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六讲 面对灾难的约伯──真人的真像(四)

 

  请大家同读(伯一20-10),我们看到约伯首次面对苦难的风波是由天上兴起的,到底约伯是个怎么样的人呢?天使也在那里等待答案,在观看经历苦难之后的约伯会有什么表现?我们从约伯的身上看见:当苦难来到后,他软弱如羔羊,当神把护·他的篱笆一撤开,魔鬼就可任意的侵凌他;他一点也没有反抗,剃了头又把衣服撕裂了,伤痛异常,当魔鬼剥夺他所有之后,他的情绪肯定是大受影响。然而,约伯并无弃掉神,反而伏在神面前去敬拜衪,他不犯罪,且不以神为愚妄,对神的态度依旧亲切,对罪的看法依旧不变,对神的作为不敢妄断。所以,我们在此看见人那强韧无比的生命力,在一个婉似柔弱的羔羊生命里,有着强壮无比的生命力;这就是真人的真像,这种美在于那生命的大能,心灵超脱物质,敬虔胜过世俗。原则超越自我,靠神的恩典胜过撒但的打击,神就是透过婴孩和吃奶的去胜过仇敌。

  弟兄姊妹,人的真像本来是不为人所知,亦不为天使所知的,乃是在苦难临到之时才暴露出来。所以,我们可以得知,你、我平常不认识自己的真相,直到所有的都被剥夺,真像就暴露出来。好多时候,我们什么也被剥夺的时候,就丑相毕露,世上下论是伟人或平常人大都如此。所以,求主借着《圣经》教导我们当怎样向前追求,现在就让我们一同来探索一下,约伯得胜的秘诀在那里。

  我们先来看看约伯自己的说明:“我赤身出于母胎,亦必赤身归回;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伯一21)。这话反映出约伯有一个正确的人生观,他视人生为一个旅程,终有结束归家的一天,而一个旅程的价值,不在乎拥有多少;因为我是赤身而来,也不能期望离开世界时,要带着什么东西离去。所以,当我们离世之时,究竟拥有多少对我们根本毫无意义。一个人对于拥有的看法根本是看你是什么;所谓:“人看衣装,佛看金装。”人是按外貌和你的拥有来定看待你的态度,有些时候,我们对待自己也往往犯上这个错误,男子有财有势又有学问的时候,女子年青貌美的时候,我们就自命不凡,好像高人一等一样。实际上,这并非人的价值,人的价值在乎他内在的生命如何。弟兄姊妹,我们在这一点的看法上也经常犯错误。我坦白告诉大家,我本身虽是传道人,但很多时候也犯这个错误;现在让我告诉大家一个笑话,但郄是事实。我有一个独生子,他结婚多年,膝下犹虚;但终有一天,他来电告诉我:“有了,有了。”我马上就明白过来,知道有了什么;再过了一段时间,他又来电报说:“生了,生了。”听后,令我觉得十分兴奋,立刻问他三个问题;“媳妇平安吗?生男抑生女?像谁?”儿子回答:“媳妇平安,生下来的是女儿,人家说像她的爷爷。”我听后觉得心中不是味儿,因我有自知之明,孙女生得像我岂不糟糕!所以再过了些时,就特地请假,跑去看过究竟;一看之下,果真像我,禁不住叹息不已。就在那儿反复思量,之后心想世上再多一个焦源濂也不是大灾难啊!如果她能像我一样的起来传道,亦是一件好事,倘若她内在的德性各方面都好而她又像我的话,那应该是我最大的安慰。 神造人的时候,把祂的形像和生命的样式赐予人,请注意,这里所说的形像不是指外表,而是指主耶稣流露的生命的形像,主耶稣的生命是什么就给人有什么,所以衪赐人权柄管理万有。人犯罪,不是说他拥有的权柄都失丧了,乃是失落了神生命的形像,不再像神,乃像魔鬼。魔鬼的生命是最丑恶的,人若像魔鬼一样,虽有权柄,生命却是丑恶的。说到这里,我们焉能不明白神的爱,祂的爱奇妙在把生命都给予我们,有什么比这赐予更大更美。我们对神的爱,实在了解得太肤浅了,祂把爱毫无保留地将万有赐给人,又赐人美好的生命,创造出美好的事物来,为此,我们要向神发出赞美和感恩。

  人生命的价值乃在乎我们如何走这段人生的路程,当我们走到旅程的末了,应如何面对差遣我到地上来的神?我的所有,根本连一样也不能带过去,我是一个怎么样的人,郄在神面前要作出交代。耶稣说:“生命胜于饮食,身体重于衣裳。”(路十二23)“人的生命不在乎家道丰富。”(15)。弟兄姊妹,请你紧紧记着:“凡你所有,没有一样能带走;凡你所是,没有一样能留下,都要原原本本的带到神面前,在那里赤露敞开。”所以阿摩司先知如此说:“以色列阿!你当预备迎见你的神。”好叫我们将来面见神的时候,能得祂的称赞。

  耶稣说:“虚心的人有福了…温柔的人有福了…”(太五3-4),虚心和温柔都是人生命之美。除此以外,约伯在他人生的历程里更有其使命感,他一直在探索这问题,不断的追求完全、远离恶事,为的是将来要向神作出交代。其实,每一个爱主的信徒都应把这一点放在心中,就像保罗所说:“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提后四7)这就是个有使命感的人生,所以保罗在他离世之时,可以坦然无惧。耶稣在八福中更说过:“使人和睦的人有福了…为义受逼迫的人有福了…”,这就是我们生命价值的所在。弟兄姊妹,盼望你从《圣经》中找到正确的人生观。人生像旅程,我们在旅程的末了当好好的向神交代,这包括我们的“所是”及“所有”的使命。

  约伯曾说:“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华。”这表示约伯对他的拥有有正确的观念:

  1.他有正确的财产观,相信财产无定。赏赐有时,收回也有时;所以他的安全感不建立在无定的钱财之上;这就是他钱财被剥夺、丧失所有后,仍不动摇的一个主因,因他从没有把安全幸福放在这根基上。

  2.他更有着产权属主的观念。虽然,他要靠自己的血汗劳苦才有成果,但成果也是神按照他的劳苦和他的为人而赏赐给他的,所以耶和华有取去与及收回的权柄。纵然如此,我们在这一门功课上仍然没有学好!某些东西,人家暂时借给我们使用,若要归回并无相干,一旦长期借用惯了,要取回就不轻易了。我们很多时候喜将借来的东西据为己有,并且会抢夺我们不应该拥有的主权。感谢神,约伯并不是这样,他知道权柄在主的手中。神挪去了他所拥有的一切,他当然会难过,但并不埋怨,反倒下拜,因为他感谢神让他可以使用了那么久,这种财产观是合情合理的。他常常如此行,经常在敬虔的事上操练自己(伯一5);若缺乏了经常的操练,突如其来的变化会令他措手不及,难以应付。但以理之所以能够处惊不变,乃是因他每日三次祷告,如素常一样;这种经常性的操练,使他可以应付巨变。所以主耶稣亦尝提醒我们要儆醒祷告,免得入了迷惑。可惜,我们往往不肯儆醒祷告;每当变动来到之时,心灵愿意,肉体却软弱了。盼望我们每一位年青的弟兄姊妹都在敬虔的事上操练自己;并且也注意健康,当遇到打击之时,身体可以担当得起,就约伯而言,他有全人的健康也是他能胜过这场风波的基要条件。 从《圣经》的记载中可以看出:

  1.约伯一直持守着他过去那种纯正的人生态度(伯二3);就是完全、正直及远离恶事。

  2.他守着一种纯正的人生观,就是他重视本身的“所是”过于他的“所有”;当一切“所有”都失落后,他人生的价值依然没有多大的损害,他的“所是”非但不变,而且更加完美。

  3.他有着纯正的信仰本质,这点才是最重要,第一及第二点是果子,这里所说的是根源。撒但认为只要剥夺约伯一切的所有,他就会把神当面的弃掉;但约伯的反应,不单没有丢弃神,反而更亲近衪。他并不把自己当作神,也不视财物为神。神从过往到现在一直是神,他持定这个纯正的信仰一直不变;正因他有纯正的信仰本质,故而有纯正的人生态度及人生观。弟兄姊妹,我们持定什么?这是个非常重要的课题,从一个人所持定的东西,就可看出他的信仰本质;如果你所持定的是纯正的话,那就可胜过世上任何的风波,亦可胜过撒但一切的攻击。为何持定神是我们得胜的秘诀呢?因为神乃永硭痍的所在,持定永生就能打那美好的仗(提前六12),正因他能以永琲漸堨来看今天的遭遇。保罗自从信了主之后就不断的受苦,他竟然能说所受的都是至暂至轻的苦楚(林后四17-18)。不错,这永琲熔揖也同样改变了我的人生。我是在廿一岁,大学二年级时信主的,在还没有信耶稣之前,我有自己的人生哲学,大概与时下的大学生差不多,立志要做个思想纯正的人,并要干番事业,使中国可以脱离可怜、败坏的景况,头脑很倾向当时新兴的进步学说。自从信主之后,我十分注重个人的婚姻问题,期望找一个信主的姊妹,终于找到一位情投意合的上海姑娘,彼此都是读书人,感情发展得十分稳固。可是到了大学快将毕业的时候,不免要寻求人生的方向,我最怕的一件事,就是怕神要召我去当穷传道,但是当我越祷告就越清楚应如何去作出决定,亦难免要跟女朋友谈及此事,女朋友亦不赞成我当传道。当时的中国处于一个转变中的大时代,在清楚确定神的心意之后,我就带着眼泪勉勉强强的走进神学院去。一九四八年,甫进了神学院,就马上觉得自己不配当传道,因不晓得讲道。一九四九年,中国政权转移,时人都一窝蜂的投向新潮流去,其中也有大学团契里的弟兄姊妹,我的心也在跃跃欲动,女朋友看见我走的是苦路,是死路,就来以眼泪相劝,于是我俩在神面前抱头痛哭呼喊说:“神啊,我不是传道的材料,就放我走罢!我为着爱您,已把理想,爱情都放弃了,但愿你像还亚伯拉罕以以撒一样的,把理想,爱情都还给我罢!”当时,想借故跑掉的我,心中始终感到七上八落、忐忑不安。就在两次的祷告之中,有一段《圣经》重复出现于我脑海里,就是主耶稣用五饼二鱼叫五千人吃饱后,众人来拥戴祂为王,但衪当面的拒绝他们说:“我就是从天上来的粮……,从此,他门徒中多有退去的,不再和他同行。”(约六35-66)在这个“退去”的潮流中,主向衪的十二个门徒发问说:“你们也要去么?”彼得回答说:“主阿,你有永生之道,我们还归从谁呢?”(68)我的心亦因这段经文而立定了意向;然而,爱情的这一关是更难胜过的,唯有靠着祷告。正祷告时,另一段《圣经》又出现于眼前:“这世界和其上的情欲都要过去,惟独遵行神旨意的,是永远长存。”(约壹二17)这话一来,我的心情马上彻底的改变,看到永琲滿A暂时的就很容易放下了。当我从这次祷告再站起来的时候,就晓得这样的对女朋友说:“如果你不肯与我同走此路的话,咱们就一刀两断罢!”结果就真是一刀两断,但我并不后悔,并非因我聪明,懂得决断,乃是因我得着神话语的光照,持定永生。各位弟兄姊妹,你今天所持定的是什么?在患难之日将要显明出来,求主带领我们。── 焦源溓《约伯的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