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十篇

 

第十篇 人:掠夺者与掳物

  第九篇与第十篇的密切关系,见前一篇开头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68,Name= 第九篇 神是審判主和君王}。该处重心在于将来的审判,此处则在于目前不公义充斥的世代。

{\Section:TopicID=173}恶人之夸(十111

  此段对这个人的描述,着眼点在他的狂傲,对神横加侮慢,对人则抢掠伤害。也许他太会抗议了:他的亵渎(3b节)122,和不断向自己保证不会受罚(461113节),显示他内心深处的不安。“没有神”(4节)的大胆之言,实在是虚张声势,因为他里面的对话,根本与此相反(1113节)。可是他所言所行,都依据这话,因第4节所想的意思是“计谋”,就像第2节。即使他不是真以为没有神,他的表现却是十足的无神论者。

  在人方面,他只顾到自已,实际上是以他自己的欲望为神(参3a节,及四十四8a),因此自然会视无还手之力的人为其掳物(2a810节)。他的主要武器之一,是舌头,第7节一系列的话,表明其威胁、恐吓、混乱的伎俩。受害者可怜的光景,由重复的无依无靠,或“穷极潦倒”(NEB)显示出来,此字仅在本篇中出现(81014节)”123

  眼前看来,神站在远处(1节),而强暴之人大大兴旺,正如他自己所言(5节)。诗篇的作用之一,就是不容我们在败坏的世界中得过且过,甚至同流合污,而要碰触这个问题的痛处,让人刻骨铭心。第5节暗示了一些答案,它描绘局限在地的人,全神贯注于地面上发生的事,却没有看见在他之上的事务。本节諈审判有双重含义,既指神的规条或准则,也指祂执行的行动。

{\Section:TopicID=174}受害者的祈祷(十1218

  这个祷告值得注意的,是其不断突破的信心。

  1214. 为何(13节,与1节相呼应)仍然没有答案;要求神起来(12节;参九19)也没有回音;但是现在已经能面对困难,因为不是单独面对:諵w经观看(14节)。事实上,第14节是在信心中提及过去的事,也论到现在的信心;前者有一渐进的顺序:諵w经观看……,貐ㄛ见了,……以手施行报应;后者则是用一句话表达:把自己交托(直译:“放弃自己”)諢F这句话表达的信靠,比那句类似的话:“将諈漕ぁ璁垠C和华”(三十七5124更为完全,因为是全人的交托。

  1518. 打断……膀臂,听来简直是残忍,但这乃是打破其势力的描述语;参四十四3。愿諻l究他的恶,直到净尽(即,最后的一丝一毫),这个恳求用了这一对诗篇中一个重要的字,“追究”,在九12译为“追讨”,十13亦为同一字125

  祈祷再度转为肯定(1618节),所提出的主题,也是前面曾举过的。第16节向外界观看,扩及外邦,正如第九篇所言;而此篇末尾也与前一篇同样提醒说,人是软弱的,是“属地的人”(和合:强横的人)(18节)。此刻,无论审判之日是否遥远,有一项应许则不会迟延:“諝坚定”(和合:预备)他们的心(17节)。这是保罗在哥林多后书十二810所领受的回答,他也体会到其宝贵的价值。

 

122 咒诅直译为“祝福”,或许是一种委婉说法,或许等于“道别”。列王纪二十一10;约伯记一5也有类似用法。NEB 的修正并无必要。

123 有一可能为同源的埃及文,意为“大为吃惊”或“斗志溃散”:叁 W. G. Simpson, VT 191969, pp.128131.

124 但希伯来文用另一个动词。

125 RVJBGelineau 认为十4a也是这种用法(即神是“寻求”的主词);叁 RV,“祂必不要求它”;但 RSV(叁 NEB)的翻译比较直接。──《丁道尔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