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三篇

 

第三篇 黑暗时刻

  这是第一篇具标题的诗(见导论{\LinkToBook:TopicID=118,Name= A 真實性與久遠性}44页以下),也是与历史记载相连的十四篇诗篇之一,都与大卫生平有关(诗三,七,十八,三十,三十四,五十一,五十二,五十四,五十六,五十七,五十九,六十,六十三,一四二篇)。他逃避押沙龙的事,记在撒母耳记下十五13以下。

  这标题告诉我们大卫王个人的伤痛(“他儿子”;参撒下十八33),不过诗篇的内容却启示出他所面对更大的问题:不忠的浪潮方兴未艾(16节;参撒下十五13),神已离弃他的谣言四起(2节;参撒下十五26),以及他的百姓处境危急(8节)。

  然而这也是一般信徒适用的晚祷诗篇,他们在默想中可能觉得,自己所遭遇的困难不亚于大卫,而大卫的期待也正和他们相同。

{\Section:TopicID=137}世上仇敌(三12

  若自己这边居于少数,已经是一大考验,而若这少数人还不断减少(我的敌人何其加增;参撒下十五12以下),反对的势力又很积极(起来攻击我),并且恶言控告──因第2节下主要是攻击大卫,而不是神(参,撒下十六8),压力就更不用提了。这控告真是一箭穿心,但却是有益的,因为大卫在良心受责备之下,更加投靠神的怜恤(撒下十六11以下)和信实,正如下一节所示。细拉(2节;参48节),见导论{\LinkToBook:TopicID=121,Name= 1 插入語}49页。

{\Section:TopicID=138}神的保佑(三34

  第3节的词汇愈来愈积极,从再度肯定直到满怀信心。我四围(about me)用了一个很强的介系词,因此 NEB 译为“遮盖我”。我的荣耀是值得回味的表达法:它显示服事如此一位主的光荣,也可能是指祂所赐下的荣光(参三十四5;林后三1318);当然,相形之下,世人的评价就显得无足轻重,总是倏忽即过,又变化不定。抬起头来的意思,NEB表达得很好:“諻举我的头”,与忧郁颓丧成为荣耀的对比,见撒母耳记下十五30:“蒙头、赤脚……一面哭”(但那也是恳求的态度)。

  神的圣山(4节)具双重关系,在那里神任命了祂的王,即大卫本人(加上二6以下所提的一切应许),也安置了祂的约柜,即祂在地上掌权、立约的象征(参,撒下六2)。从锡安山所发的圣旨,将不是押沙龙的意思,而是耶和华的旨意,事实上,这圣旨已经从那里颁布了(直译:“我呼求……祂已经应允”),也决定了大卫的命运。基督徒与此对应的信心,可从使徒行传四23以下的祷告,以及希伯来书十二22以下的话语等看出。

{\Section:TopicID=139}心灵的平安(三56

  “至于我”──因为我是强调的字,与第3节的諡菮I应──“我躺下,睡觉……醒着”,他非常肯定神已垂听,而后来事实也的确如此,第6节建立在这份鼓励之上;希伯来文成万提醒我们注意第12节所用的“许多”;虽然在受包围之下(6b节),威胁更大,他也能面对最糟的情况,仍存着信心。

{\Section:TopicID=140}胜利与祝福(三78

  大卫既蒙召作王(我们也一样,启二十二5),单有避难所还不够。若不谋求胜利,就无异于自行逊位;因此第7节用了毫不妥协的话语。第8节证实了胜利之后的彻底谦卑情怀,承认若不是耶和华,问题便不会解决,成功也不会来临;亦即,没有人配得这一切(8b节)。“我们在諝H外不求胜利”104。如此,本篇诗的结尾超越了前几节的“我”,而关注于諈漲囥m(甚至不是说“我的百姓”),和諈滲牯痋A这份关注远超过胜利本身,正如健康与发达远超过维持生存。若没有这一点,虽然百姓可以重新结合起来,却仍缺乏生气;若有这份恩典,他们即可为世界带来祝福。

 

104 J. W. Cadwick,“无穷循环中的永统治者”。──《丁道尔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