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六十二篇

 

第六十二篇 都在乎神

  诗篇中有不少是因仇敌而成文的美辞,而本篇可算名列前茅,因为它显然写于压力十分重大之时(3节),且其特色为,随着诗文的进展,信心也逐渐加强。大卫将在独处时学到的秘诀(1节),再向自己强调(5节,见注释{\LinkToBook:TopicID=418,Name= 持守靜默並傳授予人(六十二58}),并要求别人如此(8节),最后,他将过去的经历及现今的启示所学到的功课作一总结,使我们得益处,使神得荣耀。它流露出尚未得回答之祷告的迫切感,又显出重新肯定并加深的把握。

{\Section:TopicID=416}标题

  耶杜顿在第三十九篇开头曾谈过。亦见导论Ⅵ . B.{\LinkToBook:TopicID=119,Name= B 作者註}47页,及(伶长)Ⅵ . C.3{\LinkToBook:TopicID=123,Name= 3 儀式註解}53页。

{\Section:TopicID=417}压力下的静默(六十二14

  头两节会再度重复,带出第二段(56节),但语气稍有不同,等到那里再谈。此处原文的开头语十分简洁动人:“真的(或,惟独)向神我灵静默”;NEB 译得最好:“真的,我心默默在等候神。”话已经讲完 ── 亦可能是指不会再有话说 ── 这件事惟看神如何处理。甚至也有可能,这里是像三十九2∼样,大卫不敢靠自己去响应折磨他的人。诗一二三2以这种状况为成圣的过程(静默亦是另一种情况中的高潮,见六十五1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428,Name= 施恩的神(六十五14})。

  ~ak[,“真的”或“惟独”,这一感叹词不仅强化了开头的话,也加强了整个前两段(18节),因八节之中有五节都以它引进。它是强调词,好像为一句话加底线,或指示出对比的状况;如此不断地重复,使本诗充满急迫的感觉。

  2. 大卫很喜欢把神想成盘石与高台(第二个字意指设在高处的庇护所,如:十八2,一四四2,见五十九1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401,Name= 仇敵聚集(五十九15}),这是可以理解的,因他的诗篇少有脱离仇敌阴影的。他将我必不动摇的把握加了一个形容:大大地(和合:很),这个字出现在本节的末尾,几乎像是有些追悔如此表达。但是当第6节再重复这迭句,就没有这形容了──这是很发人深省的一笔,而 NEB JB 都抹煞了。

  34. 罪恶是无情的对头,向弱者尤其不罢休,要将那斜靠着或歪斜的一举推倒270。向强者它也不松手,那是它嫉妒与欺骗(“从他尊位上颠覆他”,NEB)的对象。它与从神来的良善恰好相反,后者不折断压伤的芦苇,甚至即使“我们软弱,你们强壮”也欢喜,并且以“只将真理表明出来”达到其目的271

{\Section:TopicID=418}持守静默并传授予人(六十二58

  第56节重复开头的迭句,但以三个小变化转换了语气。首先,大卫如今要求他自己,要作到第1节所陈述的静默。(是否这是经过第34节的搅扰之后的自我提醒?)因此,第5a节应读为“惟独向神,我的灵,要静默等候”(原文:“要静默”)。第二个改变是风格,在第5b节以盼望取代“救恩”(1b节),因此避免了与下一节重复。第三个更动十分积极:把第2b节不充分的信心(“不很动摇”),变成十足的把握:“我必不动摇”(RSV shaken 一字是译者的变化,原文与2b节同)。

  7. 第1段直言不讳地提到叛徒与其计谋,是正确的作法;而此处大卫不再多想他们,则是出于智慧,他将心思转向神。这些省思已用类似的字表达过;不过它们促使他的思想上轨道;其中只有一个新的要点:我的荣耀都在乎神。避难所和拯救的需要首先浮现,这些或许可以从其它地方得到,但此项因素却强过这些需要,而且惟独从一个源头能得着;若是没有这一点,则其余皆变成毫无价值:参耶利米书九23;马可福音八3538。最后一段会提到毫无价值的人。

  8. 此刻应当将他的经验分享给众人。他在一次危机中所学到的,可以时时取用;而神如何对待他,也必照样对待别人。我们或许注意到倾心吐意一语,它与第15节所注重的静默,构成祷告的两极。这二者并列,实为绝佳妙辞,道出祈祷时一方面自然而然会将重担全盘倒出,另一方面则可以用训练有素的态度来期待。

{\Section:TopicID=419}影子与实体(六十二912

  这两个对句刻划出更广的人生经验,一个从人来看(910节),另一则从神来看(1112节)。

  9. 下流与上流仅是出于推论;希伯来文是两个平行的“人子”,一个“人”用类称 ~a{d[a{m,另一个则用特定称 ~i^s%,如四十九2NEB 将此二处皆视为诗文表达“所有人”的笔法,可能是对的。虚空与传道书译为“虚空”的字相同,两处都可译为“一阵风”(NEBJB)。新约在雅各书四14就使用这一词。虚假一字是“谎话”。因此,这里不像是说,我们不必惧怕人(如二十七1以下),而是在说,我们不必想从人得到什么。这两种思想同时出现在一一八6以下。人的欺骗伎俩在第3节以下曾提及,这个对句则讲述人的消散 ── 连同“这世界虚浮的荣耀”。希伯来文“荣耀”(7节)一字是用重量或内容来表达,因此天平的此喻恰到好处,尤其是 JB 所译:“将(他们)放在天平里,他们就翘上去,比一阵风还轻。”

  10. 本诗再三强调信心对象的正确与否,因此专求财宝的危险,不亚于终生犯罪,这也与主题相符。福音书以同样的勇气指出这一点,而提摩太前书六1718,在谨慎讨论这题目时,也许引用了本节。不要因……而骄傲是一个单字,这动词是由第9节曾讨论过的“轻”字而来,取其骄矜轻慢之意。用在财宝上的加增一字,原是讲到结果子,指出赚钱吸引人之处。叁 NEB “虽然钱能生钱……”。

  1112. 看过可怜的影子后,我们又被带回实体境界,这又分实际生活与道德两种层次。NEB 认为,这就是我听见两次(和合:两次,我都听见)的两课内容(“我学到两件事”),但更可能的意思为,一次……两次是强调的说法,声明神喻曾反复述说272。对全句的意思没有太大影响。

  第一句话,能力都属乎神,这道光照向两处:其一朝向人的力量,上文刚予以抹煞;其二则朝向信靠的仆人,一方面提醒他神有能力拯救,也使他想起,神能随意将地上权力赐给祂所选定的人。

  第二个属性过去常译为“怜悯”,但第12节非常清楚地指明,这个字(h]esed[)是以真理与可靠之事为基础。它与守约极有关系,因此近代译本大多译为坚定的爱(和合:慈爱),或“真爱”。此处的重点在于坚定,至于报应则是感恩中的一瞥,也不是专门讲到最后的审判(这话题是否在内,都成疑问),而是讲神处事必定公正不阿,绝不像本诗前面所厌弃的心口不一或缺乏骨气。

  面对这样一位神,大卫大可默然等候(1节);而本诗末尾则向神献上敬拜(諢K…諢^,为祂所启示的属性而俯伏。

 

270 这里我们采用古译本的传统,震动一字所加的元音使其成为主动(大部分近代译本如此译),而非被动(如 AVPBVRV 小字)。希伯来文抄本在元音的加法上,两者皆有。

271 参,以赛亚书四十二3;哥林多后书四2,十三9

272 约伯记三十三14可作前者之例,而约伯记四十5可作后者之例。箴言三十中有好几个这成语的例子。──《丁道尔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