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四十一篇

 

第四十一篇 病卧在床时

  本诗大部分流露忧戚之情,但最后的感恩显示,这场灾难已成过去。中间几节将当初情形活现跟前,使得前言中所称许的同情,和结尾所欢庆的冤屈得伸,显出真正的价值。身处患难之人的看法,与施惠者的观点,绝不会完全相同。阅毕全篇,方能领会开头那段祝福,是何等深刻的肺腑之言。

{\Section:TopicID=309}帮助的机会(四十一13

  我们很快可以发现,贫穷一字主要是指“软弱”或“无助”(参,NEB):即陷入低潮的人。眷顾一字很令人感动,它通常是形容人处事的智慧,因此意味着对这人的状况予以细心的考虑,而不是只给予表面的帮助。

  紧接这祝福之后的,或是一连串应许,正如大部分译本的看法(RSV 却用现在式当作陈述句),或是一连串祈祷,就像诗篇第二十篇的模式:即,“愿耶和华拯救他……,保护他……”等。第2c节配合第二种看法,是一个直率的祷告:“求諵ㄜn放弃他……〔和合:把他交给(仇敌)〕”(叁 JB);但是下一节支持应许与陈述的说法。这些译法各有各的困难;也许正如柏容的建议,整体而言还是倾向应许,因为祝福之后通常有这类话语。此处主题很接近马太福音五7:“怜恤人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蒙怜恤。”RSV 未能将第3b节的生动情景翻译出来,甚是可惜;直译为“他在病中,踶转他整个床”。JB 的意译很好(将“所有”加以解释):“在他生病时,諞D常小心地替他铺床。”

{\Section:TopicID=310}加害的机会(四十一410

  由于良心有亏,大卫的立场更显脆弱(4节;参,三十八3);但他会得到更多的怜恤,却是来自他所得罪的神(410节),而不是他曾帮助过的朋友(9节)。第58节那些外表礼貌、内心幸灾乐祸、热衷猜测他命运的访客,无需多加说明;他们巴望他的名灭亡,NEB 的翻译更清楚:“他几时才死?他的子孙几时才得除灭?”第7节的动词想象(和合:设计),与四十17的“顾念”,和三十二2的“算”,是同一个字;因此它也许是指他们邪恶的盼望218与计谋,如 RSV 的翻译,但也许是指他们的评论。NEB 的意译,将两种看法都大致包容了进去:“喜欢使每件事都变糟。”读到此处,读者会不禁扪心自问:这些人究竟是“他们”,还是“我们”?至少,当耶稣引用第9节,视之为高一层次的应验时,门徒的反应即是如此(约十三1822;参太二十六21以下)。(从这件事,以及其它事上,祂看出大卫的经验是祂蒙召之路具体而微的模式。见导论 Ⅳ . D.{\LinkToBook:TopicID=110,Name= D 「僕人」}3031页)

  10. 这节属于大卫恳求神帮助的部分,这呼吁从第4节即开始,应当贯穿来看,视作他在当时情况中向神发出的呼声。第4节的引号,应当到第10节末了才结束,他仇敌的话(58节)是他向神报告的一部分。本节中但……为强调语,对应另一强调语“我的仇敌”(5节),并接续第4节的请求。我好报复他们是极不寻常的要求,诗篇中大部分是祈求神自己这么作。不过,大卫既是国王,就有权施展公义,而事实上他在运用此权柄时非常有节制。然而他个人的反应,与我们的主对仇敌和出卖者的态度,成了强烈的对比:亦即公义的惩罚与救赎的恩典之对比。

{\Section:TopicID=311}最后的话(四十一1112

  大卫深知自己的不完全(参4节),不敢认为自己总是对的,从他对示每的软弱姿态便可看出(撒下十六11)。因此一旦神为他伸冤,他的慰藉至深。而这慰藉的主要成分,对我们也有重大的启发:他感觉与神重新契合,貐爱我。他的心愿也肯定此点,因为他不是以自己为中心,而是期望永远站在諈滬惚e。“永远”并不总是像现代人听来那么绝对指永琚F然而不论大卫是否在论来生(参十六11),答案总不会令他失望。

{\Section:TopicID=312}诗篇第一卷卷末颂荣(四十一13

  这五卷书都以欢然称颂为结尾,且以双重阿们(本节及七十二19,八十九52),阿们加哈利路亚(一○六48)来锁定,而最后则以双重哈利路亚(一五○6)作总结,其实等于诗篇整体的颂荣。尽管诗人情绪时有起伏,他总是不断回到诗篇的主调,即希伯来文的标题所指明的:“颂赞集”。

 

218 8节是其中一例,它将此祸患视为(直译)“属彼列(Belial)的东西”。彼列的来源,有许多猜测,不过总与邪恶或毁灭的意思有关,在诗篇十八45与死亡和阴间为同义字。哥林多后书六15以它为撒但的名字,后期犹太教也如此使用(也作 Beliar)。──《丁道尔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