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四篇

 

第四篇 平静吧!

  本篇诗以晚上作其情境,但却非其主题;它主要论及在纷扰的状况下,内心所得的平安(8节)。夜晚来临,人难免会忆起往日的过失(4节),考虑当前的困境,而大卫于此时反倒挺身而立,宣示他的信心,并且勉励其它人也同样要有信心,将自己的想法(4节以下),以及自己本身(38节)交托给信实的造物主。

  第三篇的写作缘由──押沙龙的背叛,可能仍是本篇的背景;因为大卫在此仍然像前一篇一样,受到羞辱(2a节),被谎言(2b节)、愤怒(4节)和悲观(6节)所包围。可是这类试炼可能不止在一次事件中出现,而既然本篇诗是在公众崇拜中使用105,便意谓任何人的一生中都可能遭遇到类似状况。

{\Section:TopicID=142}有根基的祷告(四1

  在困苦中的希伯来文,原意的引申为:处于难以转身的墙觭角。NEB 将此意境表达得很好:“我曾被逼甚是紧迫,而释放我到宽广之处。”现今的祷告因着过去的经历而得着力量(参,如:创四十八15以下,及其它许多例子)。但显我为义一语,则更具镇定的力量,它向神的性情发出呼吁,声明祂是高举公义的神;又向祂的约发出诉求(“我”是个别性的),因神曾应许保护属祂的人。这一方面请参考五46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49,Name= 公義的鬥士(五46}。因此,对神的称呼若不止是一种形式,便能够增强祷告的灵,也会更期待祷告产生的结果。

{\Section:TopicID=143}答复善变的人(四23

  周围的人既多怀疑,大卫首先向人的善意与分辨之能发出呼吁(2节);但是他所关切的清白,最终不是他们所能定夺的,而是神(3节)。

  2. 这一节将ab两部分互相参照,可明其义。因为第2a节羞辱,是从2b节的“谬见”(JBdelusion)和“谎言”(和合:虚妄、虚假)而来。亦即,大卫的权柄遭到藐视,因为仇敌散播虚假的应许和谣言(神亲身经历这滋味,参,玛一6。保罗亦然;加四16以下)。

  3. 虽然 NEB 的译法很顺(“耶和华已经向我显出祂奇妙的爱”),也可从七十士译本找到支持,但这乃是将希伯来文作了三处改动,其实原来的经文已经很合理(如 RSV 译法),也可配合当时的情况──因为神选择一个人,不是单为一个职分,或一份尊荣,而是为了要与他有交通(归祂自己);面对最伤人的诽谤和灰心,这乃是终极的答复!

{\Section:TopicID=144}答复冲动的人(四45

  有些人像上段所描述的,很容易摇摆不定(2节),但有些人则会过于莽撞,凭一时的冲动对付问题。参,路加福音九54以下的雷子作风,以及撒母耳记下一至四章支持大卫之士的作法;又见雅各书一19以下。这种人所带来的危害,从长远来看,不亚于前者。

  忿怒可译为“战抖”(JB;和合:畏惧),但以弗所书四26和七十士译本,都以为是忿怒,并且表明这种情绪不一定是犯罪,也不该视为犯罪。若这里只是说:“在采取行动以前,要先让怀忿怒的心睡上一觉”,那么保罗的劝导就可能比大卫更深一层(因为保罗告诉我们,在日落之前怒气要止息);但是第5节却谦卑地仰望神,以祂为伸冤者。NEB 对第4b节的改动并不必要,它的脚注:“在心里说话”(和合:心里思想,更不正确),这个字是希伯来文表达“思想”常用的话。

{\Section:TopicID=145}答复阴郁的人(四67

  大卫的这几种朋友,各以不同的方式增添了他的麻烦;NEB 将第6b节的祷告译为一句陈述语:“亮光……也已逃逸”106,使画面更显得阴沈。不过这种译法确实披露出,许多人是失败主义者,正像三2一般(那里用相同的希伯来词组“有许多人说”作引介)。若第6b节是祷告,则这些人的话就停在忧心忡忡的第6a节。祷告是大卫所发的;当他的朋友因想望好日子而叹息,他却渴望神,并且热切地祈祷(6b节)。第7节将这两种观点作了对比,将内在与外在的喜乐清楚区分,成为千古典范;前者可稳定地从神那里涌出来,任何困境皆不能止息;后者则是要在万事如意的情况下,才难得一现。

{\Section:TopicID=146}有根基的平安(四8

  既……又(both,和合本未译,指“躺下”与“睡觉”)一字通常的意思是“一起”,这里似乎意味“同时进行”。参葛利纽(Gelineau):“立刻睡着”。本篇诗的最后一个字,是由“相信”的字根而来,NEB 译得最贴切:“不害怕”。参,箴言一33。如果这种状况是固为根基很牢因的缘故所生,那么,岂不是比处在安全状态下更美好?

 

105 诗篇的标题,请看导论Ⅵ{\LinkToBook:TopicID=118,Name= A 真實性與久遠性}44页以下。交与伶长一语,见53{\LinkToBook:TopicID=123,Name= 3 儀式註解}

106 这个动词的拚法有些反常,所以改动也有道理,不过要完全改变,必须稍创新;而传统对本句的了解,是它引用民数记六26亚伦的祝福,似乎较直接易明。──《丁道尔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