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约伯记第十八章

 

旧调重弹(十八121

  比勒达对约伯劝说,第一次已发挥净尽,现时所说的了无新意,只是加重语气地描述恶人之报应吧了。

 .痛斥约伯自大(14)──比勒达骂约伯无话找话说,把朋友看作污秽的畜牲,又不肯抑止自己的怒气,而自以为了不起。

 .痛陈恶人的结局(521)──恶人的结局明显可见,他们是自招祸患,自作自受。恶人生活在黑暗中,步向困境,有许多网罗、陷阱、惊吓等着他。结果他的身体衰败,为疾病所侵蚀,接着是死亡。比勒达又以“死亡的长子”形容死亡的强盛力量,以“惊吓的王”形容死亡的可怕。恶人的祸患尚不止此,他死后名字灭没,而且绝子绝孙,他的住处要归别人所有。

  比勒达的立论是“凡遭祸的必非善类”。从前有把盐撒在那些受过咒诅的地方的习惯,比勒达则用“硫磺必撒在他所住之处”(15),影射约伯所受的灾劫与昔日所多玛、蛾摩拉恶贯满盈,受到硫磺火之审判相同。而“无子无孙”(19)是古代他们那地方公认的最大羞辱,是神咒诅的明证。如今约伯家破人亡,儿女全部死去,除了说约伯受神咒诅,还有什么更好的解释呢?

  比勒达彷佛一位庸医,诊断错误了,开错了药方,病人服了不见效,还以为药力不够,再加重一点,怎能不叫病人更痛苦?他与约伯辩论,正像自己眼中有梁木,却想除去约伯眼中的刺,结果不想而知失败无疑。

祈祷 神啊,求諤U我以比勒达的做法为鉴戒,不要重蹈他的覆辙,又求赐我智慧,在了解别人的痛苦时有洞察力,不致“落井下石”。──《新旧约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