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六讲 失败的安慰使者之二──比勒达

 

(伯十一、廿、廿九-卅一)

  我昨天已经介绍约伯三位朋友之中以利法,他是其中最年长,富有同情心,最有属灵经验和知识的。他发言开始时是提醒和劝勉,继之以自己属灵经历和知识帮助;他自以为对约伯的劝勉是毫无疑问的,是大有权威的,是约伯不应抗拒的。在(五27)所说的意思,命令约伯须听他的话,才能得益,不然将受亏损;他自认为真理之言,殊知约伯却不接受。因此,当他第二次发言时,同情心就减少并转为严厉;并且他重申自己属灵的经历。(十五14)是他在第四章所见异象的解释,再次提醒约伯。

  有些人属灵宝贵的经历和见证多年如一。其实见证不应停留,经历应该常新。

  以利法第二次说话时,对约伯有更厉害的责备。他根据他在社会的经历,(十五17)曾两次说话,亦不外乎本身经历和社会见闻,尤以第二次更加严重。他说犯罪者的一切,必转眼成空。(20节)人生路上充满不安和惧怕,罪恶影响人的心灵和对神的态度。从上述的话语中,足见以利法是个灵程很高深的人。罪恶带来的痛苦不单是物质方面,也关乎到心灵和态度方面。以利法有相当深入的看见!22节说有罪的人,虽然祈祷听道都不适合自己,不信自己能从苦境转回,罪影响人心灵的力量。以利法看见约伯不断自艾自怨,诉说痛苦;认为是有罪的现象。他也认为罪影响人对神的态度顽强背逆;痛苦的遭遇对自己软弱站不起来。我们常见罪大恶极的人最反对神,不怕神,不肯悔改。(24-27)以利法把约伯看作没有希望的人,不听劝导,反对他就是反对神。这里我们看到,以利法的判断虽然错误,但道理却是对的;这是他较比勒达和琐法高明之处;他们二人虽也讲及痛苦与罪有关;但观念庸俗,只见肉身的痛苦,钱财的损失和家庭的灾难,均属显而易见的。他们未尝强调犯罪所受败坏的影响。

  以利法第二次劝勉约伯的话,更加严厉和深入;希望用浓药治重病,就知约伯仍无动于中;且越听越怒。第三次的谈话记在廿二章,他至此大怒,温柔态度尽失,话中开始暗示约伯有罪,说约伯有罪是件事实,现在更进一步明指约伯犯罪。(6-11)以利法作假见证,还以为自己是为真理辩护;说约伯犯贪得无厌的罪,剥夺穷人;(6-7)包庇有权势的人(8)苦待孤儿寡妇。(9)假冒伪善,遮盖自己的败坏。(13-14)以上诸罪可说是富人常犯的,不择手段,惟利是图。为争取地位,专与社会名流过从,冀达名利地位权势全胜的欲望;运用权力压迫无辜,剥削,虚伪。以利法想象中的约伯正是如此,成见使他把约伯看作个罪大恶极的人;所以他对约伯说:“因此有网罗环绕你,有恐惧忽然使你惊惶;或有黑暗蒙蔽你,并有洪水淹没你。”(10-11)那时以利法对约伯的态度和初来时完全不同了。我们读至此,可能有人想,以利法的言谈错误。其实他的道理是对的,只是应用不当;所以神仍然把它记在圣经。倘若有人在你受苦时,用以利法的话来帮助你,也许可以适用;因为像约伯纯正的人极少。以利法的话记在圣经,一方面叫我们劝慰人之时,务必小心,虽是真理良言,也必须适合时宜。另一方面,用属灵真理的话来光照自己,引导我们避免因犯罪而受苦,得真理之前,从痛苦中解脱。

  读约伯记务求细心研读,不可跳读;因其中有些错话,必须连贯细读才不致错解其意义。

  以利法在廿二章说了许多又严厉又恶的错话之后,觉得对待约伯未免太过份;所以最后一段语气急转温柔,述说识主之道。(21-30)言语美丽,极可安慰人;论及认识神的福乐,(21)大有平安。(23)和神建立稳固的人生。(27)祷告蒙垂听,得神成就凡有所作尽都顺利。(28)路上有光,神要把他升高。(29)蒙神拯救。(30)第二方面论及认识神的方法:(1)必须领受神言。(22)从神的话开始,且将神的话藏在心里。(2)认罪悔改。(23(3)渴慕追求神的话,有饥渴慕义的心。(24-26(4)在神前祷告寻求。

  圣经多次论认识神的途径,这位属灵的长者以利法,也提出认识神的方法。第二个安慰使者比勒达也同样地失败,他的同情心不及以利法;他一发言就说约伯的家属儿女有罪,所以致死。(八1-7)他形容约伯是个忘记神的人,是不虔敬(应译为假冒伪善);这样的人要灭亡。他也明指约伯有罪,与神之间关系有问题,所以受苦。比勒达所根据的是古人的学说,可称他为学院派的大师。第八章(8-10节)显示他在真理方面,比古代的人研究得清楚,他是个崇古保守的人。保守不一定是纯正,保守是接受古代一切的传统,过于保守崇古的人常鄙视今世的人肤浅无知。他说:“我们不过从昨天才有,一无所知;我们在世的日子好像影儿。”(9)看今世人生如风,没有实际的学问在其中;他强调自己的学问最高,是传统学者中研究最深的人。有的人说话,常引用孔子的话,表示自己学问渊博。比勒达述说古人之话的教训,说人和神的关系正如蒲草,芦荻和泥水之关(11)照古人教训,人一切祸福都是和神关系的结果,人和神的关系是决定一切事物的因素。以此推论,他认定约伯的根基有问题。比勒达这段话给我们很大的教训,神是我们一切的根基;无神的人生就没有根基,行为也没目标,在永世里一切皆空。

  为什么所罗门王也说:“虚空的虚空”呢?有人认为他是个花花公子;其实他却是个很有上进心的人。他大有学问,对国家多有建设;治国有条有理,除了妃嫔太多之外,他样样都好;为何他还说虚空的虚空?因为他说:当他年青时忘记了造他的主。没有根基,所以没有实际永琲盡痍。为何许多人的努力成空?因他不知道真正好的,和坏的是什么。人都看自己最好,各持己见,以为自己的定义才是对的。其实,凡世上人的定义都不对;惟神的定义才是实在的根基;向着这根基去努力才好。神是我们的好根基;向着这根基也是我们最大的倚靠。在家倚靠父母,在社会上依靠朋友,作工依靠自己;但是这些有时也靠不住。(14-15)唯独信神,我们找到了奇妙的依靠;因神是全能的神。大·说:“我依靠神必不惧怕,依靠耶和华强似依赖王子。”倚靠耶和华的人一无所缺,软弱成为刚强。神是我们最强有力的倚靠,祂爱我们;所以真正信主的人不易灰心,不易绝望;祂成就超乎我们力所能及的事。有神才有方向,才有真正长久的结局;依靠神,则人生好像黎明的光,愈照愈明直至日午。大·在诗篇廿三篇最后说:“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爱随着我;”他回忆已往神的恩惠和慈爱,成为他的依靠和帮助。指望将来,他说:“我且要住在耶和华的殿中,直到永远。”他以耶和华家中为他永远的归宿。“永远”对他并非模糊可怕的。

  比勒达对神有熟悉的知识。他说,凡忘记神的人,好像一阵风吹过,不留痕迹(18)(罗十一36)也论到我们和神的关系,我们本于祂,祂是我们的根基;依靠祂,祂是我们人生的保障;归于祂,祂是我们人生的结局;所以,愿荣耀归给祂。

  比勒达用古人研究属灵的知识帮助约伯,这段话实在非常美丽;可惜他先决的判断错误,致不受欢迎。他第二次说话,记在十八章,较第八章为短,同时也没新亮光;因古人的道理已于第八章说尽了,他无以帮助约伯;所以再次引用旧的亮光,把人犯罪的苦果说得更加可怕以恐吓约伯。他说恶人的苦难难以想象,恶人无论在家在外;到处有灾难,日夜不平安,得怪病,绝子绝孙。(绝后是犹太人最大的咒诅)比勒达此行目的,到底是同情或是无情对付呢?他初来时所怀感情何在?我们从中学习属灵境界的功课。真理可使人同情,但若错用真理,就可能成为最无情的人。约伯处于严重的创伤中,痛苦难当;所谓属灵人比勒达如此无情对待,指责约伯罪有应得。

  求主教我们,晓得自己对真理的领受有限,对人的事,必须祈祷求神给我们客观的态度去观察,求神赐给适当的真理去帮助人。

  人是运用表面的真理,却反使人遭受其害。

  当你有此经历时,勿以为没有什么意义;藉此,或者从神得到真理的新亮光,使你有更好的用处。

  相信经此一番对约伯的帮助,以利法,比勒达和琐法三人,在属灵的见识和助人态度的方法上,得到更大的祝福。我们也学习了许多的功课。──  焦源濂《约伯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