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一课

 

第五十七课  诗篇  之一

 

题示:请读诗篇一至四十一篇,若可能的话,同时参看英文修订本(Revised  Version),每篇起码看两遍,特别留意希伯来诗平行法的运用,并试欣赏希伯来诗体的特色,也注意有几多首的诗题是标着大卫的诗。

 

      有时我真奇怪一些人的胆色,他们肆无忌讳地谈论神;我看过一本书是写给异教徒的,开头第一章就想从自然界之工作来证明神这只能叫人觉得我们宗教的左证,实在是太脆弱了你可曾注意到,没有一个圣经作者曾企图借着自然界来证明神的存在。

 

巴斯噶(PascalPenseesIV242243

 

    我们应怎样介绍这卷诗篇呢?历代以来,谁能说得清楚它曾帮助过多少敬畏神的人?米尔顿和莎士比亚的诗加起来比不上它,它却比它们更真实亲切;身体怎样胜过衣裳,诗篇所代表的本体也怎样胜过它诗的本身;它也包含着一套极强之神学架构不是理论性的神学,而是代表人类亲切经验的实用神学。同样地,生命怎样胜于饮食,诗篇所代表的生动经验也照样超越了抽象的教义;使诗篇能成为敬畏神的人的宝贝者,正是这道理。

   献给希腊神只的诗,大体上都保存下来。艾利葛(C.J. Ellicott    说:但若拿它们与诗篇比,其分别又何止天壤?你可以拿塞理(Shelley)所译的,与诗篇中任何一首来比较。从希腊的史诗中,你可以读到诗人怎样借着华美的词藻,旋律优雅的诗句,再加上褒扬颂赞,曲意奉承的说话来庆贺他们的神或半人半神的诞生,却找不到一对流泪的眼,低垂的头,挣扎的灵,或是满有希望的信心这一切是叫诗篇不与群伦的因素!这一切是敬虔者共有的经验!

    诗篇就像个水不扬波的湖,反映着人情绪上变幻无穷的天空。它又像一条淙淙小溪,尽管汇流着不少辛酸泪,仍能叫疲弱的心灵得着安歇;它也是一个四季如春的花园,花丛中不错是隐伏着尖刺的花茎,春夏秋冬,却是香气扑鼻繁花吐艳。它像个音色优美的小提琴,可以奏出赞美与祷告,凯旋与失败,快乐与悲伤,希望与惧怕的音符,使人类多面化之情怀能借着它飞越崇岭汪洋,直达天廷。

     加尔文说:我习惯称诗篇为灵魂之解剖学谁不能从这面镜子看到自己的影子?确然如此,不管是悲伤、痛苦、忧惧、怀疑、希望、焦虑,或是困扰我们思想上的问题,你都会从诗篇中找到回响圣灵都要给我们显出来。

 

属灵的价值

    首先吸引我们注意的,是诗篇对我们情绪与感情的引导,一如圣经其它地方对我们信心与行动的引导一样,都是清楚而明确。在米兰作主教的安波罗修(Ambrose)说:圣经每一篇都满了神恩惠的香气,但没有如诗篇那样清雅芬芳的;历史启迪我们,律法教导我们,预言则宣告,责备,管教;道德纲纪是循循善诱;而诗篇呢?它是包罗一切,它确是人得救之良药。

    自诗篇成书之日,就在神儿女的属灵生命上占一极重要的位置。古时希伯来人在圣殿唱它,今天的犹太人在会堂唱它;新约时代的信徒唱它(参西三16;雅五13);就是现在普天下的基督徒也不断从它得到帮助。

    更重要的乃是,诗篇不单在崇拜中常用,也是个别信徒灵修时最喜欢阅读的一卷书。每一个受试炼,在磨难的基督徒,均可从诗篇内曾经走过这条荆棘满途的先人脚踪,知所行止进退,得到安慰鼓励。前人的经验叫现代受试炼者的眼泪除去苦涩;受逼害被遗忘的人在他们最需要的时候得到希望和力量;为罪难过痛哭的人亦可从其中得到悔改回转之力。不错,主怎样在启示录七个金灯台中间行走,怀着祷告心情读诗篇的,照样可看见主在诗篇中显现。对爱神的人来说,诗篇确是他们的灵粮、安慰、同情,和确信。它是忧患之子的叹息与歌唱,而每句却也是响自灵程的金言玉语。

    展在我们眼前的,就是这六十六卷神的话语,但我们岂能不特别为诗篇而感谢神?

    诗篇(Psalm)一词,源自希腊文(Psalmos双数是Psalmoi),意思即是用弦乐奏的诗章,是在主前三世纪把希伯来文旧约圣经译成希腊文之七十士译本,首先用Psalmoi这词来作这组希伯来文诗歌的名称,拉丁文武加大译本(Latin  Vulgate)亦沿用此名,之后,英译本以至中译本就一直采用它。

    这名称是非常恰当的,因为很多篇均是可以谱以音乐来唱的诗(Odes),就像我们中国之诗经之可以入乐一样。从诗题中,我们发现有五十五首是有交与伶长等语,其意即是由今日所称之诗班长负责领导唱出。伶长是昔日希伯来人崇拜中之领唱者。很多诗篇都是属于抒情诗,是表达诗人的感情之作,是可以伴着七弦琴或竖琴来唱的,就像第四篇之诗题,就有大卫的诗,交与伶长,用丝弦的乐器等语。丝弦的乐器,希伯来文是Neginoth,此字与希腊文之Psalter,英文之Psalter,同样出名,意即弦琴或丝弦乐器。

    希伯来文之诗篇,是以Tehillim为名,意即赞美,或称Tephiloth,意即祈祷。此名可能源自七十二篇二十节耶西的儿子大卫的祈祷完毕。不过此二名不尽能说明每篇诗之性质的,它们却可表达我们中文名称所不能表达之属灵内涵。我们只要明白它们之属灵性质,以诗篇之仍是较为通俗易记,因为新约圣经也是以此称之(参路二十42;徒一20,十三33)。

 

收集与形成

    明显地诗篇是一本诗集,在希伯来文圣经中,七十三篇是大卫的诗或类似的诗题;十二篇是亚萨的诗,他是大卫在耶路撒冷的诗班长(参代上六39,十五1719,十六5;代下二十九30);十一篇有可拉的后裔等诗题,属于这一类的应有十二篇,因为四十二篇的诗题应也包括四十三篇;一篇是所罗门的(七十二篇);一篇是以斯拉人希幔的(八十八篇);一篇是以斯拉人以探的(八十九篇),一篇是摩西的(九十篇);加起来刚是一百篇(可拉后裔以十一篇计),余下五十篇则是无名氏的了。

    诗篇是集多人之作,又经过一段相当长的时间,并由多人而编集者;大概大卫的诗是在大卫辞世后不久而集成,跟着就是可拉后裔那一组在稍后加入,亚萨的诗又比可拉后裔的迟一点,之后就是其它诗人和无名氏的作品了。尽管它的编者不只一人,但文士以斯拉之功劳大概最多,现今之形式相信是他一人所定。

    全集共分十卷,每卷均以类似赞美诗之句而结,很可能这些结尾不是原来所有,而是后人加上,表示一卷之结束(参八十九52)。

    五卷之划分如下:

    卷一:一至四十一篇。

    卷二:四十二至七十二篇。

    卷三:七十三至八十九篇。

    卷四:九十至一百零六篇。

    卷五:一百零七至一百五十篇。

    首二卷主要是大卫的;卷三主要是亚萨的;卷四主要是无名氏的,或孤寡诗拉比对没诗题之诗均以此(Orphan)称之;卷五部分是大卫,其它是无名氏之作。

    很可能第一组是所罗门所收集,第二组是利未人可拉的后裔;第三组是希西家,第四和五组是以斯拉和尼希米等。因此诗篇之写作以至收集,是经过起码五百年的时间而成。

 

诗篇与五经

    五卷诗篇在性质上颇近圣经开头的五经。自以斯拉以后,在分散的犹太人当中兴起了会堂的制度,他们开始要求明白神的律法。原因是当时的犹太人不懂得当时的律法书,再加上他们所了解之律法与应许,跟他们自己的经历和遭遇颇有出入的地方,他们便设法去解释神的话语。起初他们自然是用口头讲授,后来便用笔记录下来,以文字来解释律法的典藉(类似现代之解经书),他们称之为米大示Midrashim,单数是Midrash,意即探讨或解释。按Midrash论诗篇的第一节,摩西把五本律法书赐给以色列人,与它互相辉映的,就是大卫的诗篇,也是分成五卷。近代犹大学者德里支(Delitzsch)也说:诗篇是另一套五经,反映摩西五经的思想,它们是以色列民众对神的心声,正如五经是神对以色列人的启示一样。

    诗篇与五经之间不单只是在数目上相辉映,诗篇之五卷诗,在主题上与五经之创世记、出埃及记、利未记、民数记和申命记,也有很多相同之处:第一卷与创世记,说的是关于人的;第二卷与出埃及记,说的是关于救赎;第三卷与利未记,说的是关于圣殿;第四卷自摩西之诗起(九十篇),与民数记说的都是有关万国认识耶和华,那天,人就不再须要流离失所,度旷野的生涯;第五卷与申命记是感谢神的信实,尤重神话语的宝贵,就如最长的一篇诗第一百一十九篇就是全论到神律法之奇妙。不过有些地方我们是要读者注意的。一方面这个题目(即诗篇与五经之关系)仍有很多地方值得花功夫发掘,但另一方面也不要牵强附会,为找二书之相同点而硬把自己的意思塞进去,免得害了这种研经法。

 

属灵的信息

    诗篇的中心信息可以说是赞美的祷告,自始至终,我们看见诗人怎样从叹息流泪变为欢呼赞美。若就全诗篇看,这信息更为突出,直到全诗篇的最后五首,每首的第一句和最后一句,都是你们要赞美耶和华的呼吁和感叹。

    我们试把前面说过的,列为一表,以助记忆:

 

  : 灵修之书

                   赞美的 祷 告

         段 落

     作者

     信息

第一卷(一~四十一)

第二卷(四十二~七十二)

第三卷(七十三~八十九)

第四卷(九十~一○六)

第五卷(一○七至一五○)

以大卫为主 

以大卫为主

以亚萨为主

多为无名氏

部分为大卫

另为无名氏  

 与创世记同

 与出埃及记同

 与利未记同

 与民数记同

  与申命记同

 

    下一课我们要研究的,有诗题,每组之诗,及具代表性之诗。但在完结这一课之前,让我们谨记全诗篇之分段及其信息,并感谢神为我们留下这丰富的宝藏。

    在研究圣经时,有两个极端是要小心避免的:一就是不要牵强附会,奇花妙巧,硬把自己的意思读进去;第二就是不要太机械化(或理性化),免得错过隐藏在字里行间的信息。有些人的脑根是非常富幻想力,他们有美化一切实物的倾向,结果就会使圣经变成一本魔术书。另一些人则生性多疑,他们不肯相信在字义之外,还有双关的启示,这种态度亦易叫人如入宝山而空手回。真理的灵却能使我们避免极端,而进入真理。── 巴斯德《圣经研究──归纳性研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