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廿五篇

 

第二十五篇 恳求的字母诗

  本诗的架构是按希伯来文字母排列,只有一处例外;主要关怀的事依次为:仇敌的压力、所需的指引,和罪愆的重担。全诗的语调很低沈,诗人所流露的信心,在于忍耐等候,而不是像其它同类的诗,常以爆发的喜乐为高潮。最后一节未按字母的顺序,是大卫将为自己的恳求转至为以色列的代求,如此一来,这首为个人祈求的诗,就适用于全会众了。

{\Section:TopicID=235}仇敌

  大卫的诗中,少有未提及仇敌的;此处显示,他们不但亲自抵挡大卫,在意识形态上也与他相反。若他们得胜,不仅大卫蒙羞(2节),他所代表的信念──人活着是靠神的帮助,而非人的聪明(3节)──也不能成立。第2021节再度回到这点,并更加澄清,他以寻求纯全正直(他的仇敌鄙视之为天真)为自己的保障,又承认若不是神的眷顾,这就敌不过世界所用的武器──奸诈(3节;参,网,15节)和憎恨(19节)。因此,仇敌虽想指挥大卫,按他们的方式来进行战役,却未能成功。凡吟咏本诗的人,也采取与他相同的态度。

{\Section:TopicID=236}引导

  这是本诗的主题。第一个恳求,是求神指示祂一般性的旨意:“将諈犒D指示我,将諈爾翿训我”(4节),请注意“道”和“路”都是复数。这个祈求不含自我的因素在内,而一般人在寻求特殊的带领时,常会出于自私自利的动机;这个祈求也为正确的抉择奠定了基础,就是“心窍习练得通达,……能分辨好歹”(来五14)的基础。这个祷告还有一些特色,第一,琱蕾w─忍耐地注意“祂手初动”的那刻,由第5c节和第15节可以看出(参一二三2);第二,悔改──承认自己并不配得,只不过是个罪人(8节),有罪人的偏颇与罪愆;第三,顺服──愿意听话的态度,从谦卑或“软弱”一字(9节, `a{na{w 的复数,十八27所讨论的第二个字);第四,敬畏(1214节)──这种单纯的敬虔,神会以祂的友情(和合:亲密)来加以尊重。“友情”,希伯来文是 so^d[,含“辅导”和“献策”的意思;既指一个人最亲密的友人,也指与他们所讨论的事(参,“会中”,耶二十三1822;“奥秘”,摩三7)。这种对于神引导的寻求,是个别的,也是成熟的,与异教之中以无理性的指针或禁忌为导向的寻求(参,赛四十七13),大不相同。

{\Section:TopicID=237}罪愆

  本诗简短的提到这方面,但也很诚实,且一再重复。解决之道不是时间,而是神的恩惠(7节),这乃是根据圣约而来(见二十三6对“恩惠慈爱”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229,Name= 朋友(二十三56})。神的“记念”是主动的、确定的(见八4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66,Name= 人算什麼?(八38});它的对象可能不同,正如此处所载记念……罪愆和记念我(7节)。但是在恳求按圣约施恩时,并没有油腔滑调的态度,以为只要能免去刑罚就好了。神要指示罪人,这不仅出于祂的恩惠慈爱(参7节),也因祂本身乃是良善正直的(8节),所以祂留意要在人的身上复制这些品德。大卫深深为自己的罪愆忧伤(11节),对神的远离非常敏感(参,转向我,16节;赦免,18节),这是第1618节最大的问题。

{\Section:TopicID=238}信靠

  这个字一开始就用到了(2节),而在讲论神的部分(如:5b8101415节),以及对等候神的强调(3521节;15节间接),也都流露出这种态度。等候是接受神的时间,亦即接受祂的智慧;大卫和扫罗对神的态度之分野,主要就在这点(撒上二十六1011,十三814),以赛亚与以色列的不同亦然(赛三十1518)。诗篇所用的这个字暗示出某种程度的紧张:这种信靠是迫切的,存着盼望等候,而不是消极的逆来顺受。在本诗结尾时,盼望尚未实现,但是等候仍然不断。因此,比起那些突然得着辉煌应许的诗篇,如:六8以下,二十6以下……等,本诗对于在等候中的人格外贴切;参以赛亚书三十18,六十四4沉着的鼓舞之言。──《丁道尔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