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七讲 失败的安慰使者之三──琐法

 

(十一1-12

  两个失败的安慰者,以利法注重经验和见识;比勒达根据古人的学说和真理劝导约伯,说人若离弃神必发生问题。这话是不错的,但却不能说,没发生问题的人,就和神有良好的关系。比勒达坚定相信自己的话是绝对的,所以刻薄残忍的责备约伯。真理若应用错误,不但无助于人,反叫人心灵受伤和痛苦。比勒达第二次说的话仍使约伯无法接受;因而他第三次发言很短(载于廿五章)。一方面显出他的话已经说完,另一方面显示他不甘承认失败,继续争取最后发言权;他强调神有治理的权柄,人无法持强取胜。

  第三个失败的安慰使者琐法 第十一章1-12节显示琐法的性格粗卤爽直,他以·道英雄的姿态出现,以家长的态度教导约伯;他轻视约伯,指他是个虚妄蠢笨如野驴的驹子的人;他不能忍受约伯之狂言乱语,巴不得神罚他更加痛苦。琐法是个自命不凡的人,以为自己所说都是真理奥秘之言,视约伯为无知不可教之材。

  约伯对以利法的话虽然不满,表示失望;但他能忍受。约伯对比勒达则有讽刺。对琐法更毫不客气地说:“你们所说的,谁不知道呢?”(1-3节)说琐法所知有限,岂非藉着地和走兽,空中飞鸟,海中的鱼所指教,告诉,说明,才能明白吗?(7-8)约伯把琐法所说的道理,作进一步的批判:“你们是编造谎言的,都是无用的医生。惟愿你们全然不作声,这就算为你们的智慧。”(十三4-5)“你们以为可记念的箴言,是炉灰……可靠的坚垒,是淤泥……。”(12)约伯对琐法的态度非常顽强。琐法是约伯三朋友中言论实质最短少的,只说了两次话便无言可说。琐法见识多,是古时有学问属灵的长者,他首次发言记于第十一章,可分为两段,首段论神奇妙的作为。(7-12)第二段论悔改之道,悔改可蒙福(13-20)人悔改必须先预备自己的心,切实向神求告;祷告之后,必须离弃所知的罪,然后在人生中改变行为。这篇悔改之道,因时间关系,未能详说。总之,和新约论悔改是完全一样的。

  琐法第二篇的说话,记于第廿章,也可分为两段,论恶人的报应。约伯和他辩论,约伯说义人受苦,恶人有时也享福。琐法说恶人享福是非常短暂的。(二十1-19)继续,他又说恶人必定有报应,而且来得突然。(20-29)按字面说,恶有恶报,善有善报;这话是不错的,在人看来,这是世界普通的现象。因果律和属灵的律有关,但世上有很多事实,是这律所不能解释的;这律并非绝对的律,乃神所立道德之律;凡律是永不改变的。但在现今邪恶的世代,关于这律何时绝不改变,却得不到最完满的答案。不过等主再来时在永世里,才可以见到这律乃是真正的律,恶人必定受苦,善人必定蒙福。现在是恩典时代,神使日头照好人,也使日头照歹人。罪人仍有自由的时间;如果神今日执行这律,那么,一切罪人都要灭亡。琐法误解了这律,以为这样在今世可解答人一切的问题。

  以利法认为神对罪人报应单在物质方面。琐法属灵的深度不及以利法。其实,最大的咒诅不止于物质方面;而罪人因罪致影响性格,受到损害,才是最大的刑罚。

  我们从琐法得到教训,千万不要凭眼见判断人,凭成败论英雄。在属灵方面,家庭兴旺,便以为灵性好,神施恩;世事和属灵事上很多时候可说模糊不清。希伯来书第十一章,论古时信心的英雄;我们读后觉信心真是了不得!“因信制服了敌国,堵住狮子的口,灭了烈火的猛势,脱了刀剑的锋刃。”(来十一33-34)但是;不可忘记,他们因着信,“有人忍受严刑,不肯苟且得释放……,又有人忍受戏弄,鞭打,捆锁,监禁,各等的磨练,被石头打死,被锯锯死,受试探,被刀杀……受穷乏,患难,苦害,在旷野,山洞,地穴;飘流无定。”(来十一35-38)在人看来,或以为他们的信心不足;所以受苦,致死;但是,在神眼中,他们确是信心英雄。

  以世事来说,妇感情破裂,离婚,他们彼此都觉痛苦;他们受苦乃因有错,犯罪;但是他们的儿女却无辜受苦。常有人问我,世上因战争造成许多孤儿寡妇,许多人飘流无定。为何神要叫这样的事发生呢?今天的世界常因人犯罪而带来苦难;人常以此归咎于神。如今还是神容忍的时候,必然还有罪恶,所以必须祷告,求主快来,求主多加能力,叫我们引人归主;让无辜受苦的人得以减少,脱进罪恶;信主之后,自有平安。家庭方面也是如此。

  关于约伯三个朋友,因时间关系,只能如上作简介。

  现在我们来看约伯,对于三个朋友劝勉的反应。归纳而言,从约伯十次说话,可知他对三朋友的反驳和辩论。请弟兄姊妹注意!约伯的话,可表明无辜受苦人的心态,他里面的思想,对于因受苦在他身上所产生,灵里的光表达出来;所以许多人在受苦时爱读约伯记,觉得约伯是最同情自己的人;自己有苦难言的话,约伯都代为表达了。兹分数方面来介绍:

  (一)约伯受苦时对于人生的观感 人受苦时,常想到人生问题,平安幸福之时则不然。受苦时感叹人生如梦,灰暗悲观,毫无意义。(请参看七1-10;九23-3710:18-229全;十四全)约伯那时说,他的人生如同战场,你争我夺,不得安息;人生似牛马,充满劳苦血汗;人生如织布,日月如梭,生命不过一口气;人生如烟云,转眼消散。他感慨生命之弱,人生之凄凉;他又形容人生充满灾难,如空虚的梦,深感人生没意义。

  人若不怕死,可算为勇敢;不怕受苦而活,更为勇敢。当我们受苦时,就逐渐忘记人生另有一精彩的形态;基督徒的悲观,是个属灵的问题,因为他荣耀神的人生观未曾建立得完全。人多受苦时对社会的观察,非常敏感,不满现实,当人在苦难中,平时毫无问题的事,也成为问题重重。

  (二)约伯受苦时,对社会充满噜苏疑问 他说,人类历史充满疑问,很多问题都难寻答案;人类历史混乱,没有是非道德的原则。(二十一1-16):社会是恶人享福,义人受苦的社会。正与琐法之“恶人必然受苦”的论调相反。第廿四章约伯论混乱的世界在(十二13-25)首先论神在大自然的能力,无人能阻;但他看不出全能者无所不能的神,对人类社会作事清楚的原则。在这段经文,他论到各种不同的人,也论到国家兴衰所有的变化。他看不出有何道德原则,又说到神对待人有各种不同方式。有的聪明人忽变为愚蠢,有能力的突然失败;并非他们犯了罪而遭变化,也非因爱神而突然兴旺。约伯对于这些问题,始终不明白,都是在他未受苦前从没想到的。

  在廿四章约伯看到社会黑暗的一面,(5-8)说被压迫者飘流无定,受苦可怜的情形。(9-17)说压迫者强暴横行,所以社会充满悲哀。约伯埋怨为何袖手旁观,置之不理。(18-25

  (三)约伯对神的反应 约伯受苦时没有失去信心,仍以神为独一无二,奇妙大能的真神。他说神创造天地万物,行大事不可测度,行奇事不可胜数。(九8-12)这话以利法在五章9节曾经说过。但是约伯不明白,神为何要对付他至此地步。(七17-20)说,伟大行奇事的神,为何在苦难上看中了他:他觉得神对他真是小题大作,丝毫不肯放过他。

  记得我小的时候,有一次家母问我们几个兄妹,长大了作什么?她对大哥二哥和妹妹各人的志向都感欣慰;惟有我说长大要打鱼,令她非常失望难过。这是出于爱。

  人在神的心目中何等宝贵!“人算得什么,你竟顾念。”奇妙的爱,未有十字架之先,神己经爱我们;十字架是爱最高最明显的标志。

  另一方面,约伯对神的性格,觉得很难理解,(九13-24)约伯大胆诉说:神对他发怒,蛮不讲理,不垂听他的祷告,又残忍无情,持势欺人,独断独行,善恶不分,幸灾乐祸,放纵罪人。(十六6-14)约伯更把自身痛苦的原因归咎于神,埋怨神对他不公平;使亲友都远离他;兴起恶人聚会打击他,且把他当作箭靶。三个朋友如箭手四面围攻他,神亲自攻击他。怒目相看,向他咬牙切齿,逼迫他,搯住他的颈项,撕裂他的肺腑,倾倒他的胆,将他破裂又破裂。虽然约伯对神诸多指摘,但神却不伸手打他:可见神之宽大,民主。无所不知的神深明约伯的内心,约伯虽满口埋怨神,但却紧缠着神。

  人生最大的痛苦莫如被弃绝。旧约该隐杀了兄弟;神责备,他仍不怕;后来神把他逐出人群,不能见神面。于是他惧怕地说:“神啊!諟洇琱ㄞ见諈滬情C”主耶稣在十字架上,忍受一切的羞辱,门徒的背叛;祂都默然无声;但祂却呼喊:“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

  约伯不单肉身的痛苦,他认为那些算不得什么,最大的痛苦乃神向他隐藏,弃绝他;这叫他担当不住;他极力要寻找原因和答案,他发出被弃绝的哀声;他的话无形中表达了神的爱.(七7-21)他两次向神撒娇,情感自然流露。真是个爱神了解神心意的人!他怀着极大的盼望,在神面前多次要求,一再辩论。──  焦源濂《约伯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