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卅六篇

 

第三十六篇 “罪恶猖狂时……”

  这首诗对比极其强烈,一面是人的罪恶猖狂到顶点,另一面则是神多方丰满的美善。诗人既饱受一方的威胁,又肯定另一方必然得胜。很少诗篇能用如此短的篇幅涵盖如此广的范畴。

{\Section:TopicID=286}标题

  将大卫形容成“耶和华的仆人”,除了此处,只见于诗篇第十八篇的标题{\LinkToBook:TopicID=206,Name= 標題},请阅该处注释。

{\Section:TopicID=287}恶人被弃绝(三十六14

  开头的几个字,直译为“对罪过的神谕”用这几个字作为刻划执意犯罪者之诗的标题,令人触目惊心。它彷佛声明,罪过本身即是这人的神,或先知。此形式可参照(直译)“耶和华的神谕”、“大卫的谕令”等(创二十二16;撒下二十三1等)。他内心深处(和合:他心里)比“我心里”(AVRV)更容易了解,古译本中也可找到充分的支持。可是这译法或许是将一段困难的经文作了修改208。如果“我心里”是正确的,意思乃是:大卫发现他自己在倾听,而且彻底明了了主宰那人的意念。不怕在此是很强的用语,其态度正与十六8成对比:“我将耶和华常摆在我面前。”信徒的一切道路对准神而行,但这个人根本不把“神的可畏”当一回事。罗马书三18指出,这乃是罪恶至极的征兆,而那段经文告诉我们,这幅图画所描述的乃是人类(若没有神的恩典),并非指某些特别败坏的恶者。凡堕落之人都具有这些特性,只不过有些是隐藏的,有些则表现出来。

  2. 因他自夸自媚(也许应译为,“因为它”──即,他在第1节听到的神谕──“令他觉得洋洋得意”)在他(自己)眼中〔这样的眼离开了神(1节),因此毫无准则可言〕。下一句基本上可译为“关乎”或“至于”“找出他的过犯以憎恶(之)”。这里的意思也许是指,他自欺过分,以至于无法“察觉并恨恶”(JB;叁 NEB);或不认为别人会如此(RSV);但也许这里是指,他的乐观使得他更罔顾一切,因此他更会现出真形来(AVPBV)。这些解释含义相去不远,不过此句的模糊、费解,可能因原经文有所损毁。

  34. 第12节论此罪人对过犯、自己,与神的态度,现在则论及他的社会活动,指出他殷勤行恶(参4a节,对照弥二1)。他并不是没有机会向善,而是蓄意离弃善事(3b节),一路下滑。此处又与保罗书信所记载人的光照(罗一28以下)前后应合。他犯罪的行动与影响(3ab节),是全人的流露,因为他的思想(4a节)、意志(4b节)、感觉(4c节)都已败坏。此处的形容最突显的部分,即除提及积极的过犯外,尚多提及消极的罪,如:断绝、不善、不憎恶。这不是一种修辞笔法,而是显明价值观的全然逆转,对善不再觉受吸引,对恶则无力抗拒。参亚力山大.波普(Alexander Pope)所写,达到此状况的可能步骤:

“恶,是外形恐怖的魔头;

 不用看,足令人憎恨;

 然而,若经常看,习惯她的面庞,

 起初勉强忍耐,后来逐渐同情,

 最后则拥抱不舍!”209

{\Section:TopicID=288}丰盛的慈爱(三十六59

  这段的天地无比丰富,领我们进入“宽阔之地”(参十八19):无法测度(诸天、穹苍)、无法攻克(高山)、无法探究(深渊),尽管如此,却是任人享用,予取予求(6c9节)。人的世界才是狭窄的。人类的多变使社会摇摇欲坠,与此处高耸入云的立约之爱与信实(5节)成为强烈对比。人的标准视一切皆为相对,彷佛一片沼泽地,而神的公义(6节)则像其旁坚定而令人振奋的高山;人的评估与神的判断比较,不过是阴影。判断一词是根据法庭记录的决定,因此不仅指判断(包含看法与审判双重意思),更是指圣经,神所启示的旨意:见十八22{\LinkToBook:TopicID=209,Name=「祂的道是完全的」(十八2030},十九710{\LinkToBook:TopicID=214,Name= 聖經的明確(十九714}的注释。

  在第56节无垠的描述之后,第79节的景象,则丰富地描绘神细心的照料,而第6节末所提人民牲畜,已经预期这光景;诗篇一○四篇更详加引申,福音书中也提到这一主题(如:太六25以下)。

  7. 宝贵一字将无限立刻转换成亲切、个人化。对慈爱(见十七7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201,Name= 因慈愛而求(十七69})的两种强调都需要:第5节形容它太伟大,无法领会;第7节则形容它太美好,不可错失。投靠在諯芼H的荫下,波阿斯曾用这幅图画来描述路得(得二12),耶稣亦用它来描述耶路撒冷(太二十三37);它刻划出救恩的一些特性:令人谦卑下来,又令人心生确据。

  89. 大卫两次逃难中刻骨铭心的经验,使得这幅分享巨厦内财富的图画,倍具意义:一次是拿八令人垂涎的筵席(撒上二十五章),另一次是巴西莱和他的朋友们,带来令人欢悦的礼物(撒下十七27以下)。乐河一语可能是响应伊甸园,这名字读起来与“乐”相同;但是赐生命之河水的主题,在以西结书四十七章发挥得淋漓尽致(参,启二十二12)。光,这里主要是指喜乐(参,如:四67;帖八16;对照诗三十八10),不过也不能单独来解,必须同时包括其它含义,即如纯净、清洁、真实等。

{\Section:TopicID=289}得胜的祷告(三十六1012

  诗人发现,他自己落于人的恶(14节)与神的恩典(59节)之边界上;于是恳切地祷告。他曾两次称颂神的慈爱(57节);如今这慈爱亦临及需要之处(10节),希伯来文与古译本并不支持用“压碎”这一强烈的翻译(11a节,NEB 等译本)来取代践踏,不过此处毫无低估敌人的意思(践踏本身已是强烈的敌视语:参,如:伯十五21,二十22)。最后一节显示,胜负已经决定;其语气似乎声明,这景象已然发生,清楚可见。“他们──那些作恶的人──都躺下了”(NEB)。这就是希伯来书十一1对信心的定义:“对所盼望的事具完全肯定;……对所未见的事把握十足”(菲利浦译本)。

  因此,上述言论尽属真确。大卫已预备与第一段所描述的恶搏斗;也已预备向第二段所称颂的恩典求告;而一旦求告了,就视为已经赐下,问题从此解决。

 

208 不过,Dahood 根据一种腓尼基文形式,认为不必修改希伯来文,就可读为“他的”,因为那种形式中,“他的”和“我的”是相同的。但是依据腓尼基文来解释希伯来文,究竟有多可靠,颇令人怀疑。

209 Alexander Pope, Essay on Man, II. v. 14. ──《丁道尔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