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六十三篇

 

第六十三篇 我的心切慕

  恶劣的环境再一次将大卫最美的一面──不仅是行为,也是言辞──表彰了出来。正典经文的标题指点出激发这番思想的背景,第11节的王指明,他避到犹大旷野是因躲避押沙龙,而非扫罗的追逼;当时他朝向约但河而去(参,撒下十五23)。那段故事不单强调了旅程的疲乏(如:撒下十六14),且如克巴确克所指出,本篇诗所显示的强烈信心,在故事中也有对应,即大卫决定与约柜别离(撒下十五25),表示他对神具绝对信心,对祂的旨意绝对委身。其它诗篇或许也会这样倾吐爱慕之情,但却几乎没有一篇能超越本篇。

{\Section:TopicID=421}神是我的渴慕(六十三14

  这几节的渴慕不是陌生人的欣羡,摸索着要接近神,乃是好朋友,甚至是情人,想要与亲爱的人碰面的那种急切。諡O我的神,这简明又大胆的话,道出了以下各事的秘诀所在;因为这层关系是约的中心,自列祖到如今不变(创十七8c;来八1Oc),而其意义更伸展至无穷无尽──的确如此,耶稣在马太福音二十二3132就是说明这一点。此处这关系的实质,藉它在心灵和肉体──即大卫的全人(参三十五910)──所激发的爱表明出来;若没有神,身心皆会大大不安、无法满足。参,耶稣在约翰福音四1314的诊断,甚至不信者也会体验到莫名的干渴。

  我要一早(和合:切切的)寻求諢A是较通用的译法,寻求一字是由“黎明”演变而来,含有急切的意思,与一三○6的思想及五十七8的用语互相应和,所以没有很强的理由弃之不用273。诗一四三6用干旱之地描绘大卫灵魂的干渴,但此处并不是直接的比方。第1节的如(和合本没有),原文没有此字,只是说,大卫在燥热、丧气的环境中祷告(标题指出这是犹大的旷野)。意思是说,这荒芜之地让人产生的渴望,只不过是更深渴望的表相而已。不过,他在下一节用如此(so)刻意引进的比较,使这件事有了新的方向。

  2. NEB 把如此扩张为“如此渴慕”,而加以澄清274。大卫曾以同样强烈的心情(所用的言词不同),在锡安快乐地敬拜神,而且神也曾启示祂自己。尽管现在是在旷野,还是一样,因为神不会禁锢于圣所之内。大卫在此用言语所表达的,与他要求送约柜回去时用行动所表达的(见本诗开头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420,Name= 第六十三篇 我的心切慕}),是相同的意思;而这思想在第一三九篇有最完满的表达。有关神的异象,见十一7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77,Name= 被遺忘的層次(十一47}

  3. 现在他更往前迈一步。这一步究竟走得多远?凡读他话语的人不妨思量,在没有别人提示的情形下,自己会否用这样的表达法来评估神的慈爱。但这样的评估是正确的,殉道者的大军可为它作见证,保罗在使徒行传二十24亦用类似的话,说:“我却不以性命为念,也不看为宝贵,只要行完我的路程。”

  4. 大卫内在的仰慕,借着外在并与大众一起的表达,而得到完全;正如第2节所示,这两者相辅相成。举手或举目(约十七1)向天,是让身体也参与,表达敬拜(参,一三四2)或祈求(二十八2;参王上八54)。新约也使用同样的言词(提前二8)。

{\Section:TopicID=422}神是我的喜悦(六十三58

  在新的一段中,第14节的信心与坚持得着了丰盛的报偿。

  56. 与“我渴想諢芋]1节)成对比的,是出乎意料的我的心……饱足了──彷佛若只以解渴作比方太弱了。此处的赞美乃是欢欣鼓舞的:希伯来文的欢乐(5节)一字,与第7节的“欢呼”一样,含有敞开喉咙的意味:叁 NEB,“我……激起回音”。不过最大的不同是心情。在这两段中,大卫都是深深被神自己吸引,而非较低层次的事物;在两段中他都赞美神,也显出谦卑的倚靠。若说第1节的旷野强化了他对神的胃口,则此处在夜更(这一表达强调一小时、一小时慢慢过去)时的清醒,让他将所有的时间和思想都集中于这同一位主身上。这两种难处都制造了“荒漠甘泉”、“盘石蜂蜜”。

  78. 你翅膀见十七8{\LinkToBook:TopicID=201,Name= 因慈愛而求(十七69}、六十一34{\LinkToBook:TopicID=413,Name=「我要投靠……」(六十一14}的注释。第8节的两部分,构成持守到底的两个角度最鲜活的描述。紧紧的跟随(clings)一字,在旧约中较常见的翻译是“连合”(cleaves)〔如:创二24,讲到婚姻的委身;申十20(和合:专靠),讲到对神的忠诚〕;参路得记一14的杰出榜样。本节中这动作显得相当费力,好像一场激烈的追逐。旧的翻译仍是最好的:“我心竭力紧跟着諢C”不过,是神自己使这一切成为可能,而右手的形容则意指祂的扶持是坚稳、牢靠的,因这是较有力的一只手;参以赛亚书四十一10。腓立比书三814亦有人的努力与神的加力相互影响的类似话语。

{\Section:TopicID=423}神是我的保障(六十三911

  大卫的各篇诗,总有仇敌在其中,不过前面他专注于神,以致现在才提到他们。其实他受到的威胁很厉害,这个阴影衬托出他信心的扎实,一点不是“逃避、遁世”。他明白神的“慈爱”,就是他在第3节所称颂的,这爱因含公义而刚强(参,六十二12)。新约也绝不反对这一点:参,罗马书二46

  10. 胡狼(和合:野狗)在此较合适,有些旧译本作“狐狸”(希伯来文有一字可作这两解)。较大的野兽扑食小动物之后,这种动物最后会来吃其残尸275。换言之,恶人是人类最后的渣滓。

  11. 前面已经提到大卫的自称,王,指出这是了解本诗背景的线索(见开头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420,Name= 第六十三篇 我的心切慕})。但这里显然不只是“我”的同义字而已。如果本诗写于他被押沙龙所废的时期,此王者头衔便表示他重申神的呼召,宣告这是不会失效的。基督徒也有许多这类的表达,被囚的约翰所写的颂荣便是其中之一,他虽身在拔摩海岛,却仍充分发挥祭司的尊贵职分,因为那是他与生俱来的权利,而我们也有同样的权利(启一56)。如果大卫对他作王的呼召之信心,有坚实的基础,基督徒的呼召则更加有根有基。

 

273 RSV JB 省略“早”,是根据一个字的语源通常会退隐到幕后,或根据一亚喀得文的同源字根,意为“转向”(叁 K-B)。但 NEB 保持“早”,而箴言十三24(叁 RV)也支持这看法,即希伯来文中这一动词常有此成分在内。

274 NEB 与希伯来经文不同,而继续道:“我来到你面前”。

275 G. S. Cansdale, Animals of Bible Lands Palernoster, 1970, pp.124126. ──《丁道尔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