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十二篇

 

第十二篇 “油嘴滑舌──强暴人的安慰”130

  这篇是论言语的正用与误用,它很可能是十一3呼吁的延伸,因为当时的状况充满了威胁。本篇的结构是祈求──应许──祈求;其中提到神解救的把握,但是直到结尾,外在的情况并没有改变。

{\Section:TopicID=179}口舌的威力(十二14

  本篇一开始,彷佛这位属神的人抬头一看,发现他自己四面被包围,而盟友都离开了131。换作别人,若只剩自己孤零一个,也许会考虑改变立场,但大卫却发出求救信号。他不会撤退。

  2. 这里列出空话、好听的话、心口不一的话,第34节又举出夸大的话,而这些夸口之人的用意,可作为上述这些人的代表:他们乃是要控制听的人,而不是要与他们沟通。这里的说谎,更准确的译法为“空谈”,这个词包括虚谎在内,但也涵盖不真诚132、不负责任的话133,这类话语使得人类的交谈变成低廉、腐化。亦见第8节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81,Name= 戰爭繼續進行(十二78}。嘴唇油滑,直译为“平滑”:它会带来舒服的感觉,使人愈发想听(因为不能缺少它的安慰),结果却更能令人致命,以色列后期的历史便是明证(赛三十10;约五44)。心口不一(直译:“一颗心、又一颗心”)有力地指出心口不合之言的来源,为“双重心思”──因为欺骗者会成为自己的受害者,他的性格没有真理来统一。

  34. 圣经并不低估夸大之辞的威力;神要亲自令其沉默。雅各书三5也许是想到这里第3b节,旧约则从头到尾有许多例子,可说明这个武器的威力:从伊甸园的蛇,到预言中那未来的逼迫者──他的“口……说夸大的话”(但七2025)。新约也谈到这题目,如:彼得后书二章;启示录十三章。启示录中的兽会与一个假先知同盟(启二十10),并非无故。

{\Section:TopicID=180}真理的反击(十二56

  这是第一首含有耶和华回应之神谕的诗篇;其它几篇为诗六十、八十一和九十五篇等。至于它临到的方式,我们只能猜想。常有人揣测,在圣殿中会有一些先知,将神对于祷告的回答传出来。但是,像这一类的答案,似乎更容易想象是直接临到诗人。而“大卫最后的话”中,则既有藉他说出的神谕,又有他本身对此的省思,与这篇诗的形式有些类似(撒下二十三1457)。

  他所切慕的稳妥之地,是一非常简洁的希伯来词组。切慕直译作“喷气”或“喘息”,可有敌视的意味[如:结二十一31(希伯来圣经36],因此有 AVRV 的译法;但是若以渴慕来解释其结构,比较简单,RSVRV 小字,及大部分现代译本都采取此译法。

  “应许”(和合:言语)直译为“话语”,其概念不仅包括刚才的允诺(5节),也包括第14节所论之人所说的截然不同之言。此处的对比为,扎实的财富对空洞的象征(2a节),准确的真理对谄媚、模棱两可和夸大之言(2b4节)。

  泥炉(A furnace on the ground)是指泥土制的坩埚。有人反对说,译为地(ground)的字,通常不是指以土地为材料,但达户提出很好的辩证,并且指出,有时此处的介系词(l#)有“从……而来”(from)或“以……制的”(of)的意思。

{\Section:TopicID=181}战争继续进行(十二78

  保护我们(和合本作他们)是取自七十士译本;希伯来文的代名词是“他们”。若希伯来经文是正确的,这里“他们”可能是指神的应许1346节),亦即“保守他们”。第二个祈求,保佑我们(和合:他们)的读法,希伯来文圣经135和七十士译本都相同。世代在此指“那一类人”(JB)或“那一圈人”(参十四5,二十四6;箴三十1114,希伯来文)。

  最后一节与本篇的主题──四周之人话语卑下──十分接近,但是所论范围较广。下流有两方面的意思:下贱(参,耶十五19,“下贱”与“宝贵”相对),及可耻的放纵(参,箴二十三20,“好吃肉的”;申二十一20)。一旦“无用、轻浮之人”(士九4AV)被人吹捧、抬举,那些爱炫耀的恶人便立刻会抓住机会“耀武扬威”(NEB)──因为希伯来文第8节意指不是潜行,乃是公然昂首阔步。话语的争战不是小事;若在此软弱,仇敌便会趁虚而入。

 

130 G. K. Chesterton,“地与坛的神阿”。

131 NEB 敬虔忠信变为抽象概念,是不必要的。希伯来文是指人,可从这对用语的第一个字看出。

132 如:诗篇四十一6;何西阿书十4

133 如:出埃及记二十7

134 用阳性代名词指阴性名词的用法,见 G-K, p.135.

135 这里代名词的形式,见 G-K, 58, i, k。──《丁道尔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