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约伯记第十八章

 

比勒达

难道大地为你见弃么?(十八1-21

约伯开辟出神学和经验的新路径,时而怀着荣耀的盼望,时而陷入最深的幽暗中,那些朋友则以更急促的步伐进入他们传统信仰的避风港里。比勒达被约伯针对他们的难堪的话激怒了。在十六章二节,约伯称他们为‘坎坷的安慰者’(译按:和合本作‘安慰人,反叫人愁烦’);在十七章四节,他曾指出神使他们没有悟性;而且在十七章八节及以下各节约伯实际上等于说,他们并不属于真正的义人;若那些义人真的存在的话,他们定会对神向他所作的事感到震惊。这在比勒达看来,是把真理翻转了。神并没有撕裂约伯;是约伯把自己撕裂。他请求全世界为他停顿下来,并且要推翻整个道德制度,原因只是他觉得未受善待。

这最后一点是正确的,但只是他唯一正确的一点。因为比勒达作了简短的抗议之后,又继续给约伯解说同样残忍的教训,正如以利法对恶人命运的解释一样。他们之间假如有分别的话,那就是以利法着重于恶人的恶行对他良心的影响,而比勒达则注意他自作自受的表面结果。约伯的亮光给熄灭了;他的计划化为乌有;他堕入陷阱;惊吓围困他;他的力量衰败;疾病悄然迫近他;死亡的‘长子’(阴间的使者?或只是致命疾病的一种隐喻?)就要召唤他到‘恐怖的王’面前;他的名字在死后便不复存留,只有他的臭名会遗留下来,使远近的人联想起他存在过。他作结论说‘此乃不认识神之人的地步’,并不说‘你就是那人’(撒下十二7)这样多的话,他毋须这样说。

比勒达的评论构成了一首结构完整的诗,由美妙有规律的经节和充满了有力的意象组成的。比勒达是三个朋友之中最不切实际的思想家,但他是最佳的诗人,也许因为作为传统的仰慕者,他已令自己沉溺于他的‘经文’的语法中。正如第八章那里我们承认他的恩赐,这里我们悲叹他本性无情。他想到约伯视他为‘愚昧无知(译按:和合本作“污秽”)’(第3节),这实在不足为奇。约伯大概这样想过。但正如约伯在他下一次发言会证明,他因比勒达和同侪毫无怜悯的憎恨,感到更加痛苦。──《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