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九篇

 

第九篇 神是审判主和君王

  诗篇从这里开始,直到一四八篇,各种译本在数目编排上有所不同;因为七十士译本,和罗马天主教所用的武加大译本,将第九篇和第十篇算为一篇,而更正教诸教会则按照希伯来文圣经的算法119。第十篇没有标题,这一点支持它继续第九篇的看法,此外,有一小段离合诗,是从第九篇开始,到第十篇结束,更可巩固此观点120。但是十1的语气完全改变了,给人的感受是:这两者其实是两篇诗,彼此伴随、互相补充,关切堕落世界中孪生的两项事实,即,神必定得胜,而目前恶者只是暂时夸胜。

{\Section:TopicID=169}胜利的异象(九112

  这篇诗用重迭方式达到高潮,确信神完全掌管一切。第一部分(112节)皆为正面的肯定,是回想过去一次伟大救赎的结果。第二部分(1320节)则是因痛苦而生的祷告。

  12. 感恩赞美,这段开头语和第七篇的末尾呼应,并且将其扩展,提到两项最值得赞美的根源:神的作为和祂的本身(1b2a节)。奇妙的作为(或事)是一个希伯来字,在诗篇中经常出现,特别是指伟大的救赎神迹(如:一○六722),但也指比较小规模,在日常生活中经验到的救赎(参七十一17),以及圣经隐藏的荣耀(一一九18)。

  38. 国度属神,小人会以成功夸口,炫耀权力,但大卫却以神为他的拯救者(3节),并歌唱祂的公义(4节)。不仅如此,他的思想跳出了自己的层面(我的仇敌、为我伸冤,3节以下),进入这些经历所预表的实际:神完全的胜利(5节以下),凭公义作王,在全地之上,且直到永远(7节以下)。第56节的过去式,是“先知性的完成式”,为旧约的特色之一;这些话语将未来的事件说成彷佛已经发生了,对它们的应验确信不疑,所见的异象也一清二楚。但是第78节的时态,则可以指未来或现在,两者都很合适。

{\Section:TopicID=170}受欺压者的救星(九912

  第910节是以两种方式描写同样的事,先用一幅图,再讲实际状况。两句话都是劝勉的口吻:“让耶和华作高台(叁 NEBJB)……,认识謔W的人要……”。患难的时候121是较特殊的用词,只在第9节和十1出现过,因此增强了这两篇诗的关系(见以上开头的注释)。第12节还有另一环联系,希伯来文译为那追讨流人血之罪的(“追讨”直译为:“寻找”、“需求”)之字,与十篇13节下相同,而那里指的,正是残暴之人所否定的事。这个观念首先出现于创世记九5;参,如:申命记十八19;历代志下二十四22;以西结书三十三6

{\Section:TopicID=171}仇敌当前的异象(九1320

  现在,此诗篇以祷告进入第二个高潮,但较为平稳,从个人的祈求迈向充满信心的预言,最后则为大胆的要求行动。

  1314. 个人的困境,这里首次透露出痛苦之情。似乎从一开始,大卫就已坚定心志,要思想神,以及过去、现在、未来的辉煌年日;不是只以此来化解自己的痛苦,而是真以为这些比他切身的事更加重要。结果,他的祷告便不断与赞美交错。死门不能使他远离锡安城的门。

  1518. 普世的公义,第1516节的过去式,可能是指大卫已经见过的胜利(参34节),而第1718节则认为,这就是最后击溃仇敌的前兆。但是它们更可能是先知性的完成式(见56节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70,Name= 受欺壓者的救星(九912}),视未来的结果为已经完成的事实。至于个人性与非个人性的审判,见诗篇七1216。希该央.细拉(Higgaion, Selah,和合本仅写“细拉”),见导论 VI. C. 1{\LinkToBook:TopicID=109,Name= C 「神」}49页。

  对恶人的审判语,披露出一发人深思的含义:他们将“归回”阴间(17节;参RVJB),而不只是去往(depart, RSV)那里。死亡是他们与生俱来的成分。被忘(18节)的意思,见诗八4最后的解释{\LinkToBook:TopicID=166,Name= 人算什麼?(八38}

  1920. 置人于其本位,两节中所用的人字,有强调人的脆弱的含义。人(诗八4a用同一个字,但七13则为亚兰文的同义字)的尊严来自神,这是八46的动词所清楚说明的。单就其本体而言,人不过是尘土(创三19)与一口气(诗三十九11,一四四4),至于其道德状况,就更不用提了;与此篇相伴的下一篇,将暴露人这一方面的真相。

 

119 NEB JB 将第九及十篇印在一起,保持过去的篇数,但中间不作区分。

120 第九篇几乎用了希伯来文二十二个字母中的头十一个,作为各节轮流的起头;但第十篇只有第1节用第十二个字母,底下就放弃字母诗的安排,直到第1218节,才继续采用最后四个字母。

121 BDB 辨认 bas]s]a{ra^ 为耶利米书十四1译为“干旱”之字的单数。然而保障却不能逃避这种灾祸,所以此较可能的名词(如 Dahood 之建议)为 s]a{ra^,“困难”、“痛苦”,加上前置词 ba。这种结构,参,以赛亚书九2(希伯来文)。──《丁道尔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