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八讲 知友陪伴的约伯──肢体生活的榜样

 

  约伯被撒但第二次攻击以后,他一生当中直与他同甘共苦、一个最忠实的伴侣,终于抵挡不住垮下去了,成为约伯那可怕仇敌的助手!她建议约伯放弃他一贯为人的作风、放弃神、放弃自己的生命。神看为最宝贵的东西,她要约伯来放弃。在一个家庭中,夫妻关系的相互影响是何等的深刻,所以我奉劝弟兄姊妹建立家庭,要夫妻一同长进。弟兄姊妹,我一生面对很多的风波,若不是能够夫妇二人一同的面对,就早已经失败了。

  今天我要引述一个弟兄的见证,藉以叫众人从中得着帮助。这位弟兄家在北京,毕业于清华大学,夫妻俩都是敬虔的基督徒。一九四八年大学毕业时,美国的惠敦大学发给他奖学金到美国留学去,但是昔时中国的局势不稳定,他为着爱主的缘故,就愿意留在国内为主作见证而放弃了赴美留学的机会,后来他成了王明道先生的同工。当他结婚的时候,夫妇二人同有一个心志:要一辈子事奉神。果然,在往后的岁月里,他俩经历了很多的苦难。差不多每一轮的风波,他们都受到波及。再加上他是王明道先生的同工,就更加备受监视。在文化大革命的时候,他被拉去当苦工,用手推车运煤炭。虽受如此试炼,他们夫妻俩仍旧照样的服事主,并同心祷告神,叫他们能够面对这场风波。终有一天,逼迫又来了,他被抓去剃了头,再拉到街上游行,要羞辱他。在他被抓的当天,他的妻儿们都哭了;三个儿子还没有信主,因他们对父母的信仰极之不满,认为是信仰叫他们一家受苦,对此一直耿耿于怀。所以,父母长期以来,一直不敢向儿女传福音,现在父母被捉去了,儿女爱父之心也因此而流露出来。母亲于是趁机带领她的儿子们认罪悔改,接受耶稣,并将多年来的苦衷向子披露。儿子们获悉父母的理想,就与母亲一起抱头痛哭,同心合意的为父亲代祷。话说他们父亲游街之时,要一面走一面喊:“打倒坏人(自己)!”如果声音不够就要挨打;这位做父亲的怎么也喊不出来,忽然有一把声音对他说:“你不是罪人么?早就应该打倒了!”于是也就高声喊出来:“打倒罪人!”结果路人见他思想变通,就没有打他,并放他回家。三个孩子因祷告得见父亲平安回家,就因此而愿意接受主。那料父亲受逼迫竟成了儿女信主的催生剂,亦是由于这对夫妻同心爱主胜于一切的果效。

  感谢神,我们在约伯身上看到另一幅图画,当他面临妻子苦苦相劝之时,他就责备妻子说:“你说话像愚顽妇人一样!”就是骂她说话好像一个没有信仰的妇人一般(诗十四1),“嗳!难道我们从神手里得福,不也受祸么?”约伯的反应表现出他对神的权柄有绝对的承认,他一生的遭遇都是经过神的许可,既然如此,他就愿意服在神权柄之下,从心里说愿主旨意成全。虽然遭灾,但并非神的降祸,因他知道没有神的许可,灾祸不会临到他。

  “在这一切的事上,约伯并不以口犯罪。”(伯二10)有人说:约伯这一回没有完全得胜,不像前一回那样洒脱的赞颂神、下拜神;他口中不犯罪,难保心中没有罪。然而,我们且不要轻看约伯;他口中有不少的疑问,心中有无限的痛苦,但他依然敬畏神,不轻易把他内里不成熟的思想暴露出来。这个时刻,可以说是他的忍耐到了极限,他忍耐的榜到头来叫他的妻子知道自己的不是,并且对他佩服不已。弟兄姊妹,让我们一家,一同来追求在灵性上有共同的长进。

  约伯几个朋友在这时候的出现,让我们看到肢体友谊的宝贵(伯二11-13,四十二7-10)约伯经过两次受苦之后,财物、儿女、健康、名望、地位和朋友都失去了;随之而来的只有痛苦,遭人藐视轻看。他尝尽了世态炎凉,人情冷暖,最后连妻子也不能同心的支持他。他可说在地上一切都没有了,在天上的神又好像遥远得不可触摸,就在这样一个孤单无助的情况里,没想到突然有朋友出,这样的友谊是多么宝贝和尊贵!弟兄姊妹,我认为这是旧约时代主内肢体的榜样,在约伯和朋友的关系上,我们看见主内关系的珍贵,在其中亦有很多值得我们学习的教训。一般人际关系建立在其它的基础上,约伯与他的朋友关系则是建立在客观的共同信仰的基础上。如果约伯几位朋友的信仰跟约伯的不一样,他们根本不会在这时候出现。感谢主,他们信同一位神,也有真实美好的灵性;倘若朋友们与约伯有相同的信仰,都没有美好的灵性,他们就会跟约伯的妻子一样;但他们因为有美好的灵性,就能把肢体痛痒相关的见证显明出来;当约伯有需要的时候互相扶持,深入地发展他们的关系,至终更显出合而为一的见证。弟兄姊妹,这岂非《新约》中,主内肢体关系的一个最好的说明么!

  教会是基督的身体,信徒是基督身上的肢体,所以,我们要有主里合一,肢体相爱的生活。巴不得,我们在约伯与朋友们的关系上仔细学习。约伯与朋友们的背景都不同,但并无影响他们的关系,只因他们信仰相同,有活泼的灵性,在患难中愈发显他们的关系和友谊的尊贵。有人说:友谊像蜜蜂跟小鸟一样,在春光明媚、鸟语花香之际就关系活泼;到了严冬风雪的季节,关系就疏远了。我们人类也有相似的特性,喜欢锦上添花,少有雪中送炭。约伯和他的朋友并不是这样,他们听见约伯的灾难,并非一个一个的来,乃是相约而来。我猜他们大概是发挥出小组的团契功效来;为何要相约而至,相信是怕一人的力量不足,故要发动小组团契的共同力量;他们不只愿意彼此合作,还在神面前好好的祷告寻求。他们三人来到约伯那里,陪他共渡七日七夜,坐在那里不发一言。我们今天去看望病人,那有陪坐七日七夜、不发一言的哩?他们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要思想:如何的去帮助他?由此可见,这几位朋友是热情无比的。《圣经》记载他们的反应极其宝贵,当他们身在远方之时,一听见约伯所受的灾,就开始忧伤;当来到约伯面前,便忍不住放声大哭,撕裂外抱,将泥土向天扬起来,又使之落在自己的头上,这其实是热烈感情的表现。他们刚来到的时候,不是马上用言语去帮助约伯,乃是用同情来安慰他,涂抹他的伤痛。

  弟兄姊妹,爱是非常复杂的一回事,既甜又苦,当看见所爱之人受苦时,我们就苦,这就是爱的特点。此外,我还看见一个很重要的特点,那就是大家都超越了背景和习惯。以利法是提幔人,比勒达是书亚人,琐发是拉玛人,用今日的话来讲,他们都是不同籍贯的人。此外,还有另一位朋友,名叫以利户(伯卅二26)。这群不同背景,不同种族的朋友,却有一种相同的、紧密的肢体关系。他们彼此之间全无代沟,约伯和他的三个朋友年迈,以利户年青,但相互间没有隔膜,最后连以利户也起来讲话。他们正因为信仰相同的缘故,而把许多的不同都消除了,这是否就是信仰的伟大之处?他们在基督里,不分种族,不分年龄,都成为一了。他们亦懂得以实际的行动来突破人间的困难,他们并不是寄一封信来慰问约伯,或是托人带一些钱去送予约伯。他们乃是自动的相约联襟而来,不怕路途遥远,放下家人,并且下了决心,不惜代价的,定要把他们的朋友从苦难中救出来,不达目的绝不罢休。弟兄姊妹,他们这超然的行动乃是极之重要,不然的话,肢体间爱心的美就没法显出来了。

  (弗二11-14)谈及教会的人际关系主要是合一的,但必须肯付代价:把人与人之间的墙拆毁;若不把彼此的阻隔除掉,合一的美就无法呈现。世界上人际关系的第一重障碍就是人与人中间有墙、有隔膜,无法了解。各式各样的差异都会造成困难,所以,我们总喜欢找一些与自己相同的人交往,稍有不同就没法交通。有一姊妹,年青的时候就开始去做礼拜,有一次因睡觉过了时而迟了出门,当她踏进会堂发觉牧师已经上了台,于是很犹豫应否进堂里呢?因牧师常骂迟到的人,她既怕挨骂,但不做礼拜又不心安,遂于门外徘徊不去。不料,转眼间,牧师低头祷告,姊妹趁机马上冲进堂内,在位子上坐下,并没有使牧师发觉;可惜坐在她两旁的是两位老太太,她的老友则坐在前排,这叫她坐得浑身不自在;正动弹不得之时,牧师第二次祷告了,她马上跑到前排的老友们中间;这两回的走动都没有被牧师发现,而她却在听道时大受感动。礼拜完了,正欲离去,竟发现刚才坐在她两旁的老太太牵手而来,问她说:“年青的姊妹阿,刚才你不是坐在我们中间吗?为什么又跑到前面去呢?”她回答说:“我喜欢阿!”老太太竟说:“为什么喜欢她们,不喜欢我们,是嫌我们丑吗?让我来告诉你,年青的时候,我们都比你还漂亮哩!”这所教会有代沟的问题,换言之,就是有年龄的墙的阻隔,叫他们不能合一,这委实在是很令人惋惜的一件事!

  在教会中,我们常常看到人总喜欢找与自己背境相同的人走在一起。我意思不是说不应把团契分为老年团契、青年团契,而是不应自成一组、孤立开去。我们既是基督身上的肢体,就是痛痒相关的了;如果平时不学好,到有人受苦时,又怎能像约伯三个朋友那样关怀别人呢?我们都是教会中人,应有基督的生命从生活中流露出来。我们本来就是外邦人,在信仰上跟犹太人有一段距离,所以在主所应许的诸约上是局外人;但感谢神,基督为罪人死了,靠着祂的血,我们就可以得亲近了。我们与犹太人都是一个价钱买来的,如今就不是局外人了,都是神的儿子,有同样的生命。故此,只有在教会里,才有合一的可能。感谢主,在这一方面,主给我们作了最佳的榜样。如果要讲彼此之间有墙的话,最高的墙要算是神人之间的墙。祂是造物主,我们是被造者;祂无限,我们有限;中间的隔膜有多大!但是主却道成肉身,住在我们中间,拆毁了神人中间隔断的墙,这可说是宇宙间最伟大的拆墙工作。在我们今天的教会里,谁来拆墙呢?凡是真实信主,灵性美好的人都应该起来带头拆墙,这才是教会与世界不同之处。

  世人往往是有能者建墙,本领越高,金钱越多,所筑的墙就越高,墙头装上有刺的围栏。皇帝住在紫禁城中,护·他的墙就更多更森严了。然而,没有钱的人往往要带头拆墙,闹革命,试图破墙而入,抢夺政权。世界的局面确是如此,但属灵的工作却不一样,有主基督生命,在属灵方面有本领的,应当带头拆墙。昨天我曾谈到小儿生了女儿,数年之后,我有机会到他家里小住;儿媳上班,家中只剩下我和孙女儿,要打发这段时间真是蛮费脑筋。从孙女眼中可看出她敌视的目光,不知道从那里来了一个丑老头儿。从这不友善的目光中,我知道与她之间有隔代的墙。在观察当中,发觉她也是无聊之极,整天跑来跑去,不跟我谈半句。于是,我想起一个办法,提议与她玩捉迷藏的游戏,她马上有了反应,并说要躲起来让爷爷去找;我就装作不知她躲到那里去的四围找,她有时候“扑通”一声的跳出来,我就诈作不知的被她吓得愕住了,她就高兴得不得了,向我提议玩另外一个游戏,这就是骑马的游戏:“你做马,我来骑!”我并没有摆出一副老牧师或是爷爷的尊严,只说:“骑上来罢!”她骑上来了之后,还快马加鞭的用手来拍打我,她越打,我就越开心。从此以后,我们之间的墙就拆掉了。后来她跟随父亲到泰国宣教去了。有一次顽皮起来,父亲管她,她就冲口而出说了一句话:“我要回美国找爷爷去!”以后就算有什么事发生,她都要回来找我,这就是彼此之间没有墙阻隔的表现。我俩中间的墙是由谁去拆的呢?是由生命成熟的一方。弟兄姊妹,你在教会这么多年,到底与人的关系怎样?不要忘记,他们都是你的弟兄姊妹,是你的肢体,为何你长久以来都是那样独来独往,为何你单单与你喜欢的人在一起?巴不得各位都在这次聚会中看见肢体关系的重要,起来除掉人际间丑恶与不理想的现象。

  世人的观念是“道不同不相为谋”,这其实是人性的败坏,因为基督既已赐我们新生命,我们因有神儿子的生命而彼此配合在一起,就应该有身体的见证。切莫把我们的旧生命、老习惯带到教会来,却要让基督的生命从我们身上突破出来,建立一个合一的教会,让神生命的真实见证在世人面前。弟兄和睦同居是何等的善、何等的美,美在有合一、有交通。为什么如此说?因为在那里有耶和华所命定的福,就是永远的生命(诗一三三1-3)。所以,我们若能够突破墙垣,就能以证明我们有神所赐的福:永远的生命真实在我们的里头。让我们大家都得着提醒:到底我们与谁中间有墙,我们到教会是否都带着一些墙而来,愿我们这次一同起来做拆墙的工作。── 焦源溓《约伯的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