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六十四篇

 

第六十四篇 恶有恶报

  第六十三篇的焦点集中于神,仇敌只在外缘出现,但本篇的架构则反过来,不过结果却相同。事实上,在长篇叙述恶人的计谋之后,只简短地讲到神的报应,等于作了显而易见的定论。

{\Section:TopicID=425}阴险的攻击(六十四16

  这几节的每句话都在强调对头的诡谲与奸诈,他们从暗中偷袭,并不是因为他们像以寡敌众的军队,需要这样作;而是出于自己的选择,因为他们就像那些动机可耻、计谋难防的人。

  1. 埋怨(和合:哀叹)在我们听来有唠叨怪责的意味。但这字基本上是讲一个人在默想自己的光景,无论是好(一○四34)或是坏(如:伯十1)。也许译作“心思烦乱”比较接近这里的意思。请注意第二行的惊恐,这会让人瘫痪,但是畏惧则可能生肃穆之情,也可以是健康的。韦瑟评论道,首先求脱离这种心情是有智慧的,因它会使头脑无法运作,使抵挡之力瓦解。

  2. 现在思想转移到敌人的阵营。此处不单指其扰乱,也是指第二行所讲“骚动的群众”(参,NEBJB;和合:作孽之人),即执行首脑计划的外围叛徒;因为译作秘密计划(和合:暗谋)的字,既指计划本身,又指计划者。二十五14将这字作正面使用,指一群密友。

  3. 接着是论他们的武器;由此观之,这些人是从内部制造分化的人,播散猜疑与不合(有一理论认为他们的言语乃是咒语,见六8的脚注{\LinkToBook:TopicID=156,Name=「耶和華聽了」(六810}。其实用舌头制造混乱并不需要魔力276!参,如:箴十六2728)。

  4. 现在论他们的方法:绝不可能是开诚布公的反对(“只将真理表明出来”,林后四2,参“我就当面抵挡他”,加二11)。从谎话与流言之战的状况来看,暗地射的作法,或许是计划好让无辜者落入圈套,也可能是以匿名的方式散布谣言,因此并不惧怕(此处不须要像 NEBJB 一样,修改几个字,虽然只是改动一点希伯来文)。

  5. 最后论他们的思想。第5节的起头究竟是“他们彼此勉励”(AVRV;叁 JB)的意思,还是指他们坚持(RSV),并无定论;不过后者似乎是较直截了当的表达277。他们因淹灭一切踪迹而沾沾自喜,这一幕为下文作了完美的布局;不过本诗的行进到此暂停,好让第6b节对人性作出一针见血的评语278──就像我们所说:“心思如深井。”这个评语提醒读者,他刚才所读到的欺人(与自欺),或许离他本人并不远。

{\Section:TopicID=426}警世刑罚(六十四710

  本段每句话都在形容审判的快速与适切。全部过程只用了一节半(78a节),相对之下,它所击溃的计谋则耗时又费力;而那些叛徒则是为自己的武器所杀。请注意箭(37节),及忽然的攻击(47节),并用他们自己磨利的舌来伤他们(38节;参小字)。

  8b9. 以赛亚书二十六9陈明这主题:“因为謔b世上行审判的时候,地上的居民就学习公义。”在旧约中,“摇头”的表情或是指嗤笑(耶四十八27),或是指惊骇的关切(耶十八16)。这里两种意思都有可能279,可是从第9节看来后者可能性较高,因为其反应是从所发生的事得到教训。

  10. 于是,第1节恳求脱离惊恐的祷告,得到超过所求的应允。审判虽仍在未来,但喜乐从现在就已经开始。这种欢喜仍存戒慎,一方面看清事实最坏的状况,一方面却明白那令人惊喜的美好。

 

276 译为比准的字,通常出现在“弯(直译:踏)弓”一词中,此处似乎将弓转成箭,五十八7的经文若正确,也与此相同。这动词另一个更大胆,却更合理的用法,见耶利米书九3NEB “震翅如箭”是经修改的,这一表达可由以赛亚书四十九2;耶利米书五十一11得到一些支持,而我们的经文缺少“像”一字,也可成为其支持;但充其量这只是臆测。

277 NEB 大笔一挥,将以下的字移到第8a节,而其上下文使含义截然不同。但第5b节译为他们谈论RSV)的动词,也可有 RSV 在这里所赋与它的意思:参五十九12,七十三15

278 NEB 在这里作了改动,用“恶”取代字。

279 NEB(“吃惊”)是采用字根 na{d[ad[,逃逸,而非 nu^d[ 摆动。虽然 BDB 支持前者,但后者也同样可能,而且似乎更合宜。──《丁道尔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