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约伯记第六章

 

难捱的苦痛(六113

  在以利法推断他有罪后,约伯的痛苦又加了一层,以致他作出不客气的反应。

 .承认言语急躁(15)──约伯认为自己被神所发的灾病毒箭所伤,痛苦难当,故不由自主地言语急躁。正如牛驴鸣叫有因,他的狂言也是如此,本能反应而已。

 .朋友之言不敢领教(6)──以利法的劝告被视为像无盐的食物,难以下咽;又像蛋白(有译马齿苋的汁浆,亦淡而无味)一般了无滋味。约伯讨厌这些空洞的说话。我们对朋友的劝告又如何?言之有物或空空洞洞的,说了等于没有说昵?

 .但求一死(813)──朋友既然对己无助,自己的生命也无盼望,不如死了更好。所以约伯求神赐他一死,以免他受如此难捱的痛若。他自认为不是铜皮铁骨,再没有力气捱下去了。虽然因为没有离弃神的话,而仍有一点儿安慰,也得到一点力量,但恐怕不足以维持下去了。因为他看不见有什么结局,所以无法忍耐下去。忍受莫明其妙的苦难是十分困难的,如果我们到了这般地步,千万不要自暴自弃。相反地要坚心信赖神,忍耐到底。

  我们要认定神是慈爱的天父,祂必定量过我们所能承受的才容许多少苦难临到我们身上。受苦而不发怨言,默默地顺服才是真基督徒,因为基督也曾为我们受过苦,给我们留下榜样,叫我们跟随祂的脚踪行。

祈祷 神啊,当我在苦难中,至亲好友都不了解,我自己也不明白的时候,求使我有一颗完全信靠顺服的心,叫諈漲捕N得以成就在我身上。

痛责其友(六1430

  约伯在自诉痛苦已到不能忍受的限度之时,从朋友来的帮助竟是如此有害无益,令他十分失望,以致他不客气地反驳,痛陈自己的经历。

 .责友不仁(1422)──一个受苦难煎熬至极,快将失去信心而离开神的人,所望的只是朋友的同情与了解。但约伯不单没有得到慈爱的安慰,相反地是冷酷的论断。在失望之余,他痛陈以利法的友情像诡诈的溪河,冬天不渴的时候,河水结冰,水量丰富;夏天干旱,人正需要水的时候,他却干涸了。这是阿拉伯旷野常见的景象,若旅客以为上游有水而离开大路,沿河道上行,结果是渴死旷野中。他自问没有请朋友来协助或施舍,他们是不请自来的,来了看到约伯的遭遇便给吓坏了(21),赶紧站在神的一边定约伯的罪,深恐迟些自己便会遭遇同样可怕的命运。

 .诘问朋友(2430)──约伯理直气壮地请他的朋友指出他有什么罪来。他要求朋友说话要有根据,不可只看他言语急躁便以为他有罪。因为他现在所说的是受苦后的呻吟,不应作受苦之原因。他们若如此做,无异于向死人追债,甚至追到死者遗下的孤儿身上那样残忍无情,又或将朋友当作可取利之货物来看待那样不义。只要他们公正些看整件事,便知他的狂言与罪全无关系。

  约伯的反驳虽辛辣一点,但实在情有可原。他所说的不无道理,因为他坚信自己无辜,且不明白为何受苦。以利法这么快便推断他有罪,实有欠公允。

祈祷 神啊,諡O公正的,我信靠諈漣P断。朋友或会冤枉我,但諵会。也求貑虴硱^恤他人,不要妄断人的罪。──《新旧约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