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六篇

 

第六篇 祷告与眼泪

  这是七篇所谓“忏悔诗”中的第一篇,其余为:三十二,三十八,五十一,一○二,一三○,一四三。本篇诗的前半,是一位心情烦乱,不安之人的祈祷。后半,从第6节以下,没有祈求,只是开头时有眼泪,但最终则是凭信心向仇敌大胆的夸口。祷告与眼泪都没有白费。

  无论最初写作的环境为何(第三篇的标题可能为当时状况),本篇诗可以鼓励那些几乎已经无心祷告的人,并带绐他们得胜的远景。

{\Section:TopicID=154}“耶和华啊,求转回”(六15

  求諵ㄜn在怒中……,也不要在烈怒中,是第1节的强调语。此处并没有抗议责备与管教的呼声,智慧人最在意这个题目(如,箴三11,该处的名词与这里的两个动词相呼应);参,耶利米书十23以下。不过大卫的确良心不安,他必须恳求神怜悯,以减轻他所当受的管教;他所抓住的或许纯粹是神的怜悯本性,或许是祂立约的爱,因为这是第2a节和第4b节所用之字的含义,不管他认为神的不悦是他生病的原因(参,三十二3)或结果,他已经战兢到无以复加(发战……惊惶,原文为同一个字,用于,如:创四十五3;士二十41),甚至怕自己不能活下去。我的骨头和我心,可能并非要将物质与非物质作一对比,而是两种表达法,以描述全人。见三十五9以下,骨头与心正面的平行用法。希伯来文的骨头,可以具“本身”〔'(it)self'〕的含义,如出埃及记二十四10;以西结书二十四2(“正是”,'very')。

  那痛切的问题:“要到几时呢?”,在诗篇中常常可以听见(如:十三1,七十四9以下),而我们也学到,“神的耽延都是在等候成熟”,或许是时机的成熟,如三十七篇,或许是人的成熟,如一一九67

  5. 记念与赞美为平行语,不单是头脑的回忆,而是在敬拜中数算神伟大的作为;参七十一以下;以赛亚书六十三7

  阴间可以有几种描述的方式:主要是像一巨大的地穴坟场(参,结三十二1832)或坚固城门(诗九13,一○七18;太十六18);但也可像一片幽暗的废墟(伯十22)或野兽的吞食(如:赛五14;拿二2;哈二5)。这不是指一固定的说法,而是诗意的、召唤性的说法;与它相称的,是各种强调死亡悲剧的描述语,诸如,使人不再能敬拜(如这里;参,三十9,八十八10以下,一一五17;赛三十八18以下),粉碎他的计划(一四六4),使他与神和人隔离(八十八5;传二16),令他完结(三十九13)。这些都是发自内心的呼喊:生命太过短促,而死亡是无法和解、一去不返的(三十九12以下,四十九7以下;参约九4;来九27);这并不是否定神在坟墓那边的主权,因为在祂面前,阴间也是敞开的(箴十五11),而且祂也“在那里”(诗一三九8)。若祂不“记念”死者(八十八5),并不是祂会像人一般忘记他们,而是祂停止了插手拯救之工(八十八12;因为对神而言,记念就是采取行动;如:创八1,三十22)。

  大致而言,旧约强调死亡令人人平等(参,伯三1319),不过有时候也描述其坑有极深之处,暴君特别会被看管在那里,如以赛亚书十四15;以西结书三十二18以下。偶尔诗篇也透露出从阴间得救的一丝光芒,就如暗示复活的话语,或像以诺、以利亚的身体改变(参,十六10{\LinkToBook:TopicID=197,Name= 信實的主(十六711},十七15{\LinkToBook:TopicID=204,Name= 愛的報償(十七15},四十九15{\LinkToBook:TopicID=349,Name= 大分野(四十九1315},七十三24{\LinkToBook:TopicID=472,Name= 信心的光芒(七十三1528},见该处的注释),而且旧约至少有两处清楚提及前一种盼望(赛二十六19;但十二13)。

{\Section:TopicID=155}“我的眼泪”(六67

  沮丧、无力,到了这种地步,已经不可能自救,劝告也无作用,甚至祷告也沈寂了。在正常状况下,敌人(7节)通常会使大卫奋起,但现在只令他灰心丧志。如果还有什么可以救他,必定不会是他自己的力量。这种极端低沈的状况,正是神即将改变的光景。

{\Section:TopicID=156}“耶和华听了”(六810

  我们的主在马太福音七23引用离开我罢……,从其上下文看来,祂的言下之意,是判定大卫当时是以王的身分说话。这里不单是指一位受苦的人突然以言语攻击折磨他的人,而是一位王伸张他的权柄,将制造麻烦的人赶离他的四周109,正如他作王时立誓要行的;参一○一篇。他是凭信心说话;胜利还未来临(10节),但他已经知道神垂听了他的祷告。

  这种突然升起的信心,几乎在每一篇祈求的诗篇中都会出现,生动地证明,神会令他们感受到祂的应允;我们几乎可以看见,诗人的脸因认出这点,而绽放出亮光。在后代宗教礼拜中使用诗篇时,神的保证可能是由某种仪式或神谕表达出来(有人如此建议),穿插在恳求与赞美之间;但这只是一种猜测,对于诗篇的写作几乎没有任何意义;不论这类诗篇的标题注明是为礼拜用(如:诗四∼六篇),或是从患难中所发的呼求(如:诗三、七篇等),都同样具这个特色。亦见诗篇十二56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80,Name= 真理的反擊(十二56}

 

109 S. Mowinckel 在早年所出 Psalmenstudien 中辩论道,在整个诗篇中,作恶的人均指巫师,他们向受苦者施咒,因为恶(~a{wen)一字,与一意为能力的字相近。但是后来他下结论说,这个字可有更广泛的意思;见 Mowinckel, II, p.250. ──《丁道尔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