这首诗分成较小的部分,NEB 支持鲸鱼,至少在第16是如此,它把这几节移到第卅九章的末了。

  第一次讲论的风格在这里比较突出,因为这段谈话是以一连串问题开始的,目标是在使约伯相信他在这样吓人的造物之前是多么的无助。你怎么能捕捉牠呢(第1节及下,与第78节是内向性结构的平衡)?而且,就算你能够,你要牠作什么呢?以下的提议是愚蠢的:使牠作奴仆(4节)──牠有什么用处呢?当宠物(5节)?卖了牠(6节)?

  用我们已经指出的内向性完成了引言之后,第911节停在擒拿牠的愚昧上。既然这首诗剩下的部分(1234节)专注在动物的细部描述上,我们猜想所要表明的重要论点,是要在这个埋藏的材料中去找的。可惜的是原文非常困难。虽然第11b节相当清楚地断言神拥有世界上的每一件东西,包括“里外雅堂”,第11a节的含义相当困扰我们。(NEB 使它与第10节成为一行,作为攻击牠之警告的一部分,但这么作却使全部都是指“里外雅堂”,把保留在和合本、RSV 中提及神的经文改变了。但这个变体的确有抄本与译本的支持。)在这一点上无法确定是很可惜的。假设和合本与 RSV 就一般而言是正确的,那么论据就是如它们所说的。如果连最勇敢的人都不敢如此愚蠢地去惹“里外雅堂”,那么任何人怎么能如此有勇无谋地站立抵挡神呢,就像约伯所作的一样呢?我们可以感受到以这个作为对不敬畏神之警告的力量。但在对话中,是朋友们经常想要警告约伯放弃他的冒险,提醒他神比他要强壮多少。约伯从未向神挑战,要进行全属力量上的考验,就像一个人猎捕鳄鱼一样。提出神超越的力量为论据,不是要使人灰心,以致不再想要与神有任何交往,而是要宣扬神管理宇宙事物的能力,使人们会信靠祂。

  由于篇幅的关系,不容许我们对于神论及“里外雅堂”的古怪事情全都详加注释:牠的大力(12节);牠的皮,被描写为双重的铠甲(13节,吕译、RSV;参思高);牠的囗,新奇地称为牠脸面的门户(14节,吕译、RSV);牠的鳞甲,每一片都像是战士的盾牌一样(1517节;第15b节是困难的,它可能是描写像盘石般坚硬,参现中、TEV);牠冒火的气(1821节)423;牠的颈项(22节);牠那无法穿透的皮肤(23节);牠结实的心(24节);牠轻视每一种武器(2629节);牠从水中走过时惊人的景象(3032节)。这首诗几乎没有一行是不包括一个明喻在内的,许多批评者将这习惯苛责为过度卖弄技巧;想想智慧著作的习俗,我们感觉以色列人依据他们自己的准则一定会认为它是可喜爱的。至于它的长度,也激起现代读者的抱怨;我们认为论及最可怖之动物的最长诗歌是刻意保留到最后,为要提供一个惊人的高潮;“里外雅堂”所引起的恐怖感在第10节有所提及,在经过第25节时又再提起,在结束的几行更是有力地使人明白(3334节)。

 

420 与这个模式一致的是:神从未对那些掠夺约伯的罪犯作过什么。

421 值得注意的是:后期启示文学作者赞成神话上的理论,因“贝黑默得”与“里外雅堂”这些巨大无比的怪物而大感兴趣,提出各种怪异的主张,涉及牠们在世界末日要扮演的角色。

422 很遗憾地,NEB 竟采用了德莱弗对这行的修正,读作“看看兽类之首河马吧”。一旦将此二者等同,整个的译文就能修正得合适。

423 较自然地来解释,这是冰冷的日子,我们呼吸时所看见的水蒸气;若是采神话上的解释,火就被认为是真实的。

──《丁道尔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