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三十篇

 

第三十篇 哀哭变为跳舞

  本诗的标题为“献殿时的诗歌”,RSV 以此指神的殿,但是 RV 的小字解释为大卫自己的宫殿(撒下五11)。两者都有可能(参,11节的跳舞可比照撒下六914;亦见诗五7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50,Name= 客旅情懷(五78}),因两者都是大卫终于脱离早年的困苦,进入欢乐年岁的分野。然而,若没有这个标题,本诗似乎只道出从疾病得痊愈;有一理论据此指出,标题的某些词汇乃是前面数首诗篇的结尾语(见如:二十九129第三句;但对第39节第二句则较不合适)。参导论 Ⅵ . C. 3{\LinkToBook:TopicID=123,Name= 3 儀式註解}52页。

  这篇诗的结构很简单,前后两段为欢呼赞美,中间夹着第610节的认罪,承认因过度自信而导致了可怕的后果。大卫得拯救之后,那份率真的愉悦之情,透过每个字散发出来,时间也未能褪其光采。

{\Section:TopicID=260}蒙拯救(三十15

  賵艘ㄘ犑甯O很生动的描述,翻译也准确,这个字是讲将桶从井里拉上来。那井就如死亡一般深(阴间,见六5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54,Name=「耶和華啊,求踶鄏^」(六15}),所以会落到如此地步,是因生病的缘故(2b节),而不是因战争。不过,大卫在痛苦之中,心灵最牵挂的居然是仇敌的嗤笑(1b节)──这与以后的希西家王类似,惟恐他的盼望与计划半途夭折(王下十九3)。参,保罗在使徒行传二十24积极性的想望,以及提摩太后书四7所记其最终的实现。

  5. 这个比较195美妙非常,而新约更将其延伸,认为悲伤会产生喜乐(林后四17;约十六2022;亦参,诗一二六5以下),以及短暂与永琣对比(不仅是今生而已),还有“至暂至轻”的困难与“全然不成此例……的荣耀”(林后四17JB)。本节中译为虽然有(tarry)之字,原意为拜访一晚的过客;这句话较生硬的译法可作“到了晚上,哭泣可能来过夜……”。

{\Section:TopicID=261}愚人的自夸(三十610

  平顺的希伯来文字根出现的时候,总离不开安舒的环境和粗心随便,参,如:耶利米书二十二21的不肯听从,与箴言一32令人遭灾的自满自大;而箴言的底下一节,则说明了粗心随便与真正无忧无虑的分别。

  7. 江山(strong mountainRV 的译法相当准确:“諢K…曾使我的山立稳。”(NEB 的修改并无必要。)这一则比喻,描述在神支持之下之大卫的国度或家业,非常生动有力;这与他本身如花之易谢(7b节)相较,无疑形成强烈的对比;一○四29则将第7b节应用到一切活物身上。

  910. 这里的益处为一明显商业用语,而此处的理论──就当时而言──非常实际:“你什么也得不着,还失去了一个敬拜者!”这个说法受到视野之限制,因死亡成为其极限(见六5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54,Name=「耶和華啊,求踶鄏^」(六15}),然而仍有它的长处,因它是从神的利益出发,所提出的问题为:“神从这事会得到什么荣耀?”这是很正确的问题,虽然答案不能由我们来给;参约翰福音十二27以下。到第10节,大卫不再理论,只站在一个需要之人的立场,惟有求恩典的分。

{\Section:TopicID=262}欢庆(三十1112

  第15节的欢乐又回来了,因着第610节对过去磨炼的回顾,如今欢欣之情更盛。大卫曾“在耶和华面前极力跳舞”,此处的言辞也同样毫无遮拦,兴奋雀跃。附带一提,这同一位大卫也可以借着全然安静来表达他强烈的喜悦之情:参撒母耳记下六14及七18

  12. 我的灵原意在希伯来经文为“荣耀”,七十士译本亦如此译;参七5,十六9,五十七8,一○八1;至少这些地方有一部分显然是指“灵”或“魂”196。因此,这里的赞美虽然有跳舞的沸腾情绪,也有深度,并且能持续。在大卫加上直到永远数字时,其琱[性恐怕超过了他本人的想象。

 

195 NEB 跟随七十士译本、武加大译本、叙利亚译本,它们显然读作 ro{g{ez,“震动”、“激怒”,而 MT 则为 reg{a`,“时刻”。不过 MT 的意义更深,与本节第二部分也更能配合。

196 从前的注释家认为这里是指人最高的权力,或神的形象。近代学者则推论原来为 ka{b[e{d[,“肝”(而非 ka{b[o^d,“荣耀”),大致相当于我们所用的“心”。七十士译本在创世记四十九6用“肝”,但其它地方则未如此用。关于这种比方,请见十六7的脚注{\LinkToBook:TopicID=197,Name= 信實的主(十六711}。──《丁道尔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