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十七篇

 

第十七篇 呼求公义

  大卫首先关注的,是自己的清白,他敞开自己让神鉴察。这是呼吁神保佑的前奏,本诗的下半即充满此呼求。第7节首度提到他的危难,接下去对于包围他的仇敌有生动的描述,并强烈恳求神击溃他们。最后一节把属地的这些情节都抛诸脑后。黑夜终将过去,清晨必晴空万里。

{\Section:TopicID=199}标题

  见导论 Ⅵ C. 2{\LinkToBook:TopicID=122,Name= 2 分類}, 5051页。

{\Section:TopicID=200}因公理而求(十七15

  若这些话显得太夸张,神却可以接受,因约伯也用这类言词(伯一8,四十二8),却丝毫未暗示他是毫无罪孽的。亦见五46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49,Name= 公義的鬥士(五46}。大卫不是在自夸自擂,而是在关心正直的问题:神与人的公理何在。他细察自己的心,确知他的敬虔绝无虚伪(参,约壹三1821);因此他呼求神,按照真相来判决,因为他需要洗刷罪名(2节)。神既是审判者,必不致枉断无辜;而大卫并没有可隐瞒的事。

  3. 注意,这里与十六7同样提到因反省而失眠可能是由于神的光照,也可能是由于内心的自省;参七十七26;较喜乐的状况则见六十三56,一一九62

  4. 译为不行的字,通常意指“保持”或“看守”。但是后者可能带敌视意味,如五十六6,这动词的另一个时态意指小心;因此 RSV (叁 AVRV)认为不需要更改经文,或改变分节的方式,但 NEBJB 却如此主张。大卫的心中可能是想到撒母耳记二十五32以下的事件,当时借着亚比该,他听到神的声音,约束自己不行强暴之路。

  5. 滑跌,直译为“被移动”,见十五5c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93,Name= 人是神的賓客(十五25}

{\Section:TopicID=201}因慈爱而求(十七69

  这段是向一位朋友和保护者直求,而不是将案件呈给法官。

  7. 中文的前两行,在希伯来文只是四个含义丰富的字。显出諰_妙的……令人想起神大能的干预作为(见九1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69,Name= 勝利的異象(九112}),以及祂在创世记十八14对撒拉的责备:“耶和华岂有难成(直译:太奇妙)的事吗?”慈爱(steadfast love),或“真实的爱”(NEB),是恪守约定的信实,婚约之中的献身可作其比喻。这个字在旧版本中译为“lovingkindness”,当时尚未完全明白它与约的关系,以及其中忠诚的因素。参六十二12。救主(和合:拯救)在旧约主要是指从实际的恶事中拯救出来,正如此处,但是也很方便就可运用在属灵的层面,如五十一1214。寻求保护(和合本作投靠)是诗篇经常关切的事,特别是大卫的诗篇,它和仇敌的提及,皆成了注册商标(这个事实与大卫早期的逃难生涯相互应和;见十八2所引克巴确克的话{\LinkToBook:TopicID=207,Name= 避難所(十八13})。可能最后一句话要跟“救主”连用,并译为“用(不是在)你的右手”;叁 NEB

  8. 在眼中的瞳人的比方之后,随即提到摩西之歌(申三十二1011)所描述保护的翅膀,这里的用意也相同;而在该段经文中;用极生动优美的笔法,将这第二个比方作了引申说明。在其它经文中,这是典型的象征说法(参,得二12;诗三十六7,五十七1,六十三7,九十一4)。

{\Section:TopicID=202}凶杀的欲望(十七1012

  这是对无情掠夺之人或兽所作的观察,用一针见血的话道出。这幅丑恶的围攻图画,在二十二1218再度出现,而其情况表明,至终惟有加略山是最合理的解释。

  10. 希伯来文的第一行由两个字构成含义隐晦:“他们关闭他们的脂油”。“他们的脂油”(或视为副词:“在他们的脂油中”)或许是指他们的外貌,其肥胖便说明了他们的自私自爱(参,七十三7),反映出他们内在的心态(参,一一九10:“他们的心就像肥胖一般”)。“他们关闭”或许是不及物动词,正如我们形容一个没有反应的人,是“自我封闭”;因此 JB 译为“以脂油彷佛掘壕沟自保”;叁 AVRV。但 RSV NEB 视之为及物动词,好像约翰壹书三17所言;“他们的脂油”则指“他们的(肥胖)心态”。前一种翻译似乎力量稍弱,意指人心是逐渐变硬的;后一种译法则意指,这是故意的选择。当然,这两种状况都极有可能发生。

  11. RSV 所译他们追捕我,是将“我们的脚步”(AVRV、和合本)稍作修改;部分原因是要避免全诗整篇都用“我”、“我的”,而只在这里用“我们的”(本节其余的代名词,未作详尽区分)。但是希伯来文并非不可取,因大卫的思想当中总会顾及他的同伴,而诗中提到仇敌,也是一下用复数,一下用单数151

{\Section:TopicID=203}情欲的报应(十七1314

  对于神为恶人所存留的,诗人有两点看见,在此并排列出,令人触目惊心。第一点为,神迎见他们(13节),这是众所周知的审判模式,诗人以勇猛的笔法描述,神在半途拦截这些人(前去迎敌;或如 RV 小字:“先发制人”)。第二点(14节)则表面看来情况正相反:将他们所喜爱的东西加给他们。他们是只属今生的世人,就让他们得着今生的一切吧152!拥有一切却没有神,本身就是一种审判──最后一节的彻底对比,更衬托出这个主题。

  用諈漱M(13节)……諝峇漶]14节),这里原文没有“用”的介系词,可是如此将其含义翻译出来,是正确的,只要视这些名词为救护的工具153。另一种看法,是将这些名词与“恶人”和“世人”视作同位词,就像 AVRV 小字所译:“从恶人,就是諈漱M;从世人,就是諈漱漶芍w─这就肯定神会用恶人作审判的器具;参以赛亚书十5以下。但是这个题目太大,若只如此稍微带过,似乎并不恰当;因此 RSV 等的译法较理想。

{\Section:TopicID=204}爱的报偿(十七15

  这节了不起的经文,撇开第14节属地的范围,富庶的低谷,直起上升,飞入云霄。其间的对比显明,如开头语的强调:至于我(参,如:书二十四15b,或诗十三5:“但我……”)以及心满意足一字,这个希伯来动词与上一节的“心满意足”是同一个字。亦见十六11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97,Name= 信實的主(十六711}。因此,这里是将两种人生目标并排展示,就像腓立比书三1920一般。

  在义中与神面对面的含义,不仅指审判方面。物乃以类聚:参提多书一15,及马太福音五8。“我们必得见祂的真体”之应许,不仅保证“我们必要像祂”(约壹三2;参,林后三18),同时也多少假定这一点。面对面认识神,亲眼见祂的形像,是摩西的特权(申三十四10;民十二8);既然他看见神并不是在梦中,而是清醒之时(民十二67),有些解经家154建议,对诗人而言,我醒了的时候,也只不过是这个意思。但是诗篇中有各种强烈的表达(见十六9以下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97,Name= 信實的主(十六711},及十一7所列的参考经文),支持此处的醒乃是指复活而言,以赛亚书二十六19,但以理书十二2,也无疑为同样含义。这是全篇的高潮,亦充分回答了第7节的祷告:“求显出諰_妙的慈爱来。”

 

151 12节的单数(希伯来文)或许是从整体来看仇敌,也或许是从个别来看(即,“他们每人都像一头狮子”)。Kirkpatrick 建议,这可能是指那群人中最凶猛的一个(如扫罗?)。

152 RSV 等如此解释第14节,JB 也有极强的表达。但希伯来文也容许 AVRV 的翻译,而 NEB 除了改动的部分,亦可接受。

153 G-K, 144m.

154 如:Kirkpatrick, Weiser。相反的观点,看 Briggs, Dahood 等。──《丁道尔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