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约伯记第二十章

 

琐法

恶人夸胜是暂时的(二十1-29

琐法,像先前的以利法和比勒达一样,对约伯沉痛呼求人的了解和同情置若罔闻。约伯不断抱怨神,并拒绝倾听他两个朋友对恶人命运的警告,其实已是越界的表现。而且他现在疯狂的声言他曾诋毁的那位神,将要来帮助他并且告诉世人他是多么无辜!这是令人难堪的。这个人决无法逃得过他自招的报应;也许不久他便会被迫承认他向宇宙的法规挑战,实在是极大的愚昧。因为从创世以来,罪人不但必然身败名裂,而且那时日决不迟延,这岂不是不争的事实么?他享受的一切成功,只成了他堕落的陷阱,而且不能持久。

(一)

琐法为了说明他们朋友之间,在第二回合所奏的唯一的调子引起的这个变化,便描绘了这幅图画:一个傲慢而又贪心的人,在幸福中,急遽陷入应受的劫数中。他可能达到天上,但他会比他自己的粪更快消失,留下他的儿女要向穷人求乞。他可能把他的罪行加上香味像美食家的食物一样,但那些罪行在他腹中会变成蛇的胆液。他可以在他的贪婪中吞下他的财富,不理会他伤害了谁,但他一样也保持不住,神会使他把所吞吃的又全都吐出来。他会突然遭受神忿怒的攻击,被箭射透,那些箭被抽出来时,会沾着他的血发出闪光,并且像穷人在痛苦中消灭,不被记念,而且无人哀悼。

它是颇骇人的毁谤,充满了最令人厌恶的隐喻。琐法的手指当然直指约伯。他素描的每一情景并非样样都切合约伯的情形,约伯能毫无疑问地知道那比喻是涉及他的。他们实际上是告诉他,说他有幸能享有他的财产和他幸福的家庭生活这样长的时间。正当他哀伤的呼求那些朋友‘可怜我、可怜我’,并看到神将会是他的救赎主和辩白者这令人鼓舞的远象之后,这比喻迅即带来令人作呕的冲击,几乎是不可能想象的。我们简直无法构思这种念头,就为了证明教条是真的(这样明显不是真的),能无中生有(推托神知道这样恶毒的话和猥亵的话所在处)。

然而……只要我们停顿下来想一想,历世历代以来,宗教上的竞争曾怎样屡次产生出那些琐法,以及那些琐法怎样用粗俚的言语和憎恨的痛g,去凌驾那些陷于黑暗中的异教徒!这是所有宗教狂热分子要思索的一个严肃功课。岂不是琐法(和不同时代的教会中所有像他的人)才是那越轨的人吗?将人类分成‘我们’和‘他们’,是否必定会导致这种情况?

(二)

从我们这卷书上的一些统计应有助于人了解这一点。甲表搜罗朋友们的言论,以临到义人的幸福为题;乙表的那些段落则以将要临到恶人的命运为题。

  (以利法)  7;五17-26;廿二19-30     23

    (比勒达)  5-720-22                6

    (琐法)    十一13-19               7

  (以利法)  8-11;五2-7;十五17-35        29

    (比勒达)  411-19;十八5-21        27

    (琐法)    十一611-1220;二十4-25  26

这些言论中的恐吓强过应许,刑罚重过咒诅,以不下八十二节与卅六节的比例;而且,我们把甲表比勒达在八章五、六节,琐法在十一章十三、十四节,以及以利法在廿二章廿三至廿五节经文中那些尖锐的‘若’字也计算在内的话,那些显示实情的统计,亦可能会误示那真正的平衡。只有以利法在他第一次的言论和比勒达在第八章末了,他们为约伯展示前景时,才流露出真正的热情。另一方面,在乙表中的那些经节,则构成愈来愈强的威胁和憎恨,是下流报章最拙劣的作品都难以匹敌的。这些代表那些朋友传给约伯的真正信息,独被他们以表扬传统或正统的手法给美化了(请参八8-10,十五18,二十4)。这还用多说么?──《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