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十六篇

 

第十六篇 “我最喜悦的”

  本篇以“专爱慕神”为主题,全诗前后合一,情感澎湃。论到分段,第16节歌颂选民的忠贞,第711节欢唱随之而来的福份。查理.韦斯利(Charles Wesley)的圣诗,“Forth in Thy name”,大部分取材于第2811节,最后一行则捕捉了本篇的精神:“与亲密同行,直到天家。”

{\Section:TopicID=195}标题

  见导论 VI. C.2{\LinkToBook:TopicID=122,Name= 2 分類}50页。

{\Section:TopicID=196}忠心的仆人(十六16

  这半篇诗几乎每一节都讲到忠贞专一的某方面;即如:将自己的安全(1节)、幸福(2节)、朋友(3节)、敬拜(4节)、抱负(56节)等各方面,都孤注一掷于神。

  1. 投靠的主题,请见诗篇十一篇全文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75,Name= 第十一篇 驚惶與穩定}

  2. 第二句相当费解,这可由翻译的差异看出141。但 RSV RV 的译文颇值得称许,较为简洁且忠于原文,其(直译)含义为“我的好处(或幸福)不超越諢]或不在諵坏~增添什么)”142,这个观念在七十三25表达得更清楚。

  3. 这一节的希伯来文也很难懂;RV RSV 的译法,是根据某些抄本,将在他们和圣民当中,一个难处理的“和”字省略(是一希伯来字母),使全句意思明朗。其它的解决办法需作更大的改变,大部分将圣者与(或)贵人视为异教神明;在异教诗歌中,这种用法当然可能,但从这篇的上下文来说,就要大费周章来解释。NEB 提供一句说明,可是却牵涉到对另外几个原文的推测。如果硬说,这几个字有异教的弦音,最可能的因素是,其言下之意,要将此处所称许的与那些神明作一对比;亦即,大卫深深被圣洁、高贵的人吸引,这些人绝非徒具虚名(像其它神祇),而是实至名归;参以赛亚书三十二58节。圣民直译为“圣者”,新约亦是如此。这个字在旧约中较常指天上的生灵,而非地上的世人143;因此这里用一句澄清的词汇在地上,或“世上”。诗篇中通常译为“圣徒”的字是 h]@si^d[i^m,意为忠诚或敬虔之士,如第10节。

  4. 愁苦必加增一语,明显是响应堕落的故事,因为希伯来文的创世记三16,就是以类似的话向夏娃宣告。这句话所指出背叛神的后果,实在不祥之至。本节其余的话,清楚陈明这种抉择的本质;不过神一字原文没有,而译为选择(RSV)的动词有待商榷;大部分译者认为意指“匆忙”144;另有人认为是“代替”(如:和合)145;还有人尝试译为“像娶新娘”146,因为“聘金”的子音与此相同。第一种翻译,“匆忙”,或类似说法,最为简明。

  56. 神自己是大卫的产业,是这里强调再三的思想;这观念紧跟着他拒绝别神(4节)而来,且与他在撒母耳记上二十六19节责备扫罗的话彼此应和:“他现今赶逐我,不容我在耶和华的产业上有分,说:‘你去事奉别神吧!’”(柏容指出这一点)。在此,他的思想乃由深深信靠的心萌生而出,超越了他仇敌的说词和自己的怀疑。他记起,没有产业反倒可以成为一份荣誉,指出惟一真实的安全之处究竟何在,因此,神便不将任何地段划分给祂的祭司,只应许说:“我就是你的分,是你的产业”(民十八20)。于是大卫,以及所有吟咏此篇的人,都清楚明白,这不是祭司的专利,而是一个指标,将属神的以色列,那“祭司的国度”(参,出十九6)之中每一位子民的真正财富,标示出来。何况,我的产业应当译为“我分配到的部分”,如 NEB 的译法;如此以神为中心的态度,不是夸张的敬虔,而是单纯的顺服。这份财富虽然眼不能见,但却无安全之虞(5b节),亦不因它不具体便不真实(6节);在分配地界之时(绳,6节;参,书十九51),连最受宠的支派所得的产业,也没有这么美好147。这种价值观,我们在腓立比书一21,三8等处亦可看见。

{\Section:TopicID=197}信实的主(十六711

  此份“美好产业”──就是神自己──其中的一些福气,成为作者的焦点。拥有神,不但可以享受引导(7节)、平稳(8节),还能得到复活(910节)与永远的福乐(11节)。

  7. 这里所描述神的引导,不是轻率随便就可获得的:在神一边,祂是指教而非勉强;在人一边,内心148将深自省察,甚至到令人失眠的地步。诗一二七2指出,若不能安眠是单单因忧虑而来,就一无可取,但这里用警戒一字,含有坚持鞭策之意(参六1“惩罚”,九十四12“管教”等),就像教训一个学生面对难以接受的事实。亦见十七3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200,Name= 因公理而求(十七15}

  8. 我便不至动摇,是一句大胆的话,或许可视为自恃空夸之言(参三十6),但因这一节非常严肃而实际,所以这句话便成了吟咏的高潮。亦见十五5c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93,Name= 人是神的賓客(十五25}。在我右边似乎意指一个站在身旁的人;在法庭上或战场上特别可能需要这种帮手(参一○九31,一一○5)。右手的其它含义,见第11节与一一○1

  五旬节时,彼得引用七十士译本对本节这里末句的译文,指称它是对弥赛亚的预言,因为这些话惟独在祂身上才逐字、完全地应验(参,如:本节的“总是”将耶和华摆在我面前,和合本未译“总是”)。

  910. 诗篇中有好几次,诗人因着已有与神面对面的感受,而萌生把握,知道可以永远享受与神亲密的相交(见十一7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77,Name= 被遺忘的層次(十一47}),因为神是不会撇弃朋友的。有些注释家认为,这里只不过是讲病得医治(参赛三十八922),可是诗篇第四十九篇与七十三篇,将恶人与义人的结局如此相比,可见这里应采取更大胆的解释。从其整个含义来看,这语句非常强烈,甚至超越了大卫对他自己复活的盼望,正如彼得与保罗所坚持的说法(徒二29以下,十三3437)。惟独“神所复活的,他并未见朽坏”149

  11. 这一节以极其简洁的文字,揭露出一幅无比美妙的画面,实无其它经文能出其右。生命的道路一词,不仅因其终点的缘故,也是因为走在其上就已经有生命──就“生命”一词的真义而言(参二十五10;箴四18)。这条路毫无拦阻,直通到神面前,也直达永琚]永远)。喜乐(原文为复数)和福乐足以令人全然满意(这是满足的含义,其字根与十七15的“心满意足”相同),而两者又截然不同,一个是由于神本身而来,另一个则由祂的赏赐而来──即:祂的面容(即面前之意)和祂的右手150都带来喜乐。第1节的逃难者发现,他有产业可承受,而且这份产业完全超过所求所想。

 

141 NEB 修改了希伯来文最后两个字,又将他们与第3节合并来看──太过分的权宜作法。

142 BDB, p.7552, 4),及说明的话“即,不在諝H外”。

143 参,如:八十九57;但看三十四9,一○六16,那里像这里一样,用希伯来文“圣”字。

144 AVNEBJB、七十士译本、武加大译本;但希伯来文没有“在后”一字,或许是因遗漏(重复的字只抄了一次),因为“另一个”与“在后”的子音相同。

145 RVRSVGelineau?),根据一○六20;耶利米书二11;但这样是假定在这里改变两个子音的位置,又采用一个希伯来文和英文都很别扭的结构。

146 参,出埃及记二十二16:但在这类比喻中,新妇总是代表敬拜者。

147 6节可以指其它东西,如,物质的祝福;但本诗的重点,以及第5节延续而来继承产业的比喻,都反对此解释。

148 ,希伯来文为肾(AVRV“驾驭”,是指定意与抉择之处(英文也常如此使用“心”、“脾”、“肠”,等)。这字几乎可译为“良心”。“荣耀”(9节;RSV“灵”)可能原文为“肝”,见三十12的脚注{\LinkToBook:TopicID=262,Name= 歡慶(三十1112}

149 使徒行传十三37。使徒行传所用的七十士译本用“朽坏”,而希伯来文为阴间;即它以非空间的名词来重新诠释这个象征,所用的是阴间的双关语,其子音为“朽坏”之动词的子音。荣耀9节)见三十12的脚注{\LinkToBook:TopicID=262,Name= 歡慶(三十1112}

150 这里用“在(你右手)中(in)”(不像第8节“在旁(at)”);即,神的右手正在分赐祝福与礼物:参,创世记四十八14以下;箴言三16。──《丁道尔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