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七讲 面对灾难的约伯──家庭的危机

 

  持守纯正的就是持守神,当他遇着难处之时,会有特出的原则──持定永生(伯一10)。换句话说,即是从永琚N从属天的角度去看自己的遭遇,当人的眼睛看得越远,感受就截然不同。持定永生的人,眼光虽然改变了,但应如何去面对目前的遭遇呢?是否就在那儿空空的等待,消极的忍受呢?答案是否定的,因为我们每一天都是有意义的、长进的。请勿把约伯的话误会了,他说:“我赤身出于母胎,也必赤身归回。”他不是说我们要原封不动的归回到天家那里去,若是如此,神何必把我们带到地上来哩!我们除了负有使命之外,还要持定那真正的生命(提前六19)。我们要在考验之中追求真正的生命,这是在永琩蔔怓的东西。主责备老底嘉的信徒说:“你是困苦、可怜、贫穷、瞎眼、赤身的!”(启三17)读到这样的话,我从前不大了解,主岂不是很同情那些困苦的人么!为何还要责备他们呢?其实,这里是指老底嘉的信徒在属灵方面并无多大的改变,他们是属灵的贫穷、瞎眼和赤身露体。所以,大家要谨记:我们在困若之中,仍须不忘追求那真实的生命。请把握这良机,在因难中表现得好才是真正的好。

  弟兄姊妹,我们从来很少真正的认识自已,直到我们的拥有被剥夺之后,我们才了解自己。当我们肉体贫穷之时,才发觉自己内里的生命贫穷。我们身体健康的时候,自以为内在的生命也健康;当我们身体失去了健康,才发现自己的内在软弱无比。此时刻乃是追求真实生命的好机会;既认识了这一点,就当在这方面认真的学习(彼后一3-11)。神既用祂荣耀的恩召召我们,又借着耶稣基督叫我们与神的性情有份,我们如今既已得着神儿子的生命,得生命是神迹,但生命的成长有一定的规律,人也当尽其本份。我们知道生命的长进是需要时间的,所以我们要殷勤的追求,丰丰富富的进入神的国。当我们明白到这方面,苦难的问题就不难忍受了。在保罗的身上,我们可以看到这一方面的见证:“外体虽然毁坏,内心却一天新似一天。”(林后四16)没有虚渡光阴。

  在这里我愿意再说一个自己的见证。我是从国内出来的,在中国大时代的转变里奉献作传道,很愿意好好的服事主,并且满以为不会遇太大的困难。但其后困难不断,先是染了肺病,妻子又得了心脏病,儿子竟有骨痨病,一家三口都成了大病之人。市道不好,家中各人都有病,令我的信心受到很大的考验。然而,靠着神的恩典,依然站立得主。及后,窘迫并没有止住,神学院被封闭了,我被批斗,之后就要到工厂里去劳动。坦白告诉大家,我原本的天性是爱劳动多过爱传道,所以我不怕劳动;但是到了工厂里头成为一个改造的对象,心中就不是味道。我在肺病痊愈以后,本想被派去重工业的工厂去大展拳脚一番,岂料却被派往织毛衣的轻工业工厂去,里头百分之八十都是女工,令我产生了被人轻视的感觉。在那工厂里,我就像只将宰的羔羊般终日被人欺侮、改造,灵性极之低沉,在神面前满肚牢骚,常发怨言,甚至对神抱怨说:“这个玩笑开得太大了。我老早岂不说过要放弃不当传道的吗?但你感动来、感动去,要我留下;现在又传个什么道呢?只有你才知道吧!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哩!”正当我这样埋怨时,忽然间又来了一个思想,令我反思自己当初为何要献身事主;是爱主么?是为着要传道么?都是,可是如今没法子再传道了,怎办?谁说一定要有个名份,站在一个位置上才可以传道?保罗岂不在监狱里头也可以传道么?我突然醒悟过来,就在这个毛衣厂里也可以传道,用生命来见证神的荣美。从那天起,我的心灵打开了!日子不再难过,活得有目的、有意义(罗八35-39)。

  大家很熟悉(诗一),那里题及两类人:一种好像是神所栽种的树,另一种却像糠均C到底二者之间有何显著的差别?树乃是有生命的植物,而糠坐D是无生命的死物。故此,神看人,主要是看他有生命抑或无生命。糠会被风叫散,不能持守着什么,只会随着潮流打滚,所以到末后审判的日子,必然站立不住,终于黑暗和腐败中过去。但是,神所栽种的树却不同,因有根基,故能坚守。当风浪掩至不免摇动,仍能在风浪冲击中向下札根,如常的生活下去;就是说无论任何情况,都能够“不从恶人的计谋,不站罪人的道路,不坐亵慢人的座位。”(1)唯独这类喜爱耶和华律法的人,才能按时候结果子,供应四围人的需要,将生命之美见证出来。再者,它的叶子也不枯干,足以美化四周的环境;并且,凡他所作的尽都顺利;在穷途末路的境况中,他依然能够走出路径来,因并无力量可以扺挡生命。弟兄姊妹,就让我们学习约伯一样持定纯正的信仰,并将之实践在我们的为人及与神的关系上,好在实际生活上把纯正信仰之美介绍给世人。

  在约伯面对第二轮灾难前,撒但又来与神争论约伯的为人(伯一4);牠认为约伯还没有受到真正的考验,因牠觉得神没有给予牠机会来对付约伯的本人,这是由于神不许牠伸手加害于约伯的性命。约伯的身外物都是次要的,而最重要的,神竟不许动他一毫!撒但对约伯再加毁谤,说他根本未受考验,因所剥夺的都是外在的东西,只要生命得以保存,其它的可以不在乎!换言之,约伯不过是爱自己的生命过于一切而己。从某个角度而言,魔鬼似乎蛮有道理;人往往愿牺牲一切以保存自己的性命。请问,人若得了癌症,多半是要钱还是要命的呢?又敢问,人若家中失火,会否投身火海,与家中的财物共存亡呢?答案绝对是保命要紧。然而,魔鬼的观念对于约伯及某一些人,甚至包括了一些未信主的朋友在内,都是错的。人与动物相异之处,就在动物喜偷生,而人却在某些大原则之下可把生死置诸度外;譬如说人可以为着爱情,或是国家大业而牺牲性命。照此而言,每一个信仰正确的人都应该像约伯一样,有目的地活在世上;并非单单为着保存性命而无原则的活在地上,我们应当有基督徒的尊严及那无限价值的信仰。

  弟兄姊妹,我告诉大家一个事实,约伯愿为他的儿女而死,他的儿女丧生比他自己死亡哀伤更大。神把祂的独生子赐给我们,其实连祂自己也给了我们。我只有一个独生子,在美国的一医学院中任教,事业正趋稳定之时突然对我说:他想跑到泰国当宣教士去。我听了之后,心情颇为复杂,一方面为儿子有此心志而感骄傲;另方面也有点难过,甚至想对他说:“孩子阿!不要去,就让我来代替你,你仍留在这儿罢!”其实,我确实无法代替他,所以,当他去了泰国后,我的心也随着他远赴当地,这种爱是毫无保留的哩!难怪保罗这样说:“神既不爱惜自己的儿子,为我们众人舍了,岂不也把万物和他一同白白的赐给我们么?”(罗八32

  一个爱主的人视主比生命更宝贵,这是约伯的存心。当撒但要毁谤约伯时,神深信约伯能够羞辱撒但,纵不接受魔鬼的意见,姑且容许牠攻击约伯,仍得限制撒但的作为,只可进攻约伯的身份,但要存留他的性命。因生命是美好的,神要继续在世使用他。撒但一得到允许,就马上退去要击打约伯(伯二7)。这一回跟上次有点不同,上次是到了“有一天”才动手,今回是一得允许马上就要动手。由此可见,撒但是何等的仇佷约伯,是何等的诡诈;要打铁趁热的,趁约伯一无所有,生命软弱的时候攻击他,并且盼望牠的打击立刻收到功效。牠恶毒地击打约伯的身体,叫他全身长满毒疮,自头顶至脚掌都体无完肤,痕痒至极,甚至要用瓦片来刮身;由于身体不断流脓,因而要坐在炉灰中,令全身的皮肤变成漆黑,骨头日夜的刺痛,呼吸困难,夜不成寐,蛆虫在他身上进进出出,令他口臭牙烂,骨瘦如柴,形神俱变,以致三个朋友见到他的时候,都认不出他来。由此可见,这是个多么可怕的疾病。在这个凄惨的情况下,人情冷暖,世态炎凉,约伯更被赶至城外的垃圾堆中,亲友轻看他,小孩歌唱嘲讽他,恶人乘机来攻击他。他本来在东方中为至大,现在陷落为众所嬉笑的对象,他的自尊心受到多么大的打击呢?难怪变成灵里黑暗,祷告不通。他的心灵宛似被黑云遮蔽,无人能了解一样,彷佛神也没法给他解释。

  约伯在这贫病交迫的情况里,妻子的反应又如何?我常常问读《约伯记》的朋友:“约伯的太太是好是坏呢?”很多回答:“坏!”然而,我倒认为约伯的妻子是个好太太,有下面几个原因:

  1.约伯是个好人,不会娶个坏太太;既然他是个行为正直、远离恶事的正人君子,他在婚姻大事上是绝不会苟且的。故我相信约伯的妻子也是个有信仰且敬虔的妇女。

  2.由她十个子女的品性可以反映出她是个好母亲,教养子女成才的功劳绝不能单归约伯所有。

  3.这位太太是个坚强的姊妹。大家不要忘记,魔鬼第一次打击约伯的时候,约伯丧失了财产、儿女,这打击同样的临到他妻子身上,她所承受的打击可能更加沉重,因姊妹往往比弟兄更需要安全感,她们对子女的感情可能比为父的更深刻。

  约伯第一次遭受打击时,他撕破衣服、剃了头,而约伯的妻子可能比他伤心更甚,但她依然要积极的站在约伯旁边,与他同甘共苦。然而,当第二次打击临到之时,她就承担不来了,这可说是人在痛苦中最危险的时刻,也是最孤苦无助的片刻;她在此时刻可说是完全崩溃了,遂向他丈夫作出三个建议,我姑且简称之为“三放弃”:

  1.放弃他所持守的东西(伯二9)。这是她认为作个纯正之人不得好结果,因见那些不持守纯正之人,反倒没有他丈夫那可怕的遭遇。她恐怕为人纯正会带来反结果,故劝他赶快放弃,才可从苦难中出来,所谓“穷则变变则通”;期望他改变作风,就得以逃脱苦难。

  2.放弃她与神的关系。因她以为神没有用,没有能力保护属祂的人,就算有能力,也没有爱心去看顾爱祂的人。

  3.放弃她的生命。其实约伯的妻子并非真的喜欢丈夫死掉。如果我们没身处地的为她想想,她日夜的坐在约伯旁边,目睹他的痛苦,只可以为他流泪痛哭,但不能免去他的痛苦,他的病痛煞是无望的了,真是生不如死。她因为爱自己的丈夫,所以发出一种爱心的呼喊:“你不如死去了吧!”

  这位妻子要约伯“三放弃”,我们有否从中看见危机之所在呢?在上述所说的“三放弃”里,恰好成了神欣赏约伯的“三重点”:

  1.持守着他的纯正;

  2.没有当面的弃掉神和;

  3.宝贝他的生命(不准撒但伸手害其性命)。

在这里让我们看见一个妻子出于爱心的建议是多么的可怕,甚至会替丈夫造成更大的危机!什么是我们的最爱呢?她在那里做了一件约伯不愿、神不肯、魔鬼也不敢的事?弟兄姊妹,让我们来好好的学习,夫妻关系是相互影响最深的层次,所以在灵性的追求上,必须有共同的节奏,追求一同的长进。不然的话,落在危机的时刻,就会成为魔鬼的工具,来破坏家庭破坏亲爱的亲人。“一个好配偶犹如似暴风中的避风港,一个坏配偶却恰似避风港中遇上了暴风雨。”盼望我们当中已经有配偶的,夫妻都要同心的追求;还未有配偶的,应当拣选那些爱神和敬畏神的作配偶。如此,当苦难临到的时候,就能有避风港,受用不尽。那些寻着了避风港的弟兄姊妹是多么幸福,这种幸福更是世间难求的哩!── 焦源溓《约伯的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