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十三篇

 

第十三篇 从愁苦到欢乐

  这三对经节,从最低沈之处直攀登到充满信心、希望的良好地势。若其途径为祷告(34节),其持续之力则为第5节所披露的信心。从高处(5节)瞻望,景色令人兴奋,而回顾(6节)所来径,则令人惊喜。

{\Section:TopicID=183}愁苦(十三12

  大卫的要到几时呢?重复了四次,已经足以表达他的伤痛,而相伴的句子则分析其痛苦,论到他与神、与自己、和与仇敌的关系。

  1. 神的“忘记”、“掩面”无疑是指实质上祂未伸援手(因为在旧约中,神的“记念”、“看见”,不是指感官,而是行动的前奏136),但是在这状况中,真正感到受伤的,是个人本身;我们可以从大卫不断渴望“见(神的)面”(十一7,十七15;参二十七48,三十四5),作此判断。友谊被乌云笼罩时,会有类似的感受,在约伯记二十九1以下,三十20以下;和诗篇二十二1以下,都有痛澈心扉的描述。

  2. 其次,大卫自己心里也毫无安宁──希伯来经文2a节是“筹算”(`e{s]o^t[),如 AVRV (及和合本)的翻译,而不是 RSV 等译本所猜测的痛苦(`as]s]a{b[o^t[137。这是指思潮澎湃(参七十七36),而不是指委靡不振的晦暗痛苦。第三项因素,他仇敌的升高,这带来几方面的惊惶:不仅他个人受到羞辱,也对他的王权构成威胁(4b节),他对神公义的信心亦面临考验。大卫在押沙龙背叛事件中的表现,在这几方面虽不算完美,但尚堪为典范,因他本身宽宏大量,又尽了王的本分,并对神顺服信靠(撒下十五∼十九章)。

{\Section:TopicID=184}恳求(十三34

  无论第3节意指生病为大卫事业陷入低潮的原因,或是其结果,由这两节可看出他所处世界的两极:一端是神,若没有祂,便活不下去;另一端是仇敌,在这种人面前则不可有动摇的念头(4b节)。事实上,大卫每一首诗都对神和仇敌有深刻的觉醒,这是他所写诗篇的特色;这正、负两极所产生的动力,驱策他活出生命中的黄金时段。

{\Section:TopicID=185}把握(十三56

  第5节的我是强调语(如 NEB 等的译法:“至于我这方面,我……”),諈熒O爱也略有强调意味。不论压力多么大,决定权仍在他手中,不在于仇敌;而神的约依然常存。因此诗人全心投靠神所应许的慈爱,他的注意力不是集中于自己信心的质量好坏,而是集中于信心的对象和结果,那是他衷心所喜悦的。译为丰盛地对待(和合:用厚恩待)之字,基本的概念是“完全”,NEB 的解释很富吸引力:“赐我一切所求的”。但是 RSV 的译法极其恰当,因为它的含义更宽,神的赐予可以超过人的要求。至于这里的过去式,显然是出于大卫的把握,他回顾神一路的带领,便知道自己必将有一首诗歌可以献上。

 

136 引介出埃及的伟大事件之典型例子,见出埃及记二2425。亦见诗篇八4对“顾念”和“眷顾”的注{\LinkToBook:TopicID=166,Name= 人算什麼?(八38}

137 RSV 按叙利亚本,但七十士译本(比叙利亚本更早)支持希伯来经文。──《丁道尔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