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五十五篇

 

第五十五篇 遭友出卖

  这一类呼求,使得诗篇不仅适合平常人阅读,也适合有极端惨痛经验的人。被逼得快要发狂的人,会在本篇中发现遭受同样痛苦的人;其它人则可从本篇学到如何代祷,使我们能“好像与他们同受捆绑(或别种忧患)”(来十三3),感同身受地祈祷。此外,被出卖的心碎经文(12节以下、2021节),让我们对基督所受的苦,以及祂的自我节制,并舍命救赎的态度,能有更深刻的体认,因为在这种情况下,大卫觉得自己满有理由求神来的审判。

{\Section:TopicID=374}难以承受的压力(五十五13

  不要隐藏的恳求,所用的语句在申命记二十二14中反复出现(RSV 小字),意思是不许人忽略邻舍的困境,无论当时自己是否方便施以援手。这用法让大卫的祷告一方面在求神按祂的一致性行事,一方面在求祂发怜悯。

  2. RSV 胜过我(~u^rad[)的翻译,虽有古译本支持,但标准经文则是用一个少见的字(~a{ri^d[),意思似乎是“我极其不安”(RV;叁 NEBJB,及和合本),这字将他所遭的患难更生动地描写出来,也与下一个形容语我惊惶失措相配,该字则是描写失去士气的军队一片混乱的样子。

  3. 这里说明了此番震荡的原因:某群仇敌自觉声势日益浩大。RSV 的译文此节不够鲜明。译为欺压的,是一少见的字,而若译成“瞪眼”(达户)249或“尖声喧哗”(NEB;叁 JBRP、葛利纽)250,比较配合第一句的声音。下面的加上也同样应该用一个更动态的字:它是描绘把东西倾倒(叁 RSV 小字),如 JB 所译,“他们将愁苦猛然倒在我身上”。

{\Section:TopicID=375}逃跑的冲动(五十五48

  当我们知道,一些属灵伟人也会有这种冲动,不免感到安慰;有些人曾屈服,如以利亚(王上十九3以下),有些人则抗拒不从,如耶利米(耶九2,十19)。

  6. RSV 不顾流行看法的影响,而保存了希伯来文的原意,译为像鸽子(而非“鸽子的”251),这是正确的。

{\Section:TopicID=376}混乱状况的压力(五十五911

  若社会秩序破坏,良善的百姓必感到苦不堪言,而对大卫王则构成直接的挑战。他的祈祷很有眼光,让我们学到一课:他想起神如何对付巴别(9a节)那狂傲之城,就是将邪恶的分歧本性发挥得淋漓尽致。当足智多谋的亚希多弗作了押沙龙的谋士时,他也作了类似的祷告(撒下十五31)。本段进一步将大卫个人的试炼转为他对公众事务的关怀。这是神的城,其城墙应当成为祂子民的保障(四十八12以下),不是背叛者与恐怖分子游行之地(10节),其街市(11节)应当无懈可击(一四四14)。这个祷告根基很稳固。

{\Section:TopicID=377}伪装为友之人(五十五1215

  我们不必从我们对大卫有限的认识里,去猜测那叛逆者究竟是谁;应当注意的是此处的描写。与我平等,JB 译得更精确,“我的袍泽”;叁 NEB “我亲如手足的人”。但大卫没有注意到,他在这段感人话语中所描绘的,与他对乌利亚的出卖如出一辙,因乌利亚乃是他最忠坚的朋友之一(撒下二十三39)。

  15. 请注意这突来的呼声是用复数。大卫对个人的背叛主要的反应是悲痛(1214节),然而对叛逆集团向他权柄的威胁,则发烈怒 ── 而其中必包括那位带头的人;这乃是他一贯的模式。愿他们活活下入阴间,显然是响应民数记十六30,当日摩西求神以此为证,显明与他作对的叛徒,就等于在抗拒神。

  在细节方面,l5a节对子音经文最简单的译法为“愿毁灭(y#s%i^mo^t[)临到他们!”,但传统所加的元音将其改为“愿死亡欺骗他们” ── 即,趁他们不察觉时临到他们。从全句的其它部分来看,其差异还不算大。本节最末了,RSV AV 的不同是由于:(1)有两个字根,形式相同但意思相异,RSV 认为是“惊恐”,AV 认为是“住处”(和合本同);(2RSV 猜测,“他们中间”(和合:他们的心中)的子音应当移位,读成他们的坟墓。但古译本并不支持此猜测。

{\Section:TopicID=378}听祷告的神(五十五1619

  仇敌迫使神的仆人去祈祷,就等于不自量力,注定必败无疑。在类似的状况下,我们应当牢记这点。这是全诗的转折点。

  17. 诗篇一一九164的“一天七次”显然是取一圆满的数字作代表,这里所提的三段时间,看来却是固定模式,大卫在危机期间定意如此行。从但以理开始(但六10),有人受感而沿用这类有规律的对策,来抗拒世界的压力。NEB 所译“我怀抱我的苦楚”(和合:“哀声悲叹”)显得过分沮丧失志;这个字基本的意思是“我默想”(参,如:七十七612),需视上下文来加以润饰,而此处应当包括信心的祷告(1617a节)。

  18. 战争(和合:“攻击我的人”)是一很少见的字,不过因它在第21节再度出现(“争战”),NEB 将它修改为“他们围攻我”的作法,似无必要。

  19. 有几个字其含义不止一种,有鉴于此,NEB 自作聪明地将l9a节重新翻译252,其实毫无必要(因为用单纯的译法,文章已经很好),也显脱节(因为此处不需要引入另外在远方的敌人),并动了手脚(因为要如此翻译,必须修改原文)。

  19b. 因为他们不遵守任何律法(和合:没有变更)的翻译,是从直译为“没有改变的人”(参,AVRVRSV 小字)辗转推演而来,将“改变(交换)”解释为“尊重彼此的责任”(叁 K-B)。这或许有可能,但是“改变”一字的基本意思并非模糊不清,这样解释过于牵强。按直译来看,这些人若非已在罪中定型,就是财物丰厚,根本不去考虑神。参耶利米书四十八11所描写摩押的自满:“如酒在渣滓上澄清,没有从这器皿倒在那器皿里。”

{\Section:TopicID=379}油嘴滑舌的人(五十五2021

  这种背信的恶劣,是不守自己明言的承诺:不仅背弃朋友,还背后暗刺曾起誓的盟友。约的神圣,可由背了一字看出,此字意味亵渎神圣之物。结盟之时必曾求神为见证。

{\Section:TopicID=380}向长远看(五十五2223

  大卫能将第22节馈赠世人,至少就我们而言,他所受的苦是值得的。重担一字太狭窄;它是指你所遇到的事,所命定的遭遇(因此 NEB 作“你的命运”),无论是什么。所给的应许不是神要挑担子,乃是祂将扶持你。这个动词曾用来形容供养人的约瑟(创四十五11等),以及一些保护者;最重要的,则是形容神在旷野对以色列人周到的照顾(尼九21)。

  23. 必活不到半世,大卫似乎只是以此语指这暴徒倚仗时势的行径,不过他并没有忘记这是神才能定夺的,因全地都属于祂。在其它地方,他的眼光更远(如:十六1011,十七l315);但最重要的是,神完全掌管,而大卫已经作了他的抉择。我是强调语,把对仇敌的注意一扫而空。事实上,参与其中的重要人物只有两个,而非三个。“至于我,我要倚靠神。”

 

249 从乌加列文 `q,“眼球”猜测而来。

250 从亚拉伯文 `ayyak]a(`a{k]a) 猜测而来:G. R. Driver, JBL 55 1936111页;D. W. Thomas, TRP, ad loc 所引用。

251 正如丘吉尔曾评道,就像鸽子(some dove)!

252 根据 G. R. Driver, HTR 291936, pp.171ff. ──《丁道尔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