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约伯记第四章

 

第四章

约伯与三友的对话

(第一回合)

411422

 

一、序言

 

1  约伯三友前来之目的有二(211):为他悲伤(lanud, 字根意垂头丧气),喻同情,哀悼;安慰他(lenahem,字根意哀呜),喻同情的感叹,先知那鸿的名字是此意义。

他们的动机纯正,目的诚挚,并与约伯共坐一周,对约伯的遭遇感同身受;及至听到约伯厌世求死之言,又向神提出质疑,他们认为是个危险的信号,以为约伯濒临沉沦边缘,遂化同情的缄默为热情的劝慰。

2、约伯与三友的对话次数频繁,各人滔滔不绝,各抒己见,有控告责骂的,有竭力分辩的;有泼妇骂街式的,也有抗议自卫式的;四人共发表十八次谈话,其中以利法三次,比勒达三次,琐法两次,约伯最多共有十次;这十八次谈话占全书篇幅的二十八章,七百多节,相当冗长,在结构上分三个回合进行。

3  约伯三友的劝慰演变成为神学性的告诫,主题环绕着一个逻辑性的推理:

1)苦难是神对罪的惩罚。

2)约伯受极大的苦难。

3)约伯犯了滔天大罪。

这是他们的神学因果论,但他们的结论也有各自根据:以利法依据经验,非空谈的理论,他多次宣称按我所见(48531517);比勒达依据抟统,如请你考问前代(83);琐法则依据假设,如多咀多舌的人岂能称义(1112)。

4、在三回合对话里,约伯三友的劝言从平静的暗示发展至凌厉的谴责及尖酸的讽刺(如5886111415461820225);而在每次的答话中,约伯总为自己的无辜而做申诉(参6109211617276)。约伯每次的申诉在篇幅上总长过他友人的言词。

5、在整个对话的过程中,约伯多时向神抱怨,因他认为他的受苦是神加于他身上的(如64720917132716121911),同时也抱怨神不理会他的苦楚(如参1324),这现象表示他对朋友的失望,因为他认为他的朋友根本不明白他的心情。

其中据学者分折,约伯的三友在与约伯对话时犯了三大毛病:注1

1)妄下结论

他们在没有证据下,控告约伯因犯罪而招到的刑罚。     

2)绝不容辩

他们绝对不容许约伯为自己分诉,他不接受约伯的回答是诚实的对话。

3)自以为是

他们认为自己对约伯这个案的分析绝对无误。

7  约伯方面,起初他七天七夜不言不语,以后却话如狂风(82),其因有三:

1)约伯的苦楚喜有知音人

有苦无处诉确是苦上加苦,今有真正同情的人,故一开口便说个不停,因他遇见一些运用聆听治疗法的辅导员。

2)知音人错解他的苦衷

约伯有如哑巴吃黄莲,有苦心自知,因知音人对他的情况的分析完全离题,又适得其反,使他更感苦恼。

3)对错解的自辩纠缠不清

约伯对三友的分析不能认同,但每次的解释总落在更深的误会里,使他越说越狂。他不介意失去物质的福分,而在乎的是那赐福的神好象隐匿,所以约伯的苦诉越说越长。

8、在这数段对话中,文章之美与表达之雅是高人一等的,而且隐藏在文字的背后还有超凡的思想和动人的观念,诚如有人说:弘思深意若以庸俗的形式来表达,就会一变而为平凡卑下;若深邃的思念配上蕴含音韵、节奏的佳句,这才是最高的艺术。注2这一切在约伯与友人及神的对话中便表露无遗了。

9、三次对话的长短与辩论中心(见下表):

 

三次对话的长短:

 

第一回合

第二回合

第三回合

48

51

35

38

30

42

22

57

21

29

6

14

20

75

29

34

琐缄默

约缄默

 

约伯与三友的辩论中心:

 

约伯三友

约伯

1、苦难是神对罪的惩罚

1、否认有罪

2、神是公义的,必赏善罚恶

2、怎可证明

3、约伯犯罪遭滔天大祸

3、求神伸冤

 

以利法第一次发言

    41527

 

以利法的思辩可分析为五个重点:

 

A、轻微婉责(416

 

1、以利法似是三人中最年长的(参3271510),他也是三友中最唠叨的,从他的言词中可见他对约伯在苦难中的表现大感失望,但他一开口却表现异常温柔体贴,他对约伯说:有人欲 与你谈话,你会觉得疲倦否?(42的厌烦tileh指你承受得住否AB、你会觉得冒犯否RSV,或你会不耐烦吗?NIV)。

2  他称赞约伯曾以实际行动帮助过许多受苦的人(434),但自己落在苦境时却表现出昏迷、惊惶的情绪,有如惊弓之鸟(45),约伯能医治别人,却不能医治自己,他惯常辅导别人,却不能辅导自己。约伯本以敬畏神为他的人生中心,行事纯全是他的生活原则(46),如今处在苦境中,约伯却彷徨失措,只知自咒生命。

 

补注

以利法此段言词甚有道理,是的,人在风平浪静时,敬畏神的心容易生出;一旦病痛来到,人的灵命真相便展露无遗了,可见平日的属灵操练是重要的。

 

B、解释苦因(4711

 

1、以利法以因果律说服约伯,无辜者不会无故受苦(47),种瓜得瓜是千古不变之律(48)。

2、人受苦是因犯罪的结果,是神公义怒气向他发作(49),人用逻辑的观点来看一切事情的发生总有先因,因此,以利法以为约伯也不例外,他的苦难是自招的。

3、少壮雄狮(411的老狮原文layis中译应译作雄性的狮子)虽咆哮一时,终因缺食(中译绝食)而使子女分散──意说最强壮的也有悲哀的日子,喻约伯的境遇也相同。

 

补注

以利法本段所言甚有道理,因为世上的罪恶,若无惩罚或制衡之法,社会秩序甚难维持,世界将变成一团糟,神的公义属性也被褫夺。

 

C、特别梦境(41221

 

1、以利法将一次在梦中所得的默示视为权威言论,期待约伯非听不可。

2、一次以利法在众人熟睡之际得见异象,使他莫名恐惧、百骨打战、毫毛直立(41415)。他看见有灵(ruah)出现,并向他说话。

3、灵的话有两个重点:

1      人在神面前永远是不义及不洁净(417)(此言在原文是问句,意说一个必朽的人能在神面前称义吗?人可在造物主前洁净吗?和合本将之作比较式译出,带不出原意)。

2      神不信任其臣仆(指天使),谓他们是愚昧,何况是卑贱污秽及生命异常脆弱的世人(41821)。

 

补注

1      四章十二节的默示原文davar,意一个字或一句话,中译默示似不大恰当。这话暗暗地来到(鬼鬼崇崇地),不象光明正大地临到先知身上。

2      以利法以灵的话用两点分别喻约伯的愚昧:

a          人不可能在神面前称义,约伯没有资格责怪神,神所做的一切全是公义的。

b  连天使所做的也是愚昧,何况人,喻约伯的自咒是愚昧的,生命总要死亡,自咒亦无用。

3      从灵说话的内容可鉴定,以利法的神学思想似也不太正统,他怎可说神轻看天使及世人,亦藐视世人之死是无智慧的(421),故此不少学者视这灵为邪灵。注3

4      若说这灵不可能是邪灵,因邪灵不会让敬虔的以利法说出真言注4,但五章一节却谓以利法毫不留情地打消约伯祷告的努力;在五章三节又指出他也曾咒诅物质丰富的愚妄人;这些宣言似甚难吻合一个圣灵管理的生命(如约伯)。一章六节说神的儿子中有撒但,他有甚多手下,他自己也常搅扰信徒,故才有约翰壹书四章一节的教导。

5      若这灵说约伯受苦是因他在神面前不义及不洁净之故,这样连以利法也应包括在内。

6      以利法不会故意冤枉约伯,只是他以一次梦境做为权威言论,暗指约伯不义及不洁,否定了神对约伯的信任和看重。

7      四章二十一节的帐棚绳索,从中抽出来(即拔营)指死亡。

 

D、实际举例(5116

 

1、以利法视约伯的态度乃是一味地忿怒、嫉妒;如愚妄人、痴迷人般,他的问题连天使他不会置答的(512)。

2、以利法以目睹的经历向约伯进言,谓愚妄恶人的势力虽根深柢固,却转瞬间连根拔出,儿女及产业也一下子烟消云散(535)。

3、以利法指出祸患不会无缘无故发生的(56),如那里有火,必有火星飞腾,人在世人遭遇苦难,也必有其原因(57)。

4、接着以利法从正面辅导约伯,劝他将一切苦境交托给神解决之(58),弦外之音似是,假若他是约伯,他不会如此失败。

5、以利法谓神所行的都是大事、奇事,神是公义的,必拯救卑微的、哀痛的、穷乏的、贫寒的,却向狡猾的、智慧的、狡诈的、毁谤的(口中的刀)、强暴的、罪孽的施报(5916)。

 

补注

1      五章一节的诸圣者一词是指天使,但也可包括神在内,因神亦称为圣者(箴910;何1112)。

2      以利法的话充满责备性的涵义,令人未能感觉到劝慰者的温柔、体恤及同情。

3      以利法的劝言虽生动异常,他仍然是假设约伯因犯了罪而招尤引祸来作出劝导,故对约伯的帮助显然不大。

 

E、神必复原(51727

 

1、在结语时,以利法以看哪(hinneh,和合本漏译)一字引出一个重要的神学结论,他说被神惩治(hekiah,意谴责)、管教(masar,意改正)是有福的,故不可轻看之(517),含义是若约伯悔改,神必赐福与他,即神有恩慈,只要接受苦难就有医治之恩(身体疾病)(518)、保护之恩(灾难消除)(51923)、物质之恩(环境通顺)(524)、家庭之恩(家族兴盛)(52526)。

2、接着他举例说明神是赐福的神:

1      神医治身体各样伤害或疾病(518)。

2      神救离各项患难、灾祸,诸如饥荒、争战、口舌、灾殃(天灾)、饥馑(经济拮据)、野兽(51923)。

3      神赐生活畅顺,如种植得收成(与石头立约,不受野兽毁坏)、牧畜不缺失(524)。

4      神使后裔发达,子孙满堂,连约伯自己也全寿而终(52526)。

3  以利法以发言人身分说话,他又以一个看哪(hinneh,和合本漏译)结束他的结案陈词,并强调自己的分析绝对正确,希望约伯从中获益(527)。

 

补注

1      五章十七节的全能者(shaddai)在约伯记中首次出现,此字在旧约共出现四十八次(约伯记最多),其意有三:

a、大山──神如大山的稳固永恒。

b、自足──表示神的自有永有。

c、乳房──表示神如母亲照顾婴孩般那样无微不至的供应。

2      五章十九节的六次、七次是旧约时代表示完全无遗漏之意(参箴3015182129的三样、四样及摩136911132146的三番四次)。

3      五章二十三节与石头及野兽立约是弥赛亚式的词汇(参赛1168;何220)注5,此处是诗意的描述,将来必会实际应验。

4      以利法全段之中心思想在结语一句:与自己有益,意谓神使约伯受苦是为约伯好,神将补偿他一切的损失。

5      以利法的结语忠言虽没有错误,但对约伯来说(先悔改才再蒙福)似不太合适,但一般来说仍是一篇金玉良言;其中的福祉似有些夸张,但在将来弥赛亚的国里是会应验的(参何21823)。

 

本段教训(41527

1、以利法的劝言全建立在因果论上,这本是正确的,因因果论源自神的公义与慈爱,只是在约伯受苦这事上却是不恰当。据此,以利法絮絮不休地指责约伯,并以异梦、所见、见证、考察做言论之权威,务使约伯屈服下来,悔改而转回神(他视约伯已离开神)(因果论是一个基准,但不要用之来说服人,使人屈服,应多用神暗中的照顾、怜悯、宽容,雨过必天青。以利法所言不是真理的全面,那只是基本真理,但神不能受约束,基本真理有时不能套用在一切事上,赏罚是恒久不变的真理,但是糖果与鞭笞只是神教学法的一部分;另一面是他保留其奥秘)。

2、以利法不知道有些苦难是神特别许可的,为使蒙爱的人信心更坚强;此点约伯也茫然不知,但他不妄下定论(非象以利法),反表示他愿意找出其中的奥秘。

3  以利法又以物质丰盛作为神对好人的赏赐,反之是对坏人的惩罚,他本着这假设力劝约伯悔改,但这全不能使约伯心服,因约伯已表明赐予与收取全在神的手中。

 

三、约伯对以利法的回话

   61721

 

对以利法苦口婆心的话,约伯按捺不住一肚子闷气,随即发作起来。他的答辩可分为六个重点:

 

A、言语急躁有其因(617

 

1、约伯承认,他起初说话过于急躁,是因他的烦恼太重(比全世界海沙加起来还重)(623),又因他似被神的毒箭射中,使他胡言乱语(64),约伯认为他已被神遗弃了。

2  他谓动物有粮食便不会乱叫(65),无味之物如同嚼蜡(667),意谓他的自咒是可原谅的,所谓事出必有因,不会无病呻吟。

 

B、生存勇气全失落(6813

 

1、约伯来到一个极限,他切求神让他死去,甚至杀死他(689),因他知道自己没有犯罪(610),这样离开世界他不用惧怕。

2  他承认没有力气再等下去,他不是铜筋铁骨的人,也不知将来结局如何,似乎苦难没有意义;他认为承担苦难的智慧也耗尽了(61113)。

3  约伯承认,生命的三大能力──气力(体力)(611上),结局(盼望,即心力)(611下),智慧(智力)(613)──完全耗尽,在这绝境下,他确是生不如死,虽生犹死。

 

补注

1      约伯在极大痛苦下失落生存的勇气,原因是他看不到苦难的价值,故此他没有力量争取下去;人在苦难中若看到其价值及意义,他便能在心中产生勇气与力量,因为苦难背后的益处成为他努力活下去的盼望,人没有这些,一切确是完了。

2      约伯在苦境中看不到神仍与他同在,所以他悲观绝望,生存象无味的食物,他毕竟是个凡人,若无内在的能力支持他,他确实活不下去。

3      人在苦难时总是低头向下看,只是灰尘,灰心,少仰望神,看不到神是全能的看顾者。

 

朋友劝言适其反(61423

 

1  约伯谓自己濒临灰心绝境,又被指责是离弃敬畏大能者的人,其友理应向他施慈爱才对(614),暗示他的朋友没有此行。

2  朋友是可贵的,他们好比溪水,象沙漠中的旅客,使人能解渴、振作,再奋力向前。但是以利法却象诡诈的溪水,在冬天时结冰,象蕴藏丰富水量,但在夏天时却干涸,成为过路旅客的死亡陷阱(61520)注6

3  约伯直斥三友(你们)诡诈如溪水,看见惊吓的事(约伯的苦境)便惧怕起来,满以为约伯向他们求财求物或求赎金(62123),便急忙站在神的一边来定他的罪。

 

补注

1      六章十四节的原文直译为对灰心的人,他拒绝向其朋友施慈爱,他是弃绝敬畏全能者的人(he who refuses loyal kindness to his friend also forsakes the fear of Shaddai),与和合本的译法不同,全句表示约伯对以利法的失望,非如一些学者谓,约伯若无朋友的支持,他便离弃神。注7再且,离弃(yaszou)是不定时式动词,表示在进行中,这是与约伯的信心不符的。

2      六章二十一节的惧怕是指六章二十三至二十四节的事,非如一些学者谓惧怕站在约伯那一边,约伯的灾祸便转降在他们身上。注8

3      约伯不留情地讽剌朋友,虽有点过分,但也不得不承认,他言之有理,因他始终坚信自己是无辜的,今友人非但没有同情心,更定他的罪,他遂忍无可忍地向他们表示失望。

 

D、祈愿错误被指出(62430

 

1、约伯对友人的失望全倾倒出来后,理直气壮地求朋友指出他错在何处(62425)。他也承认自己在绝望中的言词是象狂风般,难免得罪人(626)。

2、约伯谓他的友人对他颇无情无义,如向死人追债不遂,便转向孤儿拈阄,看谁得到,或将朋友做货物转售他人(627)。这是一段很强烈的友驳,可能有夸饰成分,言过其实。

约伯要求三友正视他是否象说谎的人,只要他们公正客观,他们定看出约伯是无辜的(62830)。

 

E、生命短暂且痛苦(7110

 

约伯因身体所受的折磨使他对人生完全厌倦,故此他在本段里用极优美的设喻描写人生的苦闷与短暂。

1、约伯视人如争战(sava,亦可意劳苦、劳役),为生活而博斗,如雇工、奴仆,终日汲汲营营,做牛做马,不知人生何为。

2、约伯用多个比喻描写人生的空虚与痛苦,生动异常:

1)人生如争战(71)。

2)人生如雇工(71上)。

3)人生如奴役(724)。

4)人生如织梭(76)。

5)人生如气息(77)。

6)人生如云烟(79)。

3、七章九至十节非说约伯否认复活论,此处只形容人死后,便不能再见生前的景象。

 

F、对神所作大抱怨(71121

 

1、在结束他的反斥时,约伯回到向神的抱怨,因他百思不得其解,为何苦难会发生在他身上(711)。

2、他向神发出一连串的不满:

1      他不是波浪翻腾的大海或海中的怪兽,但神竟向他严加防守,视他如兴风作浪的宇宙怪人(712)。

2      在晚上,他指望安眠,但神却用恶梦异象惊吓他(71314)。

3              他宁愿死去,却不成功,神又不任凭他死,使他益觉生命空虚(71516)。

4      人有什么值得神看为大之处,何必每早每时鉴察与试验他,神对他的监视,使他连咽唾沫的自由也没有(71719)。

5      他似乎在提醒神,他若有罪,神有两途可取,一是置他于死地,一是赦免他,因为他快要辞世,否则在他死后,神想找他也找不到了(72021)。

 

补注

1      七章十二节上段的洋海(yam)前有定冠词;据迦南神话记(Ugarit,Yam是海神,常兴风作浪,使航海者不敢出海,除非向他献祭,但此神却给巴力神收服;在此处,约伯似向神抱怨:我不是Yam海神,祢不用常看守我。(参2612)。

2      七章十二节下段的大鱼(原文tannim)可能引自巴比伦神话中的海兽Timat,被大力神Marduk擒获,并因禁在大海深处。约伯非接受此神话是正史,他只引之喻自己的情况。

3      七章十七节与诗篇八篇四节所指相若,只是诗篇表示神对人亲密的评估,而在此处,约伯则表示人有何价值,令神对他特别监视。

 

本段教训(61721

1、从约伯的自辩,可见一个属灵人如以利法,也常会对人遭遇的困难做出错误的判断,而使人陷于更大的苦境中。所以务需仰望主的带领,圣灵恩膏的启迪,给予合适的话来帮助别人。

2、约伯常认为神遗弃他,使他落在更大自怨自艾的光景中,若他对神的旨意──或顺或逆──丝毫不疑,他便不会向神发出一连串的抱怨及指责。

3、人在痛苦中对神的抱怨是正常的,是情绪不满的流露,只要不亵渎神便可,因那种抱怨是良性的(benign bitternes),非恶性的反叛(malignant rebellion.

4、五章八至九、十七节及七章十七至十八节的言论是宝贵的提醒,但需将之置于正确的动机及目的里才不致失却其真意。

 

四、比勒达第一次发言

   8122

 

A、背景简介

 

1、比勒达与以利法认为,人的祸患是因得罪神之故,解救之法是悔改认罪,归回神。

2  但他与以利法的基本根据却有差异:以利法强调观察(48)及经历(41221),比勒达则倚重遗传及古人的权威(88),认为真理全在古圣贤的传统里,日光之下全无新事,所以他的言论是墨守成规的保守派。

3、比勒达的同情心较以利法淡薄,是传统道德主义者,完全不提约伯的苦境,一味地指责,急速且鲁莽。

 

B、比勒达的言论

比勒达的言论有四个重点:

1、神是公平的(817

1      约伯三友不约而同,一开口便谴责约伯口出狂言(4282112),以为受苦者对神只能默然不语,若要开口,只当说悔改的话(812)。

2      神是全能的,凡他所做皆公平公义,故在约伯身上所发生的事全是公平无误的(83)。

3)比勒达认为即使约伯没有犯罪,他的儿女却必定犯罪,所以报应在约伯身上(84)。

4      但神是公道的,若约伯悔改,他必使约伯公义的居所兴旺,一切物质丰盛必卷土重来(857)。

2、圣贤没有错(8810

1      比勒达认为他的评断与古人的定论吻合,今人的智慧经历太浅薄,古圣的话才是真理(889)。

2      比勒达言下之意乃是,约伯之言出自口,而古圣出自心(代表智慧)(810)。

3、恶人必灭亡(81119

1      比勒达引用三个举例说明,忘记神的是恶人(不敬虔)在以赛亚书九章十七节同字译成恶人(813),这些没有神的人景况是不成事的:

1)如蒲草与芦荻皆需要泥及水才能成事(81112)。

2)如蛛网需有房屋才能挂网(81415)。

3  如葫芦、葡萄的蔓子被拔根后连原生地也不认识它(81619)(819的人字是错误的补字,可除去,因原意是指蔓子被拔出,被另一植物取代之)。

全段意说(恶人暂成功)

蒲草、芦荻长得快,枯得也快。也就是说,恶人的景况也一样,他所仗赖的如蛛网的易断,也如葫芦、葡萄的蔓子,虽根深柢固,仍会被拔出,所以恶人的成功是暂时的。

2      比勒达的结语乃是,恶人虽在道中有乐,但终不长久,暗示约伯的德行是虚浮,财富也不能长久,是因他忘记神之故。

4、神不弃义人(82022

1      在结束时,比勒达将复原与丢弃两条路摆在约伯面前,悔改认罪得复原,顽梗不化蒙丢弃。

2      约伯何尝不明白此理,他也常在神面前悔罪,愿作完全人(参15721),只是他并不觉得自己有罪,他的感觉正与比勒达的理论相反:神丢弃完全人,故他继以利法之后,又给比勒达误解了,其内心的沉闷实在难受至极。

 

五、约伯对比勒达的回话

   911022

 

约伯对比勒达的回话先是人对人,后是人对神,因为比勒达谓约伯得罪神,故约伯先回答比勒达,不惜再向神提出忿怒的质询,其中有甚多出言不逊的妄语,要点可分五方面:

 

A、神是伟大全能的(9112

 

1、约伯开口表示他完全同意比勒达所讲的(指820)(我真知道是这样=我承认、同意这样说)(91上),既然神不丢弃义人,为何义人受苦,这样人怎何成为义人(92下),这是他大惑不解的。他仍坚信自己已是义人(9152021),然而却象罪人般诸多受苦,但这是人无法与神争辩的(93,此节该译做若有人愿意与他争辩。)

2、人不能与神辩个水落石出,因为神伟人无限,无人能抗衡(94),谁敢与他辩论(914)?这是约伯的难处。随即列出神伟大之处;藉此指出神的路高过人的路,神的意念高过人的意念(910)。

1)神能移山倒海,翻天覆地(956)。

2)他能封闭日月星晨(97)。

3)他曾铺张天地(989)。

4)他的纵影无人知晓(91012)。

补注

1      九章三节的争辩(rib)乃法庭词汇,意说若有人诉讼神于法庭,千人中也不能回答(ana,也是法庭词汇,意辩护自己)。此句回答字的主词在原文可指人,意说千人中也无人能与神争辩(如和合本及AB的译法);另一将主词做神,意说神问一个问题,千人中无人可答,或指约伯不能回答神向他发出的指控的千分之一,两意皆显出人是无法与神争辩的。

2      九章九节的北斗星(Aldebaran)(英谚The Bear大熊星)座极北;参星(Orion)座极南;昴星(Pleiades)座东西方,此星群共有七星;南方密宫指在南方的银河群星。

 

B、神是独断独行的(91324

 

1、约伯在此处的表现似失去常性,向神表示无奈的放弃,他谓神向他必不收回怒气,连拉哈伯大海怪及其助手也屈服在他的怒气之下,这样谁还敢反驳神(91314)。

2、约伯自称有义,但不敢向神争辩(915),连神应允他的祷求也不肯相信(916),因神无故使他受极大的创伤(917),就是喘一口气神也不给他机会(918)。神的能力无人能比拟,也无人能传他来作审判(919,本节的我字改为他),如LXXNASB,意指无人能召神来审问他。

3、因为神似是无人向他发出抗衡的,故约伯虽然多次表示他有义及本来完全,但他认为,他实在有口难诉辩(920),甚感无奈,因而自厌生命(921)。

4、约伯大胆地向神发出疯狂的攻击,语无伦次地谓神善恶不分,恶人善人全皆灭绝(922,善恶不分是补字,可不用,全句意说恶人善人都是一样,他都灭绝);又指控神对人间灾祸幸灾乐祸(923),对世界之不公置之不理(924)。

补注

1      在本段经文里,约伯似六神无主,语无伦次地攻击神;在他的描绘里,神的形象被塑造成扭曲的样式:

a、蛮不讲理(931214)。

b、烈怒不休(9513)。

c、无故伤人(917)。

d、残酷无情(918)。

e、仗势欺人(91920)。

f、善恶不分(922)。

g、幸灾乐祸(923)。

h、公义荡然(924)。

人在苦境中对神确有模糊不清,甚至歪曲了神的真相,但神是满有慈爱与怜悯的,他安静地聆听人的抱怨,他等待人回转,也等待向人施恩。

2      九章十三节拉哈伯(rahab)是巴比伦创世记神话中的大海怪,名Tiamat(这Tiamat712又名Leviathan,和合本译大鱼),它与其助手皆被Marduk神击败,并囚禁于幽冥中。此节意说神的怒气使大如拉哈伯那么厉害的怪兽亦被收服过来。

3      九章十五节的恳求(字根hanan,意施恩、恩待,参创33511;同字在1921做可怜,3324作开恩)在此处可译作求恩或求怜,这样全句之意谓约伯虽有义,却不能回辩,只求神怜悯。

 

C、向神倾诉苦无门(92535

 

1、约伯觉得不能与神论理,却欲以情动神之心,在此处,他先哀叹时光易逝,岁月无情,期望神怜他日子不多,早日向他施恩。在约伯口中,他用三个比喻描述日子苦短(参141):

1      如跑信的(925)(陆;参撒下181933,记一个皇家职业跑手名亚希玛斯的故事)。

2      如快船(926上)(海,参赛1812)。

3      如飞鹰(926下)(空,参撒下123;耶413)。

2、约伯视自己对神哀诉无门,因神似将他定了罪,所以一切的努力自洁,只是热身运动,绝无用处,又何必徒然劳苦(92731),他恨不得有听讼的人为他申辩(93233),使神的刑杖收回(934),但事与愿违(935)。

 

补注

1      九章三十节的洗身、洗手仪式是古代一种宗教性礼仪,表示清白、无辜的礼俗(如928表示约伯一再声明是无辜)(礼仪部分参诗2667313;申2169)。

2      九章三十三节的听讼人(mokiah,法庭词汇,意中保、调停官、和解者,同字在133译理论,1315作辩明)不可解作预表基督。在古代近东诸国的神话里,每人皆有一神为他的听讼人,在天神集会时,为他作各样的申辩,使那人生活舒适愉快。注9此处意说约伯没有中保为他与神对簿公堂,判个是非曲直,真是含冤莫白。

3      九章三十三节下段的两造按手表示古代听讼人(法官)在两诉讼人身上按手,以示他们两人皆要顺服他的栽决。注10

 

D、求神示受苦之因(10112

 

1  约伯虽承认没有听讼人为他说项,自己却心有不甘,鼓起余勇,向神提出最后质询,求神不要武断地定他的罪,反要指出他在何处得罪了神(2节的争辩一词rib是指法庭式的控诉)。

2、接着约伯向神提出数个问题,表示他认为神处事不当(注意五个么字)。

1      神所造的,欺压并藐视他,却光照恶人,这是大大的不公(103)。

2      神象世人般论断人只凭眼见,故定必肤浅(104)。

3      神有永恒的时间,他不用仓卒地把约伯入于罪里,涵义说,只要神花时间去查究他,他必定发觉约伯是无辜的(1056)(107是补释,意说:只是你知我是无罪的,但没有人能救我脱离你的手,在没有字后加人字,并将并字改做但字),好象神定意要置他于地。

4      神费心将人塑造成材,象窑匠抟泥造器皿般,难道是为毁灭、归尘土(1089)。

5      神苦心使约伯生下来,如奶成奶饼(奶酪),并以生命慈爱环绕约伯,难道就仅此为止(101012)。

 

神为何不放过他(101322

 

约伯继续锲而不舍地追问为何神仍不放过他,神应该待他公平正直,有罪则罚,有义则赦这样才对,但事实却非如此:

1、约伯认为,显然在神心中早有使他受苦意,使约伯百思不得其解(101315)。

2、神象昂首的狮子追捕猎物般的对待他(1016,此节见下文注解)。

3、在身体极度痛苦与精神极其困惑的心境下,约伯复述先前求死的心愿,只求神在他死前停手宽容,使他稍得畅快(101822)。

 

补注

1      十章十三节的这些事是指约伯受苦的事,是神定意使他受苦。

2      十章十六节的我昂首自得(weegeh)有古卷作wegeeh(形容词,意昂首自得地),后者似较为适合上下文之意,全句意说:昂首自得地(骄傲地),你(指神)追捕我如狮子,又显奇能(tithepalla)攻击(ki)我注11(中译文似不够恰当)。

 

本段教训(911022

 

1、九至十章虽说是约伯对比勒达的回话,但主要却是约伯向神提出质询及表示不满,然而约伯的话语显出对神的态度异常放肆,他似是向神发脾气,就象一个受苦的孩童向父母撒娇一样。

2、表面看来,约伯似是攻击神,直指神处事不当,其实这正是他对神那赤子无伪信心的流露,他与神之间毫无隔阂,他可直截了当及无保留地向神表露真情。

3、在他对神的争辩里,他仍坚持自己有义,生活十分完全,他深信自己无辜。虽然目前看不到受苦的意义,又虽然将神的形象扭曲了,但他没有亵渎神、咒诅神。

4  约伯将自己的遭遇分为两个时期,一是蒙爱的受造与蒙保守时期,那时他享受神赐的生命及慈爱,神与他的关系亲如父子;另一是他的受苦时期,此时约伯对神一反常态,对神在他受苦时不伸援手,又似对他处处刁难,使他坐卧不安,在身体与心灵双重煎熬下,他来到放弃生命的边缘,约伯的心境真令天下人同情。

5、神对约伯的投诉似无动于衷,其实他正等候适当的时机来临,便给予约伯清楚的教导,在此期间,神让环境做为信心的教师,锻炼约伯的忍耐和信心。

 

六、琐法第一次发言

   11120

 

A、背景介绍

 

1、在约伯三友中,琐法是最傲慢自负的,以利法注重个人经验,比勒达注重圣贤传统,琐法则注重自己意见,所以他的言论如家长训话式,象个权威主义者。

2  琐法在旁聆听二友与约伯的对话,又目睹约伯态度顽梗恶劣,因而怒气填膺地讥评及谩骂约伯,说他多咀多舌(112),暗示他是虚妄的人(1111)、空虚的人(1112上),毫无知识(1112中),象野驴的驹子(1112下),所以他的言词是粗俗鲁莽,他来的本意是要安慰约伯,却反成了约伯的攻击者。

 

B、琐法的言论

 

1、重责约伯狂妄(1116

1)琐法一开口便重责约伯冒犯四大天条:

1)多言多语(112)──约伯所言全是废话(岂称为义)。

2)夸大之言(113)──约伯所言全是伪语(夸语压人)。

3)戏笑人生(113)──约伯所言全是戏言(自取其辱)。

4)自以为是(114)──约伯所言全是自欺(自言没错)。

2)接着琐法发出三大愿望,求神处治约伯:

1)愿神攻击约伯(115,攻击你immak意反对你)──意说,愿神反驳约伯的无稽。

2)愿神将智慧的奥秘指示约伯(116上)──意说约伯没有真智慧,言下之意说自己则有。

3)愿神追讨约伯的罪孽(116下)──意说现今神刑罚约伯比他犯的罪还少(神只罚约伯部分的罪)。

 

补注

1      琐法以真理道学家的姿态向约伯说话,以为约伯受苦还不够,还三愿神降重罚于他身上,真是冷酷无情有点变态。

2      十一章六节他有诸般的智识原文ki kiflayim lethushiyah,意因为智识是双倍的,双倍指深奥难明,言下之意表示约伯不会明白的(和合本虽译错,但意思可接受)。

 

2、赞神智慧难测(11712

1      接上文琐法谓神的智慧是双倍的,此段他大力颂赞神智慧难测,这是一段极优美的诗,是难得的佳作。在神学上异常纯正正统,但用在约伯身上则似文不对题。

2      琐法描述神的奇妙和伟大远超人的理解,他多次说不能你岂能你还能谁能,这种轻视别人的语气着实使人恼怒,但他又怎能知道神有没有追讨约伯的罪呢?

3      他暗示约伯是虚妄的人(methe-shawe,意空洞的人,指没有头脑思想)及空虚的人(ish nabub,意空空的人,指什么也没有,)象野驴的驹子(喻极其愚笨)。

 

补注

1      十一章十一节指人的罪孽,神虽不留意(意追讨),但他全是看见的,此言与使徒行传十七章三十节之意吻合。

2      十一章十二节全句应译为:但空虚的人会获得知识,当野驴的驹子生下(yalad)人(adam)来(意指这是不可能的);另一译法(原文一些字需修改):当野驴(pere)生下家驴(ayir)来时,空虚的人便会获得知识。

 

3、力劝约伯悔改(111320

1      与以利法的结语般(51726),琐法在结束时力劝约伯悔改,共分四要点(111314):

1)将心安正(参诗788371127)(动机)。

2)向主举手(方法)。

3)除掉罪孽(行为)。

4)不容非义(生活)(帐棚指家族)。

2      为鼓励约伯悔改,琐法指出对悔改者,神应许六大祝福(111519):

1)仰起脸来──羞耻尽去(斑点喻羞耻)。

2)坚固无惧──心安理得(参928)。

3)苦楚忘记──精神正常(俗语光阴如流水今变成苦忆如流水)。

4)生活光明──黑暗悲哀飞逝,喜乐重回(参诗376)。

5)盼望稳固──内心平安,心情舒泰,无忧无虑。

6)多人蒙恩──约伯回复先前为社团之首的尊崇地位。

3      为促使约伯悔改,琐法软硬兼施,软者指神的祝福,硬者指神的审判,故他指出恶人的结局是可怕的,以此恐吓约伯悔悟(1120)(此句也暗示琐法仍认定约伯是因犯罪而受苦的)。

 

七、约伯对琐法的回话

   1211422

 

面对琐法粗俗无礼的控言,激起约伯剧烈的反应,故此他对琐法的回话也异常猛烈及冗长,充满失望与忿怒的心情,对友人的劝言更加不耐烦,所以他的回话有点紊乱,思想前后不一致。

约伯在此处的回话分为二段,前段对人(1211319),后段对神(13201422)。

 

A、有关琐法的言论(1211319

 

1、讽刺朋友无知(12112

约伯反讥他们的无知(非琐法一人):

1      他们是真子民(意贵族人、上流社会人士),又象智慧的人,讽刺他们像是智慧的人,他们若死了,智慧也告消失了(122),并谓他们其实与自己不分伯仲(123上),况且他们的智慧人人知晓,无过人之处(123下),这话如冷水泼面,使琐法尴尬异常。

2      他们不明白约伯与神关系密切,反猛烈讥笑抨击及控告他(124)。

3      他们对在苦难中的人,不但没赋与同情之心,反多说风凉话(如打落水狗),将来必会遭同一报应(125)。

4      他们以为发达是蒙福,受苦是不义,但何以解释强盗亦称惹神(怒)的人兴旺,生活安逸(126),所谓恶人也发达,故不可用外面的成败论英雄。

5      他们当向万物学习(此处用你字,似是只针对琐法一人),万物的生命气息全在神手中(12710),如耳朵试验 言语,上膛可品味,万物是人的教师,试验人是否真有智慧(1211),其实年长的才真有智慧,暗示琐法的年纪及智商还未到有智慧的地步(1212)。

 

补注

1      十二章一节的子民,是指上流上社会人士或小区中之德高望重之人。

2      十二章六节的惹神的人应改为惹神怒的人。

3      十二章十二节的年老及寿高虽有说是指神注12,但因此字(yesisim)只在约伯记中出现,而每次皆指人(参1510298326),故本处亦该指人注13

 

2、神才是真智者(121325

1      神才是智者,智能双全,人怎可与他比拟?神的权能在大自然界中彰显(121315),也在世人中彰显,行事法则高深莫测,无人能知晓。

2      在此处,约伯列举甚多人物,如诱人的、被诱的、谋士、审判官、君王、祭司、有能的(指有官职的人)、忠信人、老人(长老)、贵胄(1221,中译君王)、有力人(强壮者)、邦国、民中首领等等(全指国家的政客、地方官僚、祭司)的兴衰浮沉遂一描绘,个中底蕴,全是神深奥的事,使人堕入五里雾中,摸不着原委(121625)。

3      约伯的要点在此欲指出,神改变人命运的方法──如突使智者变愚、君王成囚、囚犯做王等──完全根据神的自主权,与人的道德是非无关,故此琐法的主张义人必得好结局便甚难自圆其说。

 

补注

1      约伯不愧为一个世事观察家,他绝对明白世事的发生,甚多是出人意料的,人不能靠普通逻辑去理解之,这些全属神奥秘的事(1222)。

2      若约伯三友的神学论据是正确的,这些国家政要皆受神祝福才对,但历史似乎粉碎他们的逻辑,他们应哑口无言(135),再思自己的指责是否合理才对(怎知又引起后来第二循环的辩论)。

 

3、视友言为无稽(13112

1      约伯视三友之言没有一点可取之处(1312),他宁愿与神辩论也不愿与他们多谈(133),因他们太多妄论约伯。

2      约伯词锋异常尖锐,说三友是:

1)谎言专家(134上)。

2)害人庸医(134下)。

他们以为说的是金玉良言,但约伯视之为:

1)不义的话语(137上)──不义意扭曲。

2)诡诈的言语(137下)──诡诈意虚假。

3)徇情的话(138)──徇情指谄媚或       行贿之意。

4)欺哄之言(139)──欺哄即欺骗,以假乱真。

5)炉灰的箴言(1312上)──炉灰指无生命及虚无。

6)淤泥的坚垒(1312下)──不堪一击(坚垒字亦意回答,可译作淤泥的回言)

3      所以约伯宁愿他们闭口不言,反显出他们的智慧(135),否则神将降罪于他们(131011)。

 

4、宁愿向神申诉(131319

1      约伯向友人表示,他宁愿他们听他分诉,他宁愿与神争辩也不愿与他们吵架,他说一切后果全自己负责,甚至被神击毙也在所不惜(131315上)。纵使(将十五节的必改为虽然)神要他的生命,他仍要辩明他所行是对的(1315下)。

2      约伯知道若能与神理论(wehokeha,法庭式的辩护,参133)、辩明(1315133的理论同字)、陈明(araketi,军事词汇,意(军兵)结集,指约伯搜集一切证物以申其直)(1318),他有信心必获得神的拯救(指肉体得伸冤,即减轻痛苦,非指灵魂的得救)(1316,此句的要字改为便字)。

3      约伯认为,若他的友人能细心听他辩诉,他们也会同意他是无辜的(131718),他深信没有人可以与他辩论而不认同,若然,他也无话可说,死也是应该的(1319)。

 

补注

1      约伯这种视死如归的精神令人钦佩,因为他仍深信自己未犯错却受苦,此点在他心中是一个永不能打开的结。

2      十三章十五节之意义有二意见:

a  约伯死也不服气,就算神将他置于死地,他也不服,因他辩明自己清白的盼望也告吹了(如 RSV,JB,GNB,Moffatt,R.Zuck, D.Garland, AB及和合本等的译法)(原文根据Kethib)。

b  他虽要死,却对神矢志不渝(如KJV,J.L.Gibson) (原文根据Qere)。

第一意见:约伯至死也埋怨神的情绪注14

第二意见:约伯完全信心的表现,这似乎更合约伯的灵性,也合智慧人对神的心态(参诗732526);虽然他极度痛苦,却不至亵渎或弃绝神的地步注15。(3)此段再次表示,约伯对自己的无辜有绝对的把握。

 

本段教训(1211319

 

1、约伯极不满三友的辅导法(134),他被三友疲劳轰炸,三友也忘记前来之目的,今约伯反指示三友如同辅导别人。

2、人生最难受的是被人冤枉,被人冤枉者怒气难伸,不是反唇相讥便是向神抱怨,在抱怨中是常觉自满,在反讥却反映自义,结果只激起更大的火花,非更大的亮光。

3、十三章十五节他必杀我。我虽无指望,然而我在他面前还要辩明我所行的。是一句至理明言。

4、约伯似乎过火,用词也过分(如13412),友人也不甘罢休,结果越谈越糟(若约伯不是病夫一名,必定大打出手)。在被人误解时,脾气极其暴躁,需求神赐下平静的灵,才能在任何遭遇时皆处之泰然,安躺在神旨里。

 

B、有关与神的言论(13201422

 

由十三章二十节起,约伯的词锋转移对象,他本是回答三友(因琐法言论激发),今他转向神,如先前多次的答辩后也跟着便转向神,如对以利法答辩后(71221)、对比勒达答辩后(9283310222)、对琐法后(13201422)。今次向神的申诉主要有二点:

1、求神广施怜悯(132028

约伯象一个可怜受屈的孩子,向父亲求情勿再责打。他先求神两件事,好使对话可以建立,否则无言应对,只有躲开祢的面(132022);再求五件事(132328),共七件:

1      把手缩回──勿再使他受害。

2      勿用惊惶恐吓──指身体的痛苦(参934)。

3      求神光照他,使他知道究竟有何罪孽(iniquities)、罪过(sins)、过犯(rebellion)、罪愆(sin)(1323)──这四个有关罪的字形容人在各方面可犯的罪,也是大祭司在赎罪日按手在代罪羔羊身上所提及的罪(参利1621)、

4      求神勿将他当做仇敌(1324)、

5      求神勿使他再惊慌,他的心情象被风吹动的叶子及枯干的碎秸(1325),不堪一击(吹)。

6      求神勿使他担当幼年的罪而刑罚他(1326),将他做罪犯般上了木狗,划定界限使他失去自由(1327)。

7      求神可怜他如烂物或烂衣般的境况(死328)。

补注

1)约伯将自己苦状向神频述,欲动神的悯情而放过他(约伯仍认为他的苦楚,是神施莫须有的刑罚在他身上)。

另一面约伯向神高呼祢为何掩面、拿我做仇敌(1324),正是他对神仍存热爱的表示,甚欲与神恢复关系,和好如初。

 

2、悲叹人生空虚(14122

此段经文叙及约伯继续以情打动神的心,他描述人生的可怜苦境,至终被死亡吞灭,这样的人生有何指望,除非神向人施怜,否则人生注定悲苦一世。在三方面,约伯悲叹人生的空虚:

1)人生苦短(1416

1)生命短促,如易凋花朵,如飞逝影子,患难众多,有何幸福可言,这般可怜的人,神何竟要他再受刑罚(1413)。

2)生命污秽,本质败坏,这样为何神仍要罚他(144)。

3  生命有年,寿数已被限定(herusim,意定妥,参王上2040),求神勿使他受苦(转眼不看他,参7:,使他有安息(rasa,意喜乐),如雇工完结一天工作后的安歇(1456)。

2)死难复生(14717

1)人不如树,却如干涸的江河,死而消灭,没有再生存的盼望,至天地没有人,人也复生无望(天地废去,人永不苏醒) (14712)。

2  约伯求神在他死后将他藏在阴间,直至神的忿怒过去,到那时纪念他,使他能得伸冤。

3)在哀叹人死不能复生之际,约伯突然异想天开,求神在他争战日子(指在生时的劳苦日子,参七章二节,因争战字saba可指劳役)过后释放出来,到那时,约伯必响应神的呼唤,神也欣赏自己手所做的(141315)。

4  但如今神仍严密注意他的罪孽,他的过犯仍在囊中封严,无法逃逸(141617)。

 

补注

1      十四章十四节的释放字(helifati,意改变、复新,在147同字译发芽)是个军事词汇,指新力军来到,替换老弱残兵,暗示约伯期待死后身体有改变,是个复原的改变,到那时,约伯便高兴地响应神的呼唤。

2      十四章十七节的囊字表示古人常将金钱或贵重对象放袋里(参创4235;箴720),有些更加上火漆封印,以示罕贵或是官方性的对象。

3      指望灭绝(141822

约伯以大自然的火山爆发、地震、洪水横流毁灭大地现象,形容神向世人所施的审判(141820),人因死亡的缘故,导致骨肉之亲的分离,还懵然不知,但只知肉身的疼痛,心中的悲哀(142122)。

2  由身上疼痛这词的用途,可见这是在生时的痛苦注16   非如有人说是指在阴间的受苦注17

 

本段教训(1011422

 

1  琐法如先前二友般没有给予约伯一点的安慰,他是个权威主义者,凡与他意见不合的,特别是那些思想比他更渊博的,他便以强硬的态度对待,十一章二十节是琐法言论的总结,也是他别具用心地提醒约伯:他是有罪的,必须悔改方得复兴。

2、约伯的回答亦简单了结,他主要指出,不义的人却仍在安稳和富裕中生活,也没有任何的痛苦(参126),这是他不能理喻的,一切全是神所命定,人无可奈何(121325)。

3、迫于无奈,约伯转回向神申诉,他将人生的苦短,死亡的现实、盼望的灭绝──他将这人生的空虚向神禀告,人生除疼痛及悲哀外,此外别无所有(1422),此节是第一回合的对话的尾声,但是想不到约伯的朋友还有更厉害、更冷酷的攻击在后面要他去面对。

4  至此为止,约伯与三友的对话暂告一段落。三友皆发表他们对苦与罪的意见,依据虽不一致,但主旨相同,约伯是因罪受苦,只有悔改才能从苦境转回。面对友人轮翻式的围攻,约伯非但不为所动,反心被激怒,遂与他们周旋到底,故此约伯陷在更大的苦境里。三友认为约伯仍执迷不悟,于是展开第二回合的大辩论。

 

────────

详论可参M.R.littleton, Where Jobs Comforters Went Wrong , Sitting With Job, ed. R.B.Zuck, Baker, 1992, pp.255-257; 此段引自原作者的When God Seems Far Away ,Harold Shaw, 1987, pp.79-88

2  T.H.Robinson原著,刘翼凌译, 约伯与友人,文艺,19781页。

H.M.Morris, The Remarkable Record of Job, Baker, 1988, p.66.

如焦源濂,炉灰中的懊悔,校园,198065页。

5  M.H.Pope, Job, Anchor Bible, Doubleday, 1965, p.46.

焦源濂上引书72页。

7      R.B.Zuck, Job Everymans Bible Commentary, Moody, 1982,p.37.

同上书38页。

9  M.H.Pope同上书7475页。

10    E.Dhorme, A Commentary on the Book of Job, Nelson, 1984, p.144.I

11   Robert Gordis, The Book of Job, Jewish Theological Seminary, 1978, p.144; M.H. Pope上引书页79J.E. Hartley, Job New International Commentary, Eerdmans,1988, p.188.

12 W.W. Wiersbe, Be Patrent(Job), Victor, 1991, p.49.

13 J.E. Hartley上引书210页,E.Dhorme上引书173页。

14 赞成此说的学者颇众,如J.E. Hartley; H.H.Rowley; E.Dhorme;  M.H. Pope等。

15 赞成此说学者虽不及第一说的多,但其中以F.I. Anderson的见解最为铿锵有力,参氏着 Job Tyndale Old Testament Commentary, IVP, 1977. P.166-167.

16 J.E. Hartley上引书240页。     

17 R.B.Zuck上引书67页。

── 马有藻《揭开痛苦的面纱──约伯记诠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