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廿二篇

 

第二十二篇 十字架之诗

  基督徒读本篇的时候,都会彷佛亲眼目睹主钉十字架。不仅这里的预言逐一精细应验,更重要的是受苦者的谦卑态度──没有一句求报复的话,以及他所看见全世界的外邦人都归向神的异象。葛利纽译本赋予本诗的标题为:“受苦的仆人赢得万邦的救恩”。

  经上所记大卫的经历,没有一项可以与此相拟。正如贝森(A. Bentzen)所言,这“不是形容生病,而是描写处死”173;虽然有一次大卫受人威胁,说要用石头打死他(撒上三十6),但这里的情境却截然不同。有人提出一项理论,认为在以色列就像在巴比伦一样,君王于一年一度的节期中,要经过一个受羞辱的仪式,这或许为这样的一篇诗提供了可取的背景174;但是究竟以色列有没有这种仪式,并没有直接的证据,只是根据这一类的经文而来的揣测。不论当初导致本诗写作的因素究竟为何,其用语也足以否定它出于人的想象;最好的说明,莫如彼得在提到大卫另一篇诗时所说的话:“大卫既是先知,……就预先看明这事,讲论基督”(徒二3031)。

  转折点出现在第21节的末了,原本哭泣与祈祷交替的言辞,变为赞美与扩大的异象,看见神完全的统治。希伯来书二12就是从本段中引用第22节,视其为公认的弥赛亚预言。

{\Section:TopicID=224}标题

  见导论 Ⅵ . C. 3{\LinkToBook:TopicID=123,Name= 3 儀式註解}55页。

{\Section:TopicID=225}黑暗的权势(二十二121

  本诗这一段的特色,是有关“我”的段落与有关“諢赤漪q落悸动地交替出现,前者愈来愈长(12681218节),后者则愈来愈迫切、紧急(359111921节)。这种交替的模式,到第22节之后就有所改变,成为颂赞与异象的涟漪,迅速向外扩展。

  1. 为什么……?我们的主在十架上呼喊神为何离弃祂(是用祂的母语亚兰文说出这一节经文),意思似乎是指当时此事为一客观事实,即祂替我们承受了与神隔离的惩罚,“为我们成了咒诅”(加三13)。不过,对大卫而言,这句话的意思可能与第二行的含义相近:为什么远离不救我?……因为诗篇用这类词汇都是指实际的事,而非理论:参,“记念”、“垂听”、“醒来”。这并不表示缺乏信心,亦非关系破裂,而是当神平日所彰显的保护与同在隐蔽不明,仇敌却逼近身旁时,所发出的困惑呼喊(就像那完全正直的约伯,受苦时的呼声)。

  35. 但諢K…。大卫不再沈溺在自己的忧愁中,这样只会使他愈陷愈深;他向“那比我更高的盘石”伸出手来(諡O强调语,45节的“倚靠諢K…哀求諢K…倚靠諢芋A从其位置看来,也都是强调语,如 RSVNEB 的译法)。更重要的是,他走向那最坚固的根基:提到神是圣的,并且会众正在赞美175祂……这里主要不是赞美神的怜悯或垂听恳求,虽然这类赞美自会随之而来。他也定意去回想从前(45节)其它人得到过的帮助。

  68. 但我……。人的讥讽伤他至深,因为他的心属于他们,关怀他们。大卫和他那更伟大的后裔,都具同样的特色,就是不会气派十足地冰冷待人,而有一颗温暖、易动感情的心;不过耶稣不是可怜自己,乃是转而怜恤他人。“当为(你们)自己和自己的儿女哭”。请注意第8节,这是不信者典型的辩论:如果神存在,祂存在的目的乃是为满足我们的需要(参,“吩咐这块石头”,“从这里跳下去”,“从十字架上下来”)”176。第78节的姿势与话语,在加略山上再度一模一样地出现(太二十七3943)。

  911. 但諢K…。在第35节,大卫曾专注于神的荣耀与名声,现在他则反复思想神对自己这一生中的眷顾。神不是他偶然间认识的,只会对他敷衍了事。参一三九1316;约伯记十812。賵N保守我平安(RSV)与“賵N使我有倚靠的心”(RV、和合),这两种译文关系其实很密切,因为有根有基的信靠和平安是同时并存的。此外,从耶利米书十二5下(“跌倒”,与和合本所译“安稳”不同)看来,这个希伯来动词的基本意义或许是倾斜躺下177(参,本诗第10节“我被抛在諵漼翩芋A和合本作“被交在諵漼翩芋^;因此 NEB 译为“将我放置于”。或许最好的译法是 JB:“将我交托给我母亲的胸怀”。

  1218. 穷凶恶极的咆哮围攻。这是经常发生的景象:强壮的逼迫软弱的;多数人胁迫一个人。此处以兽类描写群众(公牛、狮子、犬类、野牛),但人的情形岂不正是如此,只是有时稍微巧饰,有时则公然残暴,像加略山一样。从上下文看来,人会这样互相对待,有一些原因:对那些作出严重声明的人感到气忿(8节);盲目的群众心理(1216a节;参,出二十三2);贪婪,甚至只为占小便宜(18节);扭曲的喜好……专爱看残忍的情景(17节),只因为罪就会杀人,而罪人心里存着恨(参约八44)。

  虽然若将第1415节单独来看,可能仅是一次重病的描述,然而上下文讲到一群人的敌视,所叙述的各点,可能意指基督的受鞭打与钉十字架;事实上,第1618节的含义,则必须等到这件事发生,才令人恍然大悟。

  他们扎了(16节),或只译为“扎”,这个希伯来字很难解,但这是最可能正确的译法。支持此译法的一个有力论证,便是七十士译本也认为是如此,而这个译本完成于主钉十架之前两世纪,因此是没有偏袒的见证。所有主要的译本都不同意马所拉经文所加的元音,(这是在基督教时期才加在经文上的),因为在此不甚符合文意(见 RVRSVNEB 的小字),而大多数译本都与七十士译本一致。“扎了”之译法所未能解决的语文困难,其它方式所作的更改(如:“捆了”或“乱砍”)也无法解决178,只是将一个普通的希伯来动词(挖、钻、扎),换成假设的动词,以避免对十字架的明文预言,而这些假设的动词只见于亚喀得文、叙利亚文,和亚拉伯文179,并不见于圣经的希伯来文。

  1921. 但諢K…。这是几个“你”段落的最高潮,也是全诗的转折点。第一次的“但你”刻意以客观的笔法来写(35节);第二次这种成分就比较少(911节);第三次则是一连串紧急呼吁,因为敌人似乎要扑过来了,他们一副凶狠、污秽、贪婪、来势汹汹的模样。我的帮助(19节,和合:来帮助我)是一个很少见的字,它与标题可能有的关系,见导论{\LinkToBook:TopicID=122,Name= 2 分類}55页。我的生命(20b节)直译为“我惟一的一件”……我所剩惟一之物,我最亲密的财产;叁 NEB,“我可贵的性命”。由此看来,犬类之力是何其有力的狰狞对比。

  第21节,惟独 RV 的译文表达出那突然间戏剧化的转变,希伯来文是由最后一个字呈现出来。我受苦的灵魂(和合本未如此译)是一修改的译法,希伯来经文只有一个完成式的动词。若这个经文正确,则此一单字是一声呼喊,迎向那最后一分钟才出现的拯救。“……脱离野牛的角。諲w─已经──应允──我!”

{\Section:TopicID=226}漫溢的喜乐(二十二2231

  2226. 还愿的庆贺大会。第25节描述了这些经文的背景,因为律法鼓励许愿的人,若他们的祷告得到应允,便要向神有所表示,以献祭来还愿,事后并举行庆贺宴会(26节),可能延续两天之久(利七16)。他们的快乐不应该只由自己或家人享受,更应该邀请他们的仆人,和其它有需要的人(参26节),尤其要请利未人,来与他们一起在耶和华面前同吃同喝(申十二1719)。他们也必须告诉会众,神为他们做了什么事(22节;参四十910,一一六14),并请会众同来吟唱类似这里的诗篇(参三十四3及随后的见证{\LinkToBook:TopicID=279,Name= 與我一同喜樂!(三十四110})。

  但是希伯来书二1112指认第22节为弥赛亚的话,说祂“称他们为弟兄,也不以为耻”;因此祂不仅高高在天,且站立在“会中”(22节),而在祂的感恩宴会上,谦卑人180也受邀来吃得饱足(26节),并且永远活着(26节,这不只是一种口头说法,而是实际状况)。

  2731. 无限的国度。现在,大卫的言词溢出了一般感恩之语的疆界,而论到一位王(祂的命运会影响许多人)。祂得拯救之后的成果超越非凡,从前面为祂宾客的祝福──“永远活着”(26节)──已可见一斑。如今,这成果更在时间与空间中散播,直到耶和华得到万邦的朝拜(2728节),并令骄傲者臣服(29节)。第29节,若按希伯来经文的意思,如 RV 所译:“所有地上的肥胖人都将吃而敬拜”,则与第26节形成极有意义的参照;意即,这些现世自满自足的人,原来没有资格获得永生(26c29c节)181,若他们想要得着,就必须放下他们的高傲,与谦卑人同到宴会中(参26节)。

  最后,异象延展至尚未出生的后代(3031节),这些话预见了十架福音的宣扬,就是重述神的作为如何彰显出祂的公义(或译拯救,这是本字的次要含义)。本篇诗以被弃绝的呼喊为开头,而以衪已经作成了(和合本作衪所行的)一字为结束,这个宣告十分接近我们主的伟大呼喊:“成了!”

 

173 A. Bentzen, King and MessiahLutterworth, 1955, 94页,n.40 。斜体字是他标的。

174 见导论Ⅲ{\LinkToBook:TopicID=105,Name= Ⅲ 近代詩篇研究的一些潮流},第九段以下,17页以下。

175 用以色列的赞美为宝座(或“住在其间”,叁 AVRV),旧约用这一句话作代表,将外表的宗教形式之内在意义表达出来。亦见诗篇五十一17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362,Name= 謙卑崇拜(五十一1417}。神地上的宝座或殿宇不是在圣殿,乃在祂子民的心中(赛六十六12)与嘴唇上。但这比喻也可质问教会,其诗歌究竟是神的宝座,还是人的舞台?

176 他交托gal)为大部分古译本所采用,来翻译这几个希伯来文子音,马太福音二十七43亦如此引用。但 MT 是用祈使语(go{l)“要交托……”。前者在文法上比较不松散。

177 G. R. Driver,在 H. H. Rowley 所编 Studies in Old Testament Prophecy 一书中,'Difficult Words in the Hebrew Prophets' T. &. T. Clark, l950, p.59.

178 有人建议将同一形式 ka{ru^ 用于这三处。但现有的希伯来文子音,k~ry,与 ku^r (刺)的 Qal 分词复数结构相符,后者与 aleph (希伯来文第一个字母)拼在一起,作为元音的指示(参希伯来文的约书亚记二十8 Ramoth 较长的拼法,与约书亚记二十一36对照)。

179 G. R. Driver ET57 1945/6, p.193.

180 虽然单数的“受苦者”,在第24节中显然是正确的解释,但在第26节就稍有差异,应解为“软弱”(AVRV)或“谦卑”(NEB)。这两个字在十八27曾讨论过。

181 另一种解法,第29节的两半可分别指活人与死人;参腓立比书二10。──《丁道尔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