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四十七篇

 

第四十七篇 “向王呼喊”

  本诗从头一个字到最后一个字,都在描述国王登上宝座的兴奋与欢庆;而这位王乃是神自己。有一个学派强烈主张,本篇与其它几篇,特别是第九十三、九十五至九十九篇,是为一年一度的节庆而写,庆典中以戏剧将神胜过仇敌、掌管一切受造物的情形表演出来228。不过,既然已有神是王的观念,写诗来发挥这比喻,也不过是一步之隔而已,不一定非要配合节庆不可。并且本篇不仅是诗而已,乃是预言,其高潮尤其耐人寻味。

{\Section:TopicID=337}我们的王,他们的征服者(四十七14

  开头向万民的呼召,设定了本诗的背景:以全世界为其范畴。“万民”、“列邦”、“全地”等字,在文中一再出现。欢喜(1节)(和合:夸胜)也是主要的观念,因为这位王不是暴君;但第一段声明了祂的可畏,又毫不顾忌地诉说祂的判断与选择权(34节),看来似有偏袒的味道;可是等读到最后一节,明白最终的局面,就不会如此想了。而现在,雅各尽可因他的得胜,和认识神名字(耶和华,2节)以及头衔229的特权,而欢喜快乐。参一四七1920

  4. 雅各的骄傲(和合:雅各的荣耀),是“雅各荣美之地”的简称。衪所爱之雅各一语,或许会令人问“为什么?”──但不论爱的对象是“雅各”、或“我”、或“教会”、或“世人”(参:加二20;弗五25;约三16),这问题同样无法回答。圣经关注的不是这点,而是处理我们错误的答案(七7),疑惑(玛一2以下),以及背叛(何十一12)。

{\Section:TopicID=338}王室的游行与欢迎式(四十七57

  第5节的解释,在于它与撒母耳记下六15的关联,那时约柜运入大卫的城,使该城成为神的居所。有喊声……有角声……,在两段经文中(撒下与本篇),这些字的希伯来文完全相同。故此,这里是在描写神登上祂在地上的宝座;至于古时有否定期抬出约柜游行,重新将此事件以戏剧演出,则不重要。神已经上升是完成式,或许表示这里所指的,是大卫时代曾发生的那一次事件。

  67. 数度重复的歌颂(希伯来文是一单字,因此读来更觉轻快、活泼),意思是指群众欢呼的声音。最后一个字是 mas*ki^l ,是一些诗篇的标题(三十二、四十二等篇;见导论Ⅵ C. 2{\LinkToBook:TopicID=122,Name= 2 分類}50页),因此 RSV 在此译为用诗篇。这字的字根有智慧、技巧之意 ── 因此 NEB 译为“用你一切技能”,而 AVRV 译为“用悟性”。最后一种译法对全句最有意义,也是七十士译本的解释,保罗在哥林多前书十四15也似乎是想到这句话:“我……也要用悟性歌唱。”

{\Section:TopicID=339}一个宝座,世界统一(四十七89

  在最后一节中,诗篇的异象完全是一新境界。在此之前,神与世界的一般关系为:祂是其中一位“大君王”(2节),即,一位皇帝,祂的子民与外围的属国(34节)截然不同。现在,借着一个字,将真正终局的情形呈现了出来。无数的君王与民族要成为一民;他们不再是外人,而将在神的约之内:他们被称为亚伯拉罕之神的民,即为此意。这是创世记十二3之应许丰满的实现;它所预期的,正是保罗说明的事:外邦人成了亚伯拉罕的后裔(罗四11;加三79)。

  但是诗篇一贯将这点与其主题相连──即神作王的荣耀。它的批注并非“列邦从此太平”,虽然这是必然的结果;但它所看重的则是:衪为至高。第四十六篇用不同的话,在第10节同样强调这高潮,远超过四十六9的重要性。这是万事万物的标的。另一方面,福音将要揭示的“高举”则完全出人意外,而在那次高举之后,“收回”百姓的过程才开始:“我若从地上被举起来,就要吸引万人来归我”(约十二32)。

 

228 见导论Ⅲ{\LinkToBook:TopicID=105,Name= Ⅲ 近代詩篇研究的一些潮流}16页以下。

229 至高者Elyon)一词,迦南人也用。──《丁道尔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