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四讲 失败的安慰使者之一──以利法(一)

 

(伯四、八、十五)

  约伯受撒但第一次的攻击,他的意念坚强是何等的完美;撒但因为未能打倒约伯,仍不甘心;所以牠要求第二次攻击约伯。神对于义人约伯的纯正,对于他属灵生命的坚固,从开始就有十分把握;所以毫不犹豫地答应了撒但,一次,再次的要求;神何等尊重约伯!约伯的价值何等宝贵!

  撒但两次打击约伯,手法完全不同;首次撒但选了最适当的时候下手,须要等待时机。第二次撒但从神拿到权柄,便立刻行动。虽手法不同,表明恶毒的心却是相同;使约伯痛苦之中,加上难以忍受身体的痛楚。

  平常人在苦难中,灰心失志,只要略加压力即可完全崩溃。约伯受极大的痛苦,处身一无所有,心灵极度忧伤,充满疑问之时;撒但乘机用苛疾加在约伯身上。撒但利用人,天灾;动用自然界的现象,以达其目的来破坏人的信心;用疾病对付世上的人,特别是神的儿女。

  约伯患了极其痛苦古怪的病,从脚掌到头顶长毒疮,体无完肤。(二7)本来他身体健康,人都喜欢亲近他,现在容貌全非,“坐在炉灰中拿瓦片括身体,”(8)因为毒疮不断流脓水,极度痕痒。“肉体以虫子和尘土为衣……皮肤破裂。”(七5)因病使他呼吸困难,(九18)日不能寐,夜发K梦;(七4-14)以致口臭牙烂,形成皮包骨。(十九17-20)除了皮外疼痛,甚至痛入骨头和神经;日夜不安宁,因此精神大受打击。实在是一般人所难忍受!约伯第一次受苦是顷刻间,顿成一无所有的打击;第二次是长期不治痛楚难当之症,健康丧失。真是贫病交加!

  约伯未受苦之先,所受的恩所蒙的福,对他都是一种考验。因他有正确的人生观,富足和平安未尝夺去他纯正的心;当他丧失一切,他的心也毫不动摇。他胜过了考验,且成了他日后遭受苦难考验的巨大力量;他受得起富足的考验,才能抵挡贫穷的考验。

  基督徒在地上,时常会遇到考验;撒但可能用各种方法来试探,使我们在平安丰富之时,失落纯正的信心。不知不觉中了撒但诡计,如在电子瓦煲里一样;温暖舒适,岂料历时既久,熟烂溶化。内地出来的弟兄姊妹们!不要忘记你们从前在苦难中有美好的见证,不要以为现在到了自由舒适之地就可以放松了;应当小心谨慎,提防撒但,在你不知不觉中破坏你的见证。

  约伯第二次被撒但攻击,除身体受苦外,加上心灵的痛苦;圣经告诉我们,他因贫病,被迫住在城外。远离人群,独坐炉灰中,平时的威风尽失;他的怪病被视为大痲疯患者,与亲朋隔绝;下流之辈来戏弄他。约伯本是个有信心祈祷的人,素常为儿女为家庭祷告,蒙神垂听;如今他的祷告似付诸东流。

  有的人祷告无效便灰心,有的人虽不灰心,但却抱着“无所谓”的态度;神垂听也好,不垂听也罢。

  约伯是个笃信独一真神的人,他信神是慈爱公义全能真理的神,但现在发生在他身上的,却是矛盾的事实。从他话中透灵他心里疑云密布黑影重重,这是他心灵最大的痛苦。在此打击之下,他的妻子对他说:“你仍然持守你的纯正么?”

  我以为约伯之妻,是个爱主而有属灵深度的姊妹,她是约伯的好妻子;当约伯受第一次打击,财富和儿女全失,可以说她受的打击过于约伯所受的。一般而论,为母者疼惜儿女胜过为父者;女人对财物关系之深,也过于男人;约伯受了双重的打击而站稳,他妻子亦依然站稳,这是一般姊妹望尘莫及的。他们十个儿女都循规蹈矩,虽然归功于约伯天天为他们祈祷;但约伯妻子之教导有方也功不可没,他们夫妇同心合意,按照属灵原则教导培养儿女;这位姊妹真是位贤良配偶;所以约伯平时享有温暖蒙恩的家庭,使约伯第一次受苦难时,得到极大的安慰和扶持。

  彼得前书说姊妹是软弱的器皿。当第二次苦难发生于约伯本身时,他的妻子却软弱了;因她爱丈夫胜过所有的财物,她觉得神不合理;她见丈夫患不治顽疾,难渡余年;她因爱心过切,致显出属灵的软弱,对约伯说:“你弃掉神,死了罢。”这是撒但的本意,牠第一次对神说,謔糷剥夺约伯所有的,他就当面弃掉諢C第二次又说,謔糷漭[在他身上,他就当面弃掉諢C撒但最大目的,要属神的人弃掉神。撒但于约伯未能达到目的,而冀利用约伯妻子可达到目的。“纯正”是神夸奖约伯属灵的美德,是约伯尊贵之处,是他有生以来的见证;现在妻子要他变节不再持守纯正,要他放弃他的见证,并且叫他“死了罢”!因她不忍见丈夫受苦。

  亲爱的弟兄姊妹!约伯夫妻实在恩爱!夫妻相爱本是好的;但是爱心若不建立在真理上,便成为撒但最厉害攻击的工具。基督化家庭乃是夫妇共处,尊主为大,受主管理。

  约伯在危险关头反责备他的妻子,出言愚顽的妇人;由此使我们想起主耶稣责备彼得的事。当主对彼得说,祂将要上耶路撒冷,受人凌辱,被钉死在十字架上。彼得说:“主啊!千万不可如此。”主责备他说:“撒但退我后面去罢。”约伯正是这样责备他的妻子,他对神的纯正仍然不变。他说:“难道我们从神手里得福,不也受祸么。”这话虽不甚正确,神的手是施恩的手,非降祸的;不过他说话的精神是对的。他认为祸也是神降下的,他的观念乃是一切的事都出于神,都有神的主权在其中;所以他对神的心,永远谦卑顺服。

  我们在主里,很多时候失败,是因对神的尊敬不够;常用环境来解释神,很难以神来解释环境。用环境来解释神,就是不信,把神的荣耀尊贵降低于地。以神来解释环境,就是信心的表现;虽不了解环境,但深信神必有美意,信心提高至超越地步。

  约伯有美好的信心,他不凭眼见,乃凭信心;因此他站立得住,信心毫不动摇。

  约伯何其认识神,爱慕神。(罗八35-39)论及两方面的爱,先是神对人的爱,后是人对神的爱。神对人的爱是超越一切的爱,是任何力量所不能隔绝的;“无论是死,是生,是天使,是掌权的;是有能的,是现在的事,是将来的事,是高处的,是低处的,是别的受造之物,都不能叫我们与神的爱隔绝,这爱是在我们的主基督耶稣里的。”因这毫无拦阻的爱临到人,所以我们可以夸胜地说:“谁能使我们与基督的爱隔绝呢?难道是患难么,是困苦么,是逼迫么,是饥饿么,是赤身露体么,是刀剑么……然而靠着爱我们的主,在这一切的事上,已经得胜有余了。”我们所以得胜,不是因为我们爱主,乃是靠着主的爱。凡此都可应用在约伯身上,他终于靠主得胜了,他的得胜使其真相大白。神容许撒但攻击约伯,有祂的美意,有多方面之目的。

  当约伯丧失一切时,他的三个朋友从远方而来。约伯三个朋友都是地方领袖,有学问,有道德,可以说是约伯患难之交,良朋密友。他们认为约伯此次痛苦太大,个人难以相助,所以约同而来;他们凭真诚的爱心,目的为他分忧,与哀哭的人同哭。安慰他,不但对他深表同情,并且盼望他受伤的心灵得着鼓励;他们一见约伯就放声大哭,各人撕裂外袍,把尘土向天扬起来,落在自己的头上。他们就同他七天七夜,坐在地上,一言不发。他们目的要解除他的痛苦,希望能把他痛苦的根源除掉;他们好像医生,抱着治病救人的宗旨轮流会诊;虽医术欠高明,但热诚精神可嘉。由第三章至卅一章都是他们长篇谈话记录。以利法说了三次话比勒达也说了三次话。琐法说了两次话。约伯说了十次话,约伯长篇的谈话,内容大都和他三个朋友不同;虽然讨论的题目都是“约伯为何受苦”可是他们的方法和态度不同。约伯之所以言语多,是因切身的痛苦多。约伯自从第二次受苦,对他妻子责备一番之后,一直没发言,现在和他三朋友长篇大论,可见他的心灵逐渐苏醒;他希望从痛苦中求解脱,希望神给予启示得以解释,约伯谈话之中,开始向神说话。第七章1-6,约伯说到人生的悲惨,用各样事物来衡量。由第七节开始至末了,他向神说话,藉着和三朋友谈话,他向神谈论,希望从中得到至清楚的最后答案。约伯十次的说话,和他三朋友共八次的说话,读之甚难明白,好像前后脱节,各人的谈话都主观表达个人的学识和见解,各人有其不同的根据,词句优美。

  第三章可以说是约伯的哀歌,是受苦人心情的流露。──  焦源濂《约伯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