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九讲 知友陪伴的约伯──友谊的珍贵

 

  在约伯与他朋友之间,我们看到有很多天然背景的不同、籍贯不同、观点不同、年龄不同、生长地不同,但他们却因着信仰相同,就在人都弃约伯而去时,显出他们的关怀,这足以证明在基督里的关系胜过世间一切的关系。在这几位了朋友身上,有一个主观的条件,就是美好的灵性,这正是我们今天所缺少的。今天我们在一起,信仰相同,可惜肢体生活却是格格不入,主要因为我们的灵性不够真实活泼。约伯朋友们,灵性优美在于他们能突破背景的差异,用现代的术语来说,就是他们拆毁了与人之间的墙垣,墙垣拆下,就显出真实完美的关系来,彼此是痛痒相关,守望相助。这三个朋友来到约伯的跟前,他们的关系就开始向深处发展了,以前距离远、接触少,关系反而较好;如今距离近、接触多,关系变得紧张,所谓“君子之交淡如水”,要做君子的话,就要保持距离。这个现像同样出现在耶稣的门徒之间,及在今天教会的弟兄姊妹身上。刚开始事奉的时候是蜜月期,同工久了就变成痛苦期,尤有甚者,竟演变成明争暗斗,同工变了“同攻”,最终就是不欢而散。古代信徒,灵性如此美好尚且如此,何况今日的信徒哩!所以说,这是当我们肢体关系向前发展的正常现象,在其间把人天性的幼稚与败坏都暴露出来,关系越密切,真相就越暴露。世人败坏的天性根深蒂固,所以有恩怨的存在,和你死我活的斗争。我们却是有主生命的人,所以应该把握机会追求生命的突破。约伯与他的三友正是如此,他们后来愈争论愈不愉快,不是神学观点上有什么分歧;他们都相信独一的真神和因果报应的观念,不过因为背景和经历的不同,而形成不同的理论和看法(伯四二1-10)。

  以利法的背景如何,我们没有时间去详细察看,但他一开口发言,就以他自己最重要的属灵经历当作权威,期能帮助约伯。他谈到一次在异象中的经历,并根据其中的教训来确定约伯的受苦乃公义的惩罚(五17)。以利法据一已的看法并加以普遍化和绝对化的使用,他确定约伯的受苦乃神的管教。比勒达则注重传统和圣贤的教导,认为人受苦乃罪恶的报应。于是一致的相信:约伯受苦乃神的惩罚,儿子丧命也是神的报应(八4)。琐法则以一个·道战士的姿态出现,看见约伯不肯谦卑,口出狂言,心里遗憾,但愿神亲自回答他,还说巴不得有更重的刑罚加在他身在(十一5-6)。更糟糕的是,约伯与他们辩论,他们全都主观自是,不听约伯的倾诉,完全以一己的眼光来断定对方的情形。再者,他们都热心救人,要勉强约伯听他们的分析,他们正好像向约伯的伤处撒盐,令约伯痛彻心脾,口吐狂言(九22-24)。约伯讲论他的神,认为神好像心理变态,纵容世界颠倒混乱一样,他坚信自己绝对的完美,可惜没有人为他伸冤。三个朋友步步进逼的,令他胆子越来越大的向神挑战,叫神站出来指出他的错处(卅一35)。所以,辩论末了,大家都面红耳赤,这是因为各人的观念、经验和处事方法都不同;愈是热心事奉,就愈发吵得面红耳赤,难舍难分,这情况是好是坏?我说还可算是不错,不要以为你从不跟人吵咀是好,那不过因为你从来没有参与事奉而已!倘若不是因为热心事奉,那会有跟别人冲突吵咀的可能呢?所以,问题不在于有没有发生,而是在发生后怎样处理!如果处理得不好,就像今天很多的教会一样,大家觉得不能同工,要分道扬镳。其实,这不过是世界待人处事的方法,并非基督徒的作风;软弱的信徒看见领袖们这一般的同工,信心焉能得造就?所以很多信徒就以为传道人只懂得讲的一套,实际上是行不通的!这些失见证的表现对信心的伤害实在是太大了,对不信主的人而言,主的名将受到极大的羞辱。

  当我还在国内的时候,有位弟兄参加学习会去,回来以后垂头丧气,因他当日讨论了一个题目:教会中谁是元帅?大家心中自忖:讨论这题目一定是别有用心的,所以就默不作声了。主持指着一位牧师要他发言,牧师说:教会里当由主耶稣当元帅,政治上该当由毛泽东作元首罢。于是大家都点头称是;然而,其中一个干部起来反驳:“我们只有一个元帅,为什么基督徒要有两个元帅?帝国主义是你们的元帅么?你们这一家教会与那一家教会打对台,又互相偷羊,我们来了,是要你们合一。”弟兄姊妹,大家听后作何感想?我们真的羞辱了神,又叫主的名受羞辱。

  感谢主,约伯的三友与他激辩,结果不是分裂,关系也没中断,甚至比先前更美。因真正的主内关系是不怕考验,可克服天然的、人性的败坏。其实,主让我们同工,工作是次要,生命才是主要的,乃要藉工作来造就我们的生命;我们是葡萄树,主是栽培的人,祂把我们修剪是为叫我们结果子。当约伯和三友几乎要分裂时,神如向挽救这局面呢?主既参与在其中,我们的眼目就当定眼在祂身上,听命而行。主是我们的元首,我们与元首的关系良好,才能与肢体有好的关系。神首先责备约伯的三友,因他们议论神不如约伯的正确,而约伯所得的苦难根本不是从犯罪而来;三友断错了症,开错了方,几乎医坏了人,故吩咐三友认错,也吩咐约伯为他们祷告(四二8-9)。奇怪得很,神因着悦纳约伯才不按着三友的愚妄待之;换言之,三友向约伯请罪时,若得约伯的宽恕、为他们代求,神才悦纳他们,而三友肯向约伯道歉,神才悦纳约伯。即是说,他们必须彼此认罪,互相代求,关系才能恢复。因此,每当肢体发生磨擦之时,必定产生心灵里的伤害,这种伤害对作为基督徒的来说是极深的,必须从心灵里着手才可解脱。

  墙垣拆掉之后又有冤仇(弗二15-16),我们从来不会与关系疏远之人有冤仇,总是关系亲密才有冤仇。弟兄姊妹,我们彼此之间有了冤仇当怎么办?应当像约伯那样让神来解决,神人之间本来也有冤仇,我们是该死的罪人,完全辜负了神的恩典,然而,神愿把自我钉在十字架上,把神人之间的账一笔勾销。所以十字架就是废掉冤仇的一个途经。故此,当我们中间信仰相同、观点不同时,不应该从律法的角度去判定是非,最重要的是把自我治死,把自我钉在十字架上就成就了和睦,让我们的生命像主,从自我里头、自私里头突破出来。昨天我提到与孙女拆墙的事,她把我当马儿骑,骑得很开心,不单只拍打我,葚至踢了我几脚,把我踢得疼痛不已。我于是随手打了她两下,她竟还手,又打了我,然后就哭了,我也哭了;当儿子回来的时候,问我俩为什么哭?孙女马上就说:“爷爷打我!”我又说:“孙女打我,踢我;她哭,我又哭。”请问,儿子听后,他会笑谁?所以《圣经》里记载,弟兄姊妹发生问题时,总是责备灵性长进的一方,为什么?因为他们的生命不应该有这样的表现。很可惜,今天教会里的弟兄姊妹都忘记了这一回事,很多传道人和教会领袖都是我们不可开罪的,他们往往摆出一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姿态;其实,这些表现都是要不得的,极其危险的。在教会的事奉中,工作是其次的,生命是第一的。我们在教会里工作,生命该渐渐成长,长大成人,满有基督耶稣长成的身量,叫基督的身体得着增长。

  教会是基督的身体,是生命的合一体,是主生命真实、奇妙见证的团体。世上所有的团体都是机械性的、死的。然而,主基督来了,要解决这人性的败坏,祂来了是要叫人得生命,并且得的更丰盛;这生命显现在教会里头。我们各人虽然不同,但却能够合一,成为一个身体,胜过许多的磨擦,达到更美的境界,这是我事主多年,常常自省及提醒事主的弟兄姊妹的。我喜欢用以下两句话来与事主的兄姊交通,今天也愿将之提醒你们:“与你意见相同的同工,是你工作的好同工;与你意见不同的同工,是你生命的好同工。”意思是说,彼此意见相同,工作合拍,顺利完成;彼此意见不同,工作相阻,生命却得了造就。我觉得这两句话非常受用,我在很多地方牧养教会中发现:在教会发展的过程中常有危机,都是当中的热心份子造成的;我就常用以上两句话来勉励他们。有些时候,某一些工作大家坚时己见达两、三年之久,始终因着上述的提醒而不致分裂。彼此作为生命的同工,当大家都把功课学好后,就找到共同的方向,神迹出现了,困难亦得着迎刃而解。所以,弟兄姊妹,让我们不怕服侍,不怕表达爱心,甚至不怕表达我们的观念,虽有冲突,但那并非一个不能解决的危机,只要我们懂处理,往后处事的本领便愈来愈高的了。

  我们切不可因为看见约伯的三友,对约伯的帮助没有多大果效,就令我们对帮助别人的事裹足不前。他们不单没有帮到约伯,反而惹约伯的怨恨,又招致神的责备。所以,教会的事情,不做不错,少做少错,多做多错,与其多错不如不错,以上是很多教会人士的观念,其实是完全错误的。约伯的三友要帮助人,好像是得不偿失,但他们的爱心被神记念,到后来助人的本领还是大有提高的。我们读《约伯记》,最喜欢念完第一、二章就跳至第四十二章,其间各章都是记载约伯的三友和以利户如何帮助约伯,如果这些都是废话,《圣经》就不会将之留下给我们。原来这三位朋友存着爱心来到约伯面前,与他一起探索苦难的问题;他们敬畏耶和华,欲把约伯从苦难中解脱出来,耶和华就在那里侧耳而听,他们这一番的争论,虽然对约伯没有用,但神认为这既是敬畏神者所说的话,可以帮助其它受苦的人,所以把他们的讨论永远记载下来(玛三16)。由此可见,爱主的人永不落空;那些灰心丧胆的人,他们的劳苦却是白白的。

  约伯在第二次受苦之后,已经站立得住了,又已胜过他妻子愚顽的建议,撒但也不见了,为何不马上跳到第四十二章,当中还有这一段冗长的记录呢?我们从中得见,神不单要借着约伯的受苦,显出他真人的真像,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神爱约伯,要把一个更美的祝福赏赐予他。在约伯与三友冗长的辩论中,暴露出约伯对自我的认识(参伯廿九至卅一章),约伯“过去的我”是美丽的,“现今的我”是可怜的,“心中的我”却是冤枉的。总括而言,他是落在自以为义,以为自己已达完全的光景里。实际上,他离完全的标准还差很远,但他不自知,人也不知。主要借着辩论,叫这一个自满者的盲点都暴露出来,并向他显现,教他认识自我,在尘土与炉灰中懊悔自己。原来他还有很多的路没跑,很多的宝贝等待他追求;当他面见神的时候,就与保罗一样,以认识我主耶稣基督为至宝,终致得着基督,彰显基督,这就是神的美意。

  很多人读完《约伯记》向我抗议说,神与魔鬼辩论,拿人来做牺牲品,若不是这样,约伯就毋需受那么多的苦了。在过程中,神似乎很易受撒但激动,虽然终能羞辱魔鬼,但约伯所付的代价太大了。其实,并非如此,我们的神并非有那般含忍不住的性格,衪如此行,是为了约伯的好处,更是为了多方面的好处。巴不得,我们每一位都能从《约伯记》学会如何面对苦难,这是约伯付代价而给我们的借镜。我们今后面对苦难时,不要以为羞耻,乃要有乐观的态度,知道患难生忍耐,忍耐生老练,老练生盼望(罗五3-5),因为深知患难的真相,是要造就我们的生命(雅一2-4),以致我们到达成熟的地步。── 焦源溓《约伯的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