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约伯记第十二章

 

针锋相对(十二125

  被琐法自以为是的言论激动之下,约伯毫不留情地予以反驳:

 .讽刺朋友的智慧(16)──琐法以“通天晓”自居,约伯不客气地说琐法所讲的不单他知,并且是人人皆知的常识,何奇之有?相反地,朋友们不分青红皂白地定约伯有罪,正是盲目无知的表现。他们的偏见令他们忽视了存在的事实:“义人受苦,恶人兴旺”。

 .劝以万物为师(712)──约伯不单讥笑琐法所知有限,而且说连“走兽、飞禽、大地和鱼”都可以作他的教师!他似乎暗示一切既为神所造所掌管,则动物间的弱肉强食,又该作何解释呢?是否弱者比强者犯更多的罪?最后约伯认为除非人有亲身经验,否则很难了解个中真相,所以年纪大,阅历丰的人较青年人有智慧,也能更深入的思想事情。

 .以自己的阅历为题质询(1325)──约伯举出大自然与人类历史中的种种难明现象,反驳朋友太早作结论。万物的浮沉、人类的兴衰皆由全能的神所定,祂有绝对的自由作祂要作的事,无人能抗拒,也无人能解释祂作事的法则为何。这些事例明显地与“善有善报”的定理相违,因为好人坏人同遭灾难。朋友们又如何自圆其说昵?他们既不能解释这些现象的原因,怎能一口咬定约伯受苦是因犯罪呢?片面的判词怎能叫约伯折服呢?

  神极其高超伟大,祂的作为人无法测透。人既如此有限,世事错综复杂,未明个中真相时,实不直太早作出定论,以免犯了以偏盖全之弊。

祈祷 全能的神,諈漣@为是我所测不透的,求助我不作幼稚无知的定论。──《新旧约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