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约伯记第七章

 

第七章

约伯的独白

2713140

 

一、序言

 

1、二十六章十四节结束约伯与三友一连三回合对垒的争辩,至于二十七章至三十一章里的言谈性质,学者的意见迄今仍然分歧,主要解释有二:

二十七章至三十一章仍是约伯反驳比勒达的言词。

二十七章至卅一章是约伯的特白。

其实暗中是向三友的总反驳,故本段可以说是约伯的结语陈词,此说较为可取。因二十六章一至四节是以你为对象;二十七章五节、十一至十二节则是向你们。

2、在反驳比勒达完结后(2614),约伯稍停顿片时,待琐法发言,但见他缄默不语,表示三友已理屈词穷,于是约伯继续发言,重点有四,分述如下。

 

二、极力坚称自己无辜

   2716

 

A、 虽有甚多学者视本段仍是约伯对比勒达的回话,但既然约伯用接着(yasaf)及你们,可见他的对象有所转移。

B、当琐法决定不继续发言后,约伯仍絮絮不休坚称他无辜,他说他怨神将他的理(mishefati,意事理、典章、士师即此字)(指受苦的缘由)夺去,使他心中愁苦(272上)。

C、但他表示,在有生命之时,他发誓,一生一世绝不说非义之言、诡诈之语,至死也不松懈,自有良心作证,他的受苦与不义全然无关(272下-6)。

 

补注

1      二十七章三节的生命nishmathi,意气息),在328译全能者的;在334译神的一字,有时与字是互用之词。

2      二十七章三节的ruah,惯译)此字有时也与字是互用词;此句的所赐呼吸这四字是补字。

 

三、论不虔者的结局

   27723

 

引言

不少学者视二十七章七至十二节,二十四章十八至二十四节,二十七章十三至二十三节依次为琐法的第三次发言,因内容述及咒诅恶人的语言,似不合约伯的身分,也与约伯先前的宣告矛盾(参9222421734241824),也因其中的话与琐法先前的言辞大致一样(见120页)注1

 

27172029

27142010212628

2716172015182128

27182028

272020825中、28

2723208

 

2      可是,约伯从未说过恶人不遭神的报应(参241825),而且,那些象琐法口吻的言词同样也象约伯的;此外,约伯运用先前琐法的词汇今转用在三友身上,全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身之伎俩。

3      其实,在每回合中,三友的言词逐次减少,在第三次时琐法完全缄默,表示约伯在反辩上逐次得胜。

4      二十八章明显是二十七章十三至二十三节的继续,表示是同一发言人之言,与琐法的词汇思路显然不同。

 

A、约伯愿他的仇敌、攻击他的人,如恶人及不义的人的收场一般(277)。仇敌在此处似影射约伯的三友。

B、接着约伯从三个角度描绘恶人的无望(三个呢字):

1、死期临到之时(278)。

2、大难临头之时(279)。

3、他不以神为喜乐,故不求告神,以致没有神的帮助而绝望(2710)。

随即反驳三友,他们需要接受认识神的教育,好叫他们能分辨是非,说话也不致虚妄(271112)。

C、约伯继续指出恶人的报应:

1、儿女子孙命运多舛,死时无人为他们难过(271315)。

死时财产归与义大享用(271618

一生在惊恐中度过,至终不能逃脱神的审判(272023)。

 

四、论真智源自真神

   28128

 

引言

 

1      本章经文似与上文的主旨截然不同,因此不少学者将之作为琐法或比勒达甚至是神的言词,但本段却高举智慧的伟大,这是约伯暗示其友没有的,因此他们无法明白神管治世人的奥秘(参2614910121213171023710)。

2      本段主旨异常清晰,论及人虽有开矿炼金冶铁之特殊技能(28111),却难用万金购买神的智慧(281222),因真智慧只能在神那里获得(282328)。

约伯与三友辩论之余,他惊觉智慧的可贵,他认为明白万物奇妙的智慧易得,但认识人生奥秘的智慧难求;人为了寻宝,而穷尽精力与智力,但有谁觉得神的智慧宝贵呢?约伯不禁感喟万千。

 

A、人间寻宝的智慧(28111

1、人在金、银、铜、铁的提炼过程上彰显超凡的智慧(2815)。

2、又在寻觅各类宝物上,穿山越岭,发挥惊人的智慧和大无畏的精神,有些地方连鸟兽之王(鹰、狮)也未到过,但人却能克服重重困难,并加以开采,为使隐藏之物显露出来(28611)。

 

补注

1      二十八章三节上段的sas,意使界限qes,意停止完结)使上半节意人使黑暗止息,因他为了探勘宝藏,到处张挂灯盏,或高举火把。

2      二十八章三节下段的石头是指矿石宝石

3      二十八章五节的地内好象被火翻起来是指古代采矿时的方法,古人在矿石层中凿洞,然后用火烧石洞,直至洞壁炽热,随即灌水,使石块收缩而剥落,这样再稍加刨工便可获得宝石岩块注2

 

B、真智慧何处可寻(281222

1、人间虽有寻宝的智慧,但约伯仍感叹真智慧甚难寻见(281214),也是万金难买,比一切珍宝价值更高(281519)。

2、这真智慧向一切有生命的眼目隐藏(281521),连灭没(即269的灭亡)及死亡只说风闻它的存在(生死只风闻真智存在,却不知在哪里可觅见)(2822

 

神是真智的泉源(282328

 

1、约伯清楚知道真智只在神那里可觅得,因只有神才明白天下万物,也因为万物是神所设计而造成的,故此神拥有超越万物的智慧,神能看见,也能述说、确定、查究智慧,所以神对智慧有全面的了解(282327)。

2、神向人宣告,人若要得真智慧,人需敬畏神及远离恶事(2828)。

 

补注

1      二十八章二十四节是旧约指出神的全智经文之一。

2      二十八章二十七节的四动词:看见──视抽象为实体;述说──解释确定──指建立智慧与人生之间的规律;查究──含有证实之意。

3      二十八章二十八节的敬畏神包含对神的敬拜、信靠与顺服,这是全书高潮经之一。

 

五、重申自己今昔皆无辜

   2913140

 

引言

 

1      二十八章是二十九至三十一章的引介导言。二十八章二十八节的结语敬畏神、远离恶事正是约伯生平的诠释,也是二十九至三十一章的主旨,如二十九至三十章是论他敬畏神的生活,三十一章论他远离恶事的生活,所以他受苦是无辜的注3

2      二十九至三十一章是一单元,也是约伯独白的结语陈词,在此三章内,约伯将他的过去恩典(29章)、现在恩典(30章)及申辩清白(31章),再清楚地复述一次,并立誓他的受苦是与罪无关的。

 

从前的约伯──幸福的约伯(29125

 

约伯在三友面前也在神面前作一个自我大评估,他将自己一生的遭遇分从前与现在作一分析,他从五方面叙述自己从前蒙福的景况,可说是约伯的人生五福:

 

1、与神密交(2914

约伯虽然对神极多抱怨,口口声声说痛苦是神无理加于他身上,但他并不因此否认他与神如密友般的关系,在痛苦的回忆中,这是他最值得得留恋的。

2、家庭美满(2956

那时(神与他同在),儿女绕膝,物质富裕,家人无忧无虑;如今孑然一身,一贫如洗,儿女皆亡,今昔相比,悲戚甚难自禁。

3、德高望重(29717

约伯受社会上各阶层人民的尊敬,因他作事正直公平,为受屈者伸冤,甚受众人爱戴。

4、生命旺盛(291820

因为约伯对神敬畏,对人正直,对事公义,他心中满有信心,神使他寿命长久(死在家中,不暴毙家外是古人大福之一)(2918),如大树之根终年不愁无水供应(2919);他身体的肝脏kevodi,身体内脏之一;参诗169,中译荣耀)是的(hadash,意新鲜),表示生命活力充沛;弓在手中日强,喻生命力旺盛(2920,参创4924)。

5、睿智忠言(292125

约伯因有敬畏神的智慧,所以他常给睿智的忠言,使多人静候他的指教(2921);他的话象甘霖春雨,滋润人心(292224),使他能在民中坐首位rosh),人人皆敬重他;他又如军长及如市会中给安慰话的人(如在天灾或战祸后劫后余生的集会)(2925),可见那时约伯是何等备受尊崇。

 

现在的约伯──可怜的约伯(30131

 

从昨日的约伯转为今日的约伯,这光景实使人辛酸。昨日的辉煌不过转眼云烟,旦夕间消失得无影无纵。此章与上章正说明一章二十一节的真理,赏赐的是神(29章),收取的也是神(30章)。在描述现今的光景时,约伯涕泪纵横,他在三方面自述现在的我:

 

1、遭下贱人戏笑(肉体的痛苦)(30115

约伯先前受社会上流人士敬重,今却受下流人士戏弄,使他身体心灵受创。在他的口中,这些人是:

1      连作牧羊狗也不配(301)。

2      如骨瘦嶙峋的饿狗般到处觅食(3024)。

3      如被社会摒弃赶逐的贼人(3057)。

4      被赶逐出境的愚顽下贱人(308)。

5下流人pirhah,意坏枝子,此字在旧约仅于此处出现)(3012)。

接着,约伯以各种词汇形容他被这些人苦待:

1      以他为歌曲、笑谈(309)。

2      吐唾沫在他脸上(3010)。

3      无禁制地苦待他(3011)。

4      如敌人攻掠城池般,他们攻击约伯,使他身体受害(301215)。

 

补注

1      三十章八节该译成:这都是愚顽人,下贱的愚顽人,他们被鞭打,赶出境外。

2      三十章十一节的首句缺乏主词,而松开苦待两动词是单数字,故不少学者认为主词是神,是神松开绳索(喻禁制),使约伯备受苦待注4;此见解似不能衔接上下文的语调;况且脱去这动词是众数字,未能符合将神作主词的解说,以致另有学者视主词为三十章一至十节的下流人,而下流人为整体性的意义,故可用单数动词描述,因此主词可用他们译出注5

3      三十章十四节的大破口peres)亦可意洪流(参撒下520);约伯形容这些下流人如洪流般冲进来,衮(即)在他身上。

 

2、遭神变心苦待(属灵的痛苦)(301623

社会卑贱人怎样对他,约伯还可忍受;身体如何痛苦,约伯咬紧牙关抵挡(301618),但他认为神把他扔在淤泥中3019),又不肯听他呼求(3020),如向他变了心,残忍地追逼他3021),欲致他于死地(302223),这是约伯最不能忍受的,也是他心灵最绝望与黑暗的时刻。

3、遭其它人不理(内心的痛苦)(302431

约伯除了感觉遭社会卑贱人士唾弃及神向他变心之外,他还觉得社会其它人士对他漠视不理,使他饱受世态炎凉的痛苦。他说人受苦遇灾,固然向他人求救(3024),自己向他们也施加援手(3025),岂料灾祸发生在自己身上,竟没有人理会帮助(302628),他只能与野狗、鸵鸟为伴,生命的乐章顿成悲歌哀鸣(302931)。

 

自辩的约伯──真诚的约伯(31140

 

将过去和现在作一番比较后,约伯重申他的无辜,为自己的正直作最后一次辩明,因此他将自己立誓过圣洁敬畏神的生活赤露敞开地陈明出来。在全段里,约伯共列出十四条不同的罪,但他一条也没有触犯注6,可分三方面表达:

1、律己方面(31112

约伯在生活上特别谨防两样罪──淫乱与虚谎:

1      淫乱──他说他与眼睛立约,即暗中决志,凡非礼的事没有非分之想(311),因它是神必追讨和施报应的罪(3124);它又是火,能毁灭一切(3112),并表示,若向女人起淫念,愿自己的妻成为别人的奴婢或侍妾(3110),本人则甘受法律制裁(3111)。

2      虚谎──为防止自己虚假、诡诈,他极力禁止自己的脚、心、眼、手,不偏离正路(3157),他不怕放在神的天秤上称度(316),若有差池,愿倾家荡产,也在所不惜(318)。

2、待人方面(311323

1      约伯虽是大财主、地方官,大有权势,但对待自己的奴仆从不专横无理(3113),因他知道神必查问他对下属的方式(3114),亦知道众生在神面前皆平等,人人皆神所创造(asah)的(3115)。

2      至于其它无助的贫寒人,他都尽上当尽的责任,照顾并救济他们(311622),因他深知神必赏善罚恶,所以他不敢任意妄为(3123)。

3、对神方面(312434

1      约伯表示,他财产虽多,却从不以金钱为他的指望、倚靠(312425)。

2      他也不暗中敬拜日月等外邦偶像(312627),因那是该受审判的罪孽,也是背弃在上之神的表示(3128)。

3      他也因和他有宿怨的人遭灾便幸灾乐祸(3129)或乘机咒诅(3130)。

4      他亦不容许家中的客人(帐棚的人,此语或可指同族的人)挨饿或露宿街头(313132)。

5      当他有错时,他从来不象亚当般遮掩过犯(3133)。

6      为了真理,他不惧与群众或宗亲对抗;对真理和正义,他绝不保持缄默,袖手旁观(3134──这一切的表现皆显出约伯对神敬虔、敬畏的明证。为此,他要付出大代价也在所不惜。

 

补注

1      三十一章十节记约伯的情愿导至不少经评者批评约伯的道德观极其平庸,有点言行不一致7,但其实这是约伯真诚的地方,此种宁愿的夸言与摩西及保罗为以色列人与永生割离也愿意相同。

2      三十一章二十六至二十七节所言是有外邦人对星宿的崇拜。口便亲手一词是指外邦人多吻偶像为崇拜的热爱(参王上1918;何132),但因太阳月亮远在天空,未能与它们亲咀,崇拜者遂先吻己手,然后向这些天体抛以飞吻

3      三十一章二十八节的审判官当罚的罪孽awon pelili,意极重之罪孽,或当罚的罪孽,此等罪行称为刑事罪行),通常交由地方官施审判(拜天体的罪在后来律法里是要用石头打死的,参申1725)。

 

六、最终的表白

   313540

 

A、约伯申诉自己为人正直无讹,直至情不自禁地向神发出最后的投诉,他说他愿为自己所言的画押,要神回答他(3135)。

B、他也愿将反对者的状词(sefer,意书卷)公开展示给别人知晓(3136);他必清楚述说自己脚步的数目(喻一切言行举止),以证自己无罪;他必勇如君王(nagid,参2910同字译首领),非如罪犯般进入法庭内与敌对者争辩(3137)。

C  约伯结束前一再表示他的无辜,他说假若他的田地是由巧取豪夺,或由杀人霸占而得,就愿田地受咒诅(313840上)。

D、在肯定无辜的结语后,约伯不再作声了(3140下)。

 

补注

1      三十一章三十五节是约伯结语陈词时向神发出最后的法庭式申诉,全章是此节的详释注8

2      三十一章三十五节的字原文somea是个法律名词,指法官的裁决。在此,约伯是投诉人,全能者是被指控的;今约伯求一位法官(somea)为他施公平的仲裁,显然这位法官也是神注9

3      三十一章三十五节的原文taw是希伯来字母最后一个,此字表示约伯将自己所说之言完全变成誓言。

4      三十一章三十九节的价值是指工人的工价;原主可指工人,原主丧命可指使工人工作过劳而暴毙。

 

本段教训(2713140

 

1、二十七章二节说约伯在絮絮不休地述说自己无辜之余,仍肆无忌惮地控告神,但滑稽可笑之处,乃是他一面向神抱怨,一面却指着神起誓,这其实是颇正常的,因为义人受苦而在心中定产生矛盾与迷惘的感觉,他一面觉得神离他很远,一面又不敢得罪之,这是信徒在受苦时的心境。

2、二十八章二十一节说真智慧是金银宝石买不到的,又是向一切有生命的眼目隐藏,意说活着的人,无论他的学识如何渊博,财宝富甲一方,却不能拥有智慧,这是可悲的,而且是不可否认的事实。

3、二十八章二十八节的主旨与箴言一章七节,九章十节前后辉映,此言指出,真智慧之增加,不在宝物的获得,而在对神的顺服。

4  二十九章述说约伯过去辉煌的日子,他满以为从今以后一帆风顺,想不到天有不测风云,使多年劳苦经营而得的荣华富贵,转眼成空;如今他在回忆中,满怀的辛酸痛苦;人生若没有主,一生的福乐都成为往事不堪回首,但人若有了主,他会不怕回忆,因在回忆中他会发现: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爱随着我。(参诗236)。

5  三十章十五节说约伯逐渐发觉世上人情无常且炎凉,加上财富也不能保障生命的安全,因此他说人生福禄如云烟过去,此言真是道破空虚的人生。

6、三十一章显出,约伯律己甚严,对人公正,对神敬虔,是世人的模范,为了这些,他付出甚大的代价。在现实社会中,约伯的榜样是少有的,神将最好的摆在世人面前,为人们树立了一个极完美的模样,从而可跟随学习。

 

────────

1      R.B.Zuck, Job, Everymans Bible Commentary,Moody, 1982, p.121.

2      J.E.Hartley, Job, New International Commentary,Eerdmans, 1988, p.377.

3      R.B.Zuck  上引书12页。

4      J.E.Hartley上引书400页。

5      S.R.Driver & G.B.Gray, Job, International Critical Commentary,T&T Clark, 1971, p.255.

6      R.Gordis, The Book of Job,Jewish Theological Seminary, 1978, pp.542-3.

7      E.M.Good, In Times of Tempest A Reading of Job,Stanford Univ. Press, 1900, pp.309-18; in Job 31 ,Sitting with Job,ed. R.B.Zuck, Baker, 1992, p.341.

8      M.B.Dick, The Legal Metaphor in Job 31, Catholic Biblical Quarterley,vol.41, Jan.1979, p.37-50; in The Legal Metaphor in Job 31, Sitting with Job, ed. R.B.Zuck上引书322页。

9      M.B.Dick in R.B.Zuck上引书332334页。

── 马有藻《揭开痛苦的面纱──约伯记诠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