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五十一篇

 

第五十一篇 比雪更白

  这是七篇“忏悔诗”(见第六篇注释{\LinkToBook:TopicID=153,Name= 第六篇 禱告與眼淚})中的第四篇,也显然是最伟大的一篇。它源于大卫对自我最黑暗面认识的一刻,然而它所探索的不仅是他罪愆的深度,亦是救恩所能至的极处。最后两节显示,全国在最危急的时刻,可用这些话承认己过,并重燃希望。

  这诗篇可按其主题来研读,亦可顺着从恳求到充满把握的进展来探讨;从其中可学到许多有关神、罪恶,和救恩的事。研究不同的语态也会有良好收获:要求的命令句,认罪的现在式与过去式,以及未来式(比大多数现代译本所表达的还要多;见注释) ── 以感恩的心紧抓住救恩。

  大卫的名字在此篇再度出现,而在第二卷余下的二十二篇中,只有四篇非他所作。

{\Section:TopicID=357}标题

  大卫犯罪与悔改的故事,记载于撒母耳记下十一、十二章。这一篇的大卫,和撒母耳记下十一章讽世弄权的大卫之间,唯见(从人来看)先知拿单卓然而立。神话语无与伦比的改变力量,由此可见一般。

{\Section:TopicID=358}恳求(五十一12

  开头的恳求,怜恤一语,是丝毫没有资格得恩情之人所说的话,但慈爱则是立约用语。大卫尽管不配,却知道自己仍属于神;参,浪子的似乎矛盾之言:“父亲,……我不配称为你的儿子。”第二个说到慈悲的字,是一个动感情的字,用在如创世记四十三30,约瑟的“心”,或内在最深处的爱弟之情;大卫用这字更加靠近神,向祂的温柔情怀发出呼吁。这与新约描绘深情的“动了慈心”相近。

  1b2. 不过,饶恕所需要的,不只是心软而已。罪的指控记录仍在,而所带来的污秽依然黏附着。涂抹的恳求,意思是“擦去”,像从一本书中删除(参,出三十二32;民五23)。从福音我们才明白,要除去“攻击我们……的字据”(参,西二14),需要付多大的代价。接下去的比喻,洗除净尽,用了一个通常与洗衣有关的字,彷佛大卫将自己比作一件很脏的衣服,需要洗了又洗。这里仍是在想,罪使他不配到神面前,也不配站在神的百姓之前(参,利未记十五章有力的实例)。在第612节中,他将更多思考内在的洁净。

{\Section:TopicID=359}认罪(五十一35

  这里换了一幅图画,他的罪好像起诉人,阴魂不断地缠着他:叁 NEB “我的罪整日面对我”。但这还不是全貌。

  4. 他的罪乃是背叛之罪。“我向諝Кo,惟独得罪了諢芋A这句话似乎会使人误以为,奸淫与谋杀并不是个人的过错。但这乃是圣经一语道出核心问题的典型模式。罪可以是得罪自己(林前六18)与得罪邻舍;但其本质总是轻慢神,正如古时约瑟所见(创三十九9)。我们的身体并不是自己的,我们的邻舍乃是按神的形像所造。请注意这里与撒母耳记下十一章的强烈对比,那里大卫完全以自己为中心,他只有一个问题:“如何才能使罪不露痕迹?”现在他则问:“我怎能如此对待神?”

  他完全接受神的定罪(4b节),新约中可与此比拟的是那悔改的强盗(路二十三41),罗马书三4也引用七十士译本的本节(“你被人议论的时候”)。该翻译以最强的语气所刻划的要点,与这里希伯来文的意思是一致的(如:RSV 等):即使我们有权这样做,也不会找出神对罪人的审判有任何差错。

  5. 大卫对于所犯之罪有了新的看法,即他是专为自己而违抗神,如此一来,他对自己产生了新的自我认识。他发现,这次的罪行并非偶尔的例外,乃是显出他的本性;是他一贯弯曲心思的最极端表现,也透露出他原是出生于行恶的族类。同样,以赛亚在看清自己的过失时,对他的同胞也有如此的看法(赛六5)。当然,大卫并非特别在此控诉他的母亲,也不是反对怀孕的过程。他亦非在为自己找借口。他所面对的,乃是事实最终极的真相:即他的罪是自己所犯(13节用了五次我的),无可推诿(4节);但最糟的是,这些乃是他生命的质素(5节)。

{\Section:TopicID=360}恢复(五十一69

  这里开始的攀升,起点极为不利,即神所要的2426a节)与大卫刚承认的罪之间的鸿沟。神所看重的乃是动机:祂喜爱诚实,因此祂不会为人缺乏智慧感到痛心,乃是要教导(和合:使我得)……智慧。第6b节(直译“将教导我……”)到第8节末,是一连串未来式,而非命令句。祈祷本(Prayer Book)所用柯弗戴尔(Coverdale)的翻译,将它写成肯定句,很合其意,但却几乎是惟一如此作的译文。

  7. 将用牛膝草洁净我是引用大痲疯的例子,以一束牛膝草来沾祭牲的血,在其上洒七次来洁净(利十四67);不过也可能是指因触摸死尸而需经过的洁净之体(民十九1619)。无论是哪种情形,最后都是直接宣告“洁净了”──大卫以第一人称来领受这应许。他也从这类礼仪知道洁净这一特殊的字,其最接近的意思即为“与罪隔开”(利十四49;民十九19),接着他刻划仪式中的最后一个步骤,即洗衣服、洗身体。但那动人的形容,比雪更白,却是他的杰作:醒悟到神处理事情绝不马虎。参以赛亚书一18

  8. 希伯来原文为“将使我听见……”,大卫似乎是在描写流亡者回到故园,受到盛大欢迎的场面,此处不需要以充满我(RSV;叁 JB)来取代。高潮的那句话,NEB 将动词欢喜快乐(gi^l)的基本意思,表达得很正确:“使你所压伤的骨头可以跳舞(和合:踊跃)”。此处再度显示,他不是只求得过且过的帮助。

  9. 本节为第1节的回应,将全诗的第一部分作了完结,其中所强调的主要是罪,以及其洁净。下面的重心则将转移至救恩。

{\Section:TopicID=361}内里更新(五十一1013

  第35节所显示自我了解的深度,可能会令人感到绝望。但对大卫而言,却是扩大了他的祷告(参,罗七1825)。他用造一字,表明他所要的乃是神迹。这字所代表的事惟有神能作;不过除了指瞬息间的动作外,它也可以指持续维系的过程(参,创二3),这里显然亦有此意。从大卫早年的经历,以及11b节,12a节的用语来看,这些话不是出于未重生之人的祈求,乃是追求成圣的祷告(参,11b节)。换言之,它所含括的不只是创造的第一日,而是全部七天。

  心与灵二字表明他来到“生命之源”(箴四23),并将他的灵与神的灵相连。10b节的祷告,古译本的翻译较准确:“在我里面更新243正直(或,坚定)的灵”。这与第12节“仍得……”的意思相仿:是退后者悔改的祈求。

  11. 这里害怕被驱逐的背景,应该是扫罗的例子,神的灵离开了他(撒上十六14)。这一节不只是在探讨神保守人的神学,而是其实际,正如保罗在哥林多前书九27,和我们的主在约翰福音十五6所言。圣字的意思,应当在于指出这个请求的重大;参撒母耳记上六20

  12. 第10节为坚定(和合本作正直)的祷告,在这样大的失败之后,显得很合适;然而为乐意的灵恳切祈求244,或许会令我们吃惊,因我们觉得无关紧要。这个字的含义是热诚、甘心,表现出来则为迫切、慨然。不过思想起来,这乃是神所用来消除试探的灵:就是积极以祂的旨意为乐(四十8),而大卫在平顺时期几乎丧失了这灵。

  13. “哦,愿我能教导……”,此处迫切的程度不亚于第12节,亦似乎该节的祈祷已蒙垂听。请注意“欢愉之信心”与“能传播之信心”之间的关系,以及“经历复兴”与“带领别人认识其路”之间的关系。“你回头以后,要坚固你的弟兄”(路二十二32)。仍得(12节)与归顺(13节)为同一动词的一部分。不过,其实本诗乃是对这祈求最扎实的回答,因为它向历世历代的罪人指出了归回之路──否则他们会以为自己已完全迷失了。

{\Section:TopicID=362}谦卑崇拜(五十一1417

  大卫仍然不断为自己的罪大恶极感到惊惧。他绝不像以赛亚时代的人,在祈祷时,对高举之手上面的血腥视而不见(赛一15),也从不费心想进入真实的敬拜(赛一11)。流人血的罪,希伯来文为“血”;因此可译为“死”(RSV 小字,JB)或“流血”(NEB)。不过,这些译法似乎太过关心自己,与大卫的悔罪不太相称。本该没有一处显示他想逃避犯罪的后果;他所忧心的乃是罪孽本身。甚至救……脱离的含义也太狭隘:其实他是想要称颂神的“公义”(14c节,直译),而神的义最终要完成的,就是使罪人称义(参6节以下)。

  15. 从第14节中来看,使我嘴唇张开的祷告,不是形式而已,乃是良心受责而羞于启口之人的呼求。他渴望能再度以感恩的心畅然敬拜;而他相信,靠着神的恩典,他能做到。从整体来看,这个动人心弦的谦卑祷告,将这位敬拜者从认罪往前带一步,进入赞美的境界。

  1617. 旧约说:“不是,而是”的方法,现在我们则会说:“这个比那个更好”(参,何六6),或“只有那个不够,还要这个”。第1819节对献祭的称许,让我们知道当初唱此诗篇的人,对这几节的了解亦是如此。神不是在拒绝祂自己所定的献祭制度,而这里更不是说,我们可以自我赎罪。祂所强调的乃是,若没有悔改的心,最上等的礼物祂都视为可憎。此处亦非单指赎罪(赎罪必须用另一生物的血方可:利十七11;来九22),而是指全面的敬拜;不是指象征,而是指全人的参与,因为平安祭(祭物,16节)表相交,燔祭表奉献。在这一切礼仪中,神要求的是一颗明白的心,知道自己多么不配,多么亏欠。

“我以自己为礼物,

  如此呈上以证明,

 赦罪之恩何广大,

  所蒙之爱何其深。”245

{\Section:TopicID=363}百姓的祈祷(五十一1819

  可想而知,这些话可能是大卫本人写的,因为它是以实际的语气来描绘锡安的灵性危机。但更有可能是在被掳与归回之间,以色列人以大卫的忏悔作为他们自己的悔改,再加上这两节,以表明他们的祈求。正如以上所指出的(1617节的注释),这里与第1617节并不冲突,乃是加以解释。对这祈求的荣耀回答,见尼希米记十二43,那时城墙已落成:“那日众人献大祭而欢乐‥…‥甚至耶路撒冷中的欢声听到远处。”

 

242 NEB RP 不顾第1619节,拒绝了此动词现在式的一般含义,而采用从亚拉伯文字根“保守、看守”推演而来的意思。这是不可能(1619节),又不必要的,而在 NEB 中并不符合上下文。参,三十七23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293,Name= 隱藏的幫助(三十七1226}

243 这是本动词在旧约中的一般含义。见,如:诗篇一○四30;以赛亚书六十一4;耶利米哀歌五21。惟一的例外是约伯记十17

244 这是强调的祈使语:“哦,恢复……”,参第13节的开头。

245 S. J. Stone, "Weary of self and laden with my sin." ──《丁道尔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