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卅八篇

 

第三十八篇 流亡者

  这个痛苦的呼声(是“忏悔诗”的第三篇,见第六篇所列),与第七十篇同样用“记念诗”为标题。既然对神而言,记念即等于采取行动,这个字的意思就是,将情况带到祂面前,呼求祂的帮助。有一些祭的一部分为“作记念”,即向神以表记的方式强调所献上的礼物,或赎罪的祭牲,甚至有一种是控告(民五26)。这首诗很可能是伴随这类祭献上。但 RSV 将标题译为献祭作记念时用,则是本末倒置,反使原意模糊不清。

  此处的痛苦是多重的。有罪恶的重担,又因患了混身生疮流脓的疾病而苦不堪言,加上亲友离弃,使仇敌有机可乘,陷计谋害。因此向神的认罪中,夹杂着人对他不公平的感受,所以这位悔改者也同时呼吁神主持公义。

{\Section:TopicID=296}可憎的重担(三十八18

  重担既出于内忧,又来自外患:身体与心灵均倍受折磨,却明白且接受这是神的惩戒。

  12. 所强调的是在諈澈蓖a中,在諈滲P怒中。这里并非恳求神挪去管教,只是求因怜悯而稍予缓和(参六1)。若諈瑤b与諈漱潀区别,或许一种是指痛苦与恐惧不停地轰袭这位受苦者(参,伯六4,十六13),另一种则是神直接的光照,令心灵不安的压力(参,三十二4;伯十三21)。

  38. 重复的因字(3ab5节),明白指出此次病痛是惩罚(若以为绝不会如此,或总是如此,都是错误的看法。参,约五14及约九30)。这究竟是否为犯罪的自然结果,就如纵欲或暴饮暴食会带来的疾病,我们不得而知。所清楚的是,病痛令大卫眼睛得开,看见他灵性的困境。病痛所以有这功用,不是因为像以赛亚书一6所描述它与罪恶雷同,乃是因疾病能令他谦卑下来。一个健壮、成功的人,往往对这类过犯毫不在意,但现在他则觉得那是重担叫我担当不起;本来以为不过是涓滴细流的小罪,在神的光照下却如同洪水能没顶(4节)。“我未受苦以先,迷走了路”(一一九67)。

{\Section:TopicID=297}孤寂的受害者(三十八914

  从开头的主字(此处不是耶和华一字,而是如第22节,“我的主人”),以至最后在朋友离弃、仇敌恶言以向之时,都没有回话(14节),可以看出他痛定思痛的谦卑。

  9. 貐ㄙ器D,直译为“在諨惚e”,因此 NEB 译为“都敞开在諨惚e”(参,王下十九14)。请看本诗开头注释对标题的说明。理论家或许会辩称,既然神无所不知,祷告便成为多余;但我们的主指出,惟有不出于信心的喋喋废话才是多余(太六7以下)。

  10. 此处没有必要将我心跳动改为 RP 的“我心迷乱”(那是根据一亚喀得文字根而作的猜测)。

  11. 选用瘟疫(和合:灾病)一字或许是因它可与痲疯扯上关系(如:希伯来圣经,利十三3出现四次),而大卫的朋友待他的态度正是如此。或者这字代表皮肤上有审判的印记,如以赛亚书五十三4,那里的“击打”一字与此类似。可叹的是,往往在一个人最需要别人扶持时(因他外形异常),他却愈无法吸引人前来。而这种情况的改观,福音有很大的贡献。

  1214. 第12节口舌不停的情形,与第1314节的沉默,成了强烈的对比,让人忆起主受审判的那一幕。大卫的沉默一方面是出于信心(15节;参,三十七7),一方面是因认罪(35节;参,撒下十六11);但我们主的沉默,以及其与我们的关系,见彼得前书二1825

{\Section:TopicID=298}唯一的希望(三十八1522

  大卫等候(15节,和合:仰望)神的能耐,远胜众人。他流亡的年日,在希伯仑的时期,及对押沙龙叛变的态度,都证明他在第1516节的祷告是真心的,也证实他在第三十七篇的忠告。

  1720. 几乎跌倒一语,将稳定与脆弱作了古怪的混合。这可能只是指当前的危机,但也可能是承认,这罪人会周期出现不稳状况,而那是他唯一前后一致的表现(参,NEB,“容易跌倒”)。在第18节的认罪之后(我要……忧愁的原文之字,显示出关切或焦虑之情;叁 NEB),第1920节宣称人无故攻击他213,似乎令人感到意外。但是大卫的罪不论多严重,乃是一个平时选择追求良善之人所犯的错,可惜不信之人却不愿作此选择(参,约十五1819)。

  2122. 这个最后的恳求,充满哀恸与急迫感,显明大卫所以能等候神的时间,如本段起初所提的,并不是由于他个性安静,或情况还可掌握,而完全是由于他认识神的名(耶和华,21a节)与祂的约(我的神),又以神为他的主人与救主(22b节)。

 

213 三十五19中,无理h]inna{m)与无故并列,此处似乎也是恰当的组合。但是这里用 h]ayyi^m(“活生生地”),有些不合文法,而我们可能应把它读为 h]inna{m“无理”,或稍作修改而成“我生命的敌人”。──《丁道尔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