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六十篇

 

第六十篇 人的帮助是枉然的!

  除了本诗及其标题之外,对于大卫在权力达到巅峰时,周围诸族有反弹的举动,我们则毫不知情。他的成功招来仇敌结盟的危机(参,撒下八5),也导致要远离家乡出征。有一次,他军队的主力和他远征至幼发拉底河附近(撒下八3),以东显然伺机从南方袭击犹大。

  因此,本诗的背景为听见家乡遭难的风声(13节),而且显然第一次的反扑并不成功(10节)。但这件悲惨故事与结尾的祷告,却因神奇妙而强烈的回答(68节),显得微不足道了。

  本诗与其它经文有关联。第512节在一○八613重复出现,第10b节用了四十四9b。盐谷的胜仗(参,撒下八13;代上十八12)归功于大卫、亚比筛和约押(此处)三人,这事实或许反映出传令的顺序,亦或像列王纪上十一1516的状况,战事在不同地点展开。此处一万两千人,与撒母耳记和历代志的一万八千人有出入,或许是因统计这场长期战争的方法不同,也可能是抄写的错误,这类小错误的例子,可参考希伯来经文的撒母耳记下八13(见该处小字)。

{\Section:TopicID=408}标题

  伶长与金诗,见导论{\LinkToBook:TopicID=123,Name= 3 儀式註解}5350页。调用为证的百合花(According to Shushan)可能是音乐指导265,或许为一曲名。其复数 Shoshannim,“百合花”,在 RSV 常将它翻译出来(参四十五、六十九、八十篇),而在八十篇,Eduth 一字也译为英文,意为见证。由这名词,以及叫人学习一语看来,这首刻划人的肺腑之求与神相应之答的诗篇,不是为要置于博物馆而写的绝妙佳作,乃是要向每一世代传讲的信息。

{\Section:TopicID=409}遭蹂躏的光景(六十14

  代名词諢K…諢K…謔}非强调语,不过却包含在几个密集而来、分量沉重的动词中,这些字将艰难的事(3节)追溯至神,而不归咎于因果关系中的某一点,这是诗篇的特点。因此,大卫认为,原则上而言,这场混乱的局面是可了解的,而且至终在那一位的控制之下。

  1. 丢弃必须与第5节另一个极端的表达諰亲爱的并行来看。因此这并非最后的弃绝;虽然如此,神的怒气非常猛烈。这是诗人首先提到的,因为它比其它一切状况更加紧要。隔离的伤痛深于所有的创伤。

  2. 地震的景象让我们面对神不放松的手,祂会动摇我们所认为可靠的一切事,“使那不被震动的常存”。这次的打击不是绝无仅有。神不像那些粉饰太平的先知(结十三1016),祂会将不适于长存的东西不断震垮,将本非“合而为一”的不断分裂(如:王上十二章)。这个过程在新约中(参,启二、三章)并教会历史中,仍不断进行。

  3. NEB 视本节的两行皆指喝醉的状态266,或许也正确,不过第3a节较明显的译法:“諵w经显示……艰难的事”,已经颇有道理。无论采用那种翻译,和第3b节配合来看,当时的灾祸已濒临绝境,外面大难临头,内部又惊惶失措。

  4. 第4节有些字的可能含义不只一种。第二行的动词似乎响应旌旗一字(因此 RSVJB 译为重振,AVRV 译为“扬起”),但它也可能来自一字根,意为逃走(叁 NEB)。同样,从(和合:为)也可以意指“因为”(参,申二十八20;尼五15的希伯来文),而弓也许应该译为“真理”(箴二十二21)或“公平”(叁 NEB)。

  因此,这句的意思可能是得着鼓励的第一道曙光,如“为着真理而重新扬起”(或“从弓中重新扬起”),但也可能指最沉重的打击:撤退的命令。衡量起来,后者的可能性似乎稍大一点:古译本如此认为(参,七十士译本:“从弓前逃跑”),从第4节末的细拉意味破败的记述直到此为止,第5节才开始提到盼望。我们也可注意,耶利米书四6有一个例子,旌旗可以成为逃散的标记,而非进攻的指令:“应由向锡安竖立大旗,要逃避,不要迟延。”

{\Section:TopicID=410}微不足道的世人(六十58

  5. 无论情况多么绝望,本节却显出信心的祷告,其中諰亲爱的人一语大放光芒。希伯来文此字是爱情诗中所用,乃是意指最强烈的关系,最炽热的情感。这祷告没有落空:回答立刻来到,而且令人惊异。

  68. 诗篇中神的回答突然介入的情形,见十二56的注{\LinkToBook:TopicID=180,Name= 真理的反擊(十二56}。多数近代解经家认为,在衪的圣所267(和合:指着衪的圣洁)等字暗示此处为一节庆,就像申命记三十一10以下所记,为记念神将应许之地赐给以色列人。不论大卫是否在引用这类仪式中的话,还是这场危机引发他想到这些话,此处的宣告既庄严伟大,又切合时宜。好像小孩子吵架愈吵愈烈,到了大打出手的地步,突然听见父亲坚定的脚步与愉悦的声音。

  第67节宣告了以色列的产业;第8节使邻国各安其位。神就像一座巨像,成为全景的中心:不再是众人争夺财产,而是庄园的主人随心所欲地将土地和工作分配给众人。

  67. 示剑与疏割分别在约但河的两岸,是雅各与拉班同住多年返回之后,在应许之地首先居住过的两个地方。基列是约但河东的以色列领士,玛拿西支派跨占河两岸,以法莲与犹大是西岸的主要支派。因此,这几笔即勾勒出早期历史与以色列特有的领域,并提到主要的防御和权柄(护盔与杖)。请注意不断重复的我的,因为一切都是祂的,并不是他们所拥有的,而祂赐予的人便成为祂的租户与管家。然而正因如此,他们所有的就更加安全。

  8. 在贵重器皿之后,便轮到卑贱的器皿;而这些仍是由祂来分配,并且都有用处:参,提摩太后书二2021。用摩押作沐浴盆,而不用以东,或许没有特别的理由,不过此处以东是仇敌,所以或许居于最低的地位。这两族都以骄傲著名(赛十六6;俄3)。德里慈认为,抛鞋是宣告地业的举动,但这并无必要;此处的图画乃是一个人回到家里,把鞋子抛给奴隶,或丢到角落。至于非利士和欢呼,希伯来经文为:“非利士啊,向我欢呼!”(叁 AVRV),这可能是对他们的嘲讽,也可能是呼召他们来敬拜(参“有欢呼王的声音”,民二十三21)。但诗篇一○八9则作“我必因胜非利士呼喊”,就像 RSV 在此处的译法,这可能是此二篇诗原来的经文。

{\Section:TopicID=411}战火重燃(六十912

  以神的能力为荣是一回事,靠着它冒险进发则是另一回事。这里并不小窥此任务;坚固城不是靠大卫的资源可以取胜的(参林后十34),除非神同去 ── 其实应当是,除非神在他前面行(领我……引我)。此事并非必然会发生(10节);神缩手不前的难受功课,必须坦诚面对(另外与此相似的场合,以及其所引发的问题,见四十四916{\LinkToBook:TopicID=321,Name= 失敗的現在(四十四916}1726{\LinkToBook:TopicID=322,Name= 主啊,為何……?(四十四1726}的注释)。

  尽管大卫有所疑惑,但注意此处新的攻击士气。仇敌不再是侵犯者,像第1节以下的描述,现在他们是受攻击的对象。祷告终于化为肯定的结局,孤身冒险成了结伴同行。我们必须拿出勇气来行动;至于神,不仅祂的手会加在我们的手上(倚靠神,12a节),祂的脚也会踏在仇敌的身上(12b节)。

 

265 不过有另一观点,见导论Ⅵ . C.3{\LinkToBook:TopicID=123,Name= 3 儀式註解}56页。

266 G. R. Driver, JTS 36 1935, pp.152, 153,第一个动词由 ra{wa^ “饱足了”以不规则方式得来,而不是由 ra{~a^ “看见”(此处是表原因,因此 AVRV 译为“显明”)以规则方式得来。

267 但其含义可能为“在祂的圣洁中”,见 RSV 小字,NEB 小字。──《丁道尔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