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六十八篇

 

第六十八篇 诸天以上的主

  本篇是诗篇当中最热闹、最兴奋的诗之一,行文好像急流瀑布一般。它也许是大卫为迎接约柜的行伍而写,“欢欢喜喜的……从俄别以东家中抬到大卫的城里”(撒下六12)。开头的话与约柜每次出行时,所用的言词相似(民十35),而高潮则为神升上“高山”,就是祂所选择的居所。

  夹在热情洋溢的前言与尾声之间的,是本诗主要的两大段庆贺之辞。第一段论神离开埃及的得胜之旅,以来到耶路撒冷为颠峰(718节);第二段论神治理的能力与威严,即祂子民的得势,以及信徒与藩属蜂拥到祂脚凳前下拜的情形(1931节)。

  这是用以色列人的言辞所描绘的救恩历史与预言,以弗所书四716,以此为那更伟大之高升的缩影,在那行伍中,基督将掳掠人的掳来,而所分给众人的战利品,比这里的更好,乃是属灵的恩赐(及圣灵本身),又参,徒二33。因此,在教会历史中,本诗很早就被用作五旬节的诗篇──而在犹太会堂中,它亦用于这名称所代表的秋收节庆,即七七节。

{\Section:TopicID=439}颂赞大展(六十八16

  古时候规定,在约柜起行带队时,必须高呼:“耶和华阿,求你兴起……”(民十35);因此第1节唤醒人注意类似的一幕,这一欢欣的行伍,我们在2427节将再度瞥见。不过此处大胆地将祈求转为颂赞,只是翻译大多未能译明;其实本诗直译应为:“神兴起,祂的仇敌四散……”287,如 NEB 的译法。这里的信心完全符合希伯来书十一1的定义,现在就对所盼望的事有把握,对未见之事能肯定。仇敌虽看似强盛,却必不坚实(2节),而神虽眼不能见,却无所不在。

  4. 这节华丽的诗词,中间一行可有不同的译法,正如 RSV 小字所示,因为高举(高声歌颂,或像一般的意思,指一条大路,如:赛五十七14,和合本同)和云彩(或为“旷野”),两字的含义模糊不定288两种译法都讲得通,因为另有经文记载,我们蒙召是要在旷野开道路(赛四十3);不过若第4节只限在地上,就无法预示33节诸天的大响声。其实可能这两节的异象是相同的,即天上的战车及驾驭的主人;参十八10,一○四3

  56. 保护无助的人,审判不法之徒,原是真正王者的记号,无论对神对人都成立,甚至异教徒也如此认为;因此以这两节作为颂赞拯救之王的结尾,极其合宜。但是,约柜既令人想起出埃及,也影响这里的诠释。那次的拯救使漂流者有家,被囚者得释,背叛者受惩,是这类行动的典范。神的行动模式,在这些事件中非常清楚而完整(它所预表的福音行动,亦是如此),因此,它可以解释神其余的作为,而我们在其它地方所见的,常只是一部分而已。

{\Section:TopicID=440}王的行伍(六十八718

  如果这篇行进诗真是为护送约柜,进入刚征服的耶路撒冷而写,它所庆贺的旅程,乃是几世纪前从西乃山便开始的,如今则为最后的一程。约柜是在西乃山作成,从那里,它奉神的名带领以色列人进入应许之地,现在终于来到锡安山的顶峰。这是救赎完成的一刻。

  710. 神的行进,现在诗人直接称颂神,以感恩之情提及祂所行的神迹;这一段一幕紧接着一幕:出埃及的旷野之旅;西乃山的显现;击败西西拉的暴风雨(第8节对西乃山的形容289是从底波拉之歌中引用,士五45);最后则是每年赐雨的温柔祝福290,表明祂施恩不断;参六十五9以下。

  1114. 诸王的溃败,这几节仍然响应底波拉之歌,快速的画面、即兴的形容,串珠般地落下291。第11节的命令(或简译为“话语”),不妨想象如撒母耳记下十八19以下的情形,将军传捷报回去(参,太二十八18以下),又如撒母耳记上十八67,妇女们唱歌跳舞来迎接捷报(传好信息的292一字是阴性)。RSV 的翻译,捕捉到希伯来文的临场感:“他们逃跑了,逃跑了!”

  妇女分受所夺的,可由士师记五30得到亮光,那里描写西西拉的母亲揣测她儿子会带回来的美衣(第13a节的插句293,是用底波拉讽刺流便人的话,他们选择像妇女般留守,却没有分到掳物;士五16)。鸽子的翅膀,闪烁着白银与黄金,有多种不同的解释,如:指以色列享受丰富(德里慈),或逃走的仇敌(布理格),或神在战争中彰显的荣耀(韦瑟),甚至某种特殊的战利品(叁 NEB);但这岂不是在形容12b节的妇女,试穿刚得到的美衣294?我们或许会写为:像孔雀开屏似的炫耀着。

  飘雪在撒们(14节)又是一个快得令人难以捉摸的引用句。在示剑附近有一撒们山(士九48),但它不一定是惟一的“黑山”(这名字的意思);这个称呼也许是指巴珊山边缘的耶布杜鲁斯山(Jebel Druze),如奥伯莱所建议的295。究竟诸王的溃败是因着一场大风雪,还是此处在形容战场上的武器与战袍(或,后来的骨头)像雪片般飞落,或是指敌人逃跑好像雪片被吹散,我们无从得知。

  1518. 荣耀的山,既提到覆雪的撒门山,就想起巴珊山区及其之后白雪皑皑的诸峰。大能的山(直译“神的山”,最高级的表达法,和合:多峰多岭的山)也许是耶布杜鲁斯山296(撒门山?──见以上14节的注释),在巴珊山区,或是更北边那最高的黑门山。相形之下,锡安山不过是个丘陵;然而,这里彷佛在针对它们恶意的嫉妒297说,锡安山却是神所拣选的。参以赛亚书六十六12。这是神所喜欢用的看似矛盾之事,祂拣选大卫(本诗以他为作者),和小小的伯利琚A也都是如此;事实上,祂总是拣选“那无有的”(林前一28)。

  17. RSVNEBJB 在此所呈现的图画,大体而言与希伯来经文相同,不过他们作了一些修改,读作主从……而来(ba{~mi-),而非“主在其中”(ba{m),而后面也须调整以配合。韦瑟对一、三行的翻译最准确:“主的战车298万万千千……主与他们同在,西乃位于圣地。”有些诗描写神从祂的山前来(如:申三十三2;士五4;哈三3),这里乃是宣告,神在那里,西乃山就在那里 ── 我们还可加上,那里也是领受启示或经历神之地。锡安山的新圣所不必与伯特利、西乃山,或其它地点相争;神拣选了这里为居所。希伯来书十二1824更进一步发挥了这思想。

  18. 约柜──那不可见之神的宝座──领着大队人马,朝向它将定居之地前进,这是凯旋的行伍,为出埃及圈上句点。底波拉的胜利之歌再度提供了这里的用词(士五12),不过那响亮的句子“你将掳掠者掳掠”(thou hast led captivity captiveAV),在 RSV 等译本则稍嫌喑哑。

  被掳的是谁?礼物(和合:供献)又属谁?从战争的比方和回应底波拉之歌的部分看来,这些乃是被囚的仇敌与仇敌的赔偿物。神已经赢得战争,进入祂的首都,令悖逆的俯伏进贡。第1920节显示,祂的子民分享了战利品;同样,在以弗所书四8,保罗所思想的也是这个终局。在本诗中〔依里师(E. E. Ellis299指出〕“神……将祂得胜的战利品分给他们;保罗用此诗篇……指基督胜过死的‘掳掠’之后,将礼物赐给教会。”300

{\Section:TopicID=441}王的荣美(六十八1931

  在登上“高山”之后,本诗已达到高潮。现在它便要揭晓后果为何。

  1923. 胜利的继承者,这一段的钥字为天天一字(19节),不妨更加强译为“一天又一天”;这字将救赎的故事与现在和将来紧紧相扣。首先,有神充分足够的照顾,祂天天背负我们。从前的翻译:“就是天天装载(祝福)给我们的”(AV)并非不可能,因为经文直译为“为我们装上”(参,将货驮在驴上,尼十三15);不过这里更可能是以神为背负重担者。这个比方在以赛亚书四十六14,和六十三9,刻划得很动人;祂的爱是永不倦怠的,相形之下,异教则显得笨重又无用,而祂所帮助的人也显得何等善变。

  20. 这里救恩和逃脱(和合:脱离)二字,原文是复数,表示重复发生,也可能是指其丰盛与广大。逃脱直译则为“出口”,或“走出去的行动”;在此,基督徒可与大卫一同默想,虽然死亡是有许多入口却无出口的地方,神却开了一条出路,并“带我出来”(引用具相关动词)“到宽阔之处”(诗十八19)。

  21. 虽然前面已经得胜,第18节已达高潮,但仇敌依然存在。大卫所写的诗中,他们从未绝迹。发顶也许是指不修剪头发的风俗,盼望能保住躯体的完整与力气;参申命记三十二42;或许亦可参照士师记五2NEB 边注、JB)。

  22. 究竟这里是指神在提醒以色列人,祂曾经克服多次危险,把他们带进了应许之地(参,一三六1320),还是祂在宣告:逃走的敌人必没有一处可藏身(参,摩九23),很难判断301。可是前者似乎较有可能。

  23. 这一节有血腥味,但并非嗜血成性 ── 即为喜欢杀戮而滥杀。得胜的欢欣在此表露无遗,对于胜仗必有流血的情形也不掩饰;但第21b节不能忽略,这是审判,而不是帝国主义。参考创世记十五16

  2427. 以色列的大军,历代志上十三8与十五1628,记载了护送约柜的各个团体,也留下许多人名;但这里可以看到游行队伍的“整个场面”(NEB)。在细节方面,童女应该是“围在”歌唱的和作乐的四周(韦瑟;叁 RV),而不是插在这两群人中间。她们击鼓的角色渊远流长:参,米利暗、耶弗他的女儿,以及迎接大卫和扫罗的妇女。支派的名称是样本,代表全体:最南方与最北方各举两个。带头的或许是便雅悯,以记念底波拉之役时他们的领先角色(士五14),或可能是因为耶路撒冷在其境内。

  2831. 万国朝贡,这一段的主题,在以赛亚书六十章有力而充分地发挥出来;至于它起头的应验,已经是历史的事实,不过不是政治性的,而是属灵的,即外邦人涌进神的国。

  29. 因諢K…的殿,直译为“从諈熒窗芋C两种意思都讲得通。前者与以赛亚书二23,哈该书二78等相符;后者若与前面一节相连,就可理解,如 JB。参“愿祂从圣所救助你”(二十2)的祷告。无论如何,第二行应该译为“愿列王带贡物……”,因为附近几节都是用祈使语。

  30. 到目前为止,没有一种翻译有绝对的把握,尤其是第三行。头一句“芦苇中的野兽”(JB)显然是鳄鱼或河马,即埃及的别名,它是以色列的世仇(参,结三十二2)。群公牛和牛犊(或阉牛)是指列邦中大大小小的仇敌302,或是其领袖与部下。第三行,RV 的翻译几乎是直译;但其小字显示有些不确定之处,因此产生两种主要的解释。或是指神将贪婪者践踏在脚下303RSV),或是指仇敌俯伏304在祂面前,奉上贡银(AVJB)。第四行的祈使语赶散,古译本强烈支持,胜过马所拉经文的读法“祂已经赶散”。这样译不需要改变子音。

  31. 古实人即苏丹北部(叁 NBD);是远方之人寻求神的动人例子。参以赛亚书十八章;使徒行传八27

{\Section:TopicID=442}终结的大展(六十八3235

  本诗开头的合唱都是以色列人(16节),但最后的大合唱却是普世性的,与上一幕朝贡的情形配合。不过这里虽然高举神在全地的能力(3334节;参4节),却仍旧称祂为以色列的神,而不是一位面目不明的综合神祇。透过按捺不住、几近沸腾的兴奋,本诗见证出,神既有莫大的能力,又具最深刻的关怀之情:衪的威荣在以色列之上(34节如此描述后者),衪的能力是在穹苍。

 

287 或,“神将兴起,祂的仇敌四散……”。第1节的三个动词都是肯定语,或现在式、或未来式。因此下面两节也应接续其语气,不过若单独来看,这两节可译为肯定句,也可译为祷告。

288 巴力的头衔“驾云者”(rkb `rpt)与此处的希伯来文几乎完全相同,这里可能是强烈地提醒,惟有耶和华有权如此行。这种相像,以及第33节清楚的证据,皆大力支持“驾行云彩之上”的译法。

289 W. F. AlbrightBASOR 621936),p.30〕说服了多数近代译者,将 yon Sinai 译为“西乃的那一位”,是前一行的结语。(RSV 本节中第二次出现的震动,是在希伯来经文之外添加的。)这译法避免了“yon Sinai”所带来的少见结构(但参“这个摩西”,出三十二123),不过其根据不是出于以色列的文字用法。如此,则这一行就像 NEB 的翻译,“在神 ── 西乃山之主前,在神 ── 以色列之神 ── 前”。

290 在第910节中,降下大雨预备二动词应该是现在式或未来式,叁 NEB

291 我们不需要接受 T. H. Robinson (他追随 H. Schmidt)的失望看法,他认为这一段就像“一本诗的索引” ── Albright 对这看法有独到的研究:'A Catalogue of Early Hebrew Lyric Poems', HUCA 231195051, pp.139.

292 这句话是一个希伯来字,为以赛亚书四十章以下最常出现的动词之一。其希腊文的同意字,变成英文的 evangelize (传福音)。

293 PBV 译为,'Though ye have lien among the pots',但意思反而更不清楚。'lien' 意为 'lain'(躺卧)。'Pots' (容器)所译的字很少见,但不太可能是这个意思,大半近代译本译为“羊圈”,但 K-B 作“一堆马鞍”。

294 J. H. Eaton 也提出类似看法(Torch Bible Commentary),令人鼓舞。

295 W. F. Albright, HUCA 231, 195051, p. 23.

296 D. Baly, The Geography of the BibleLutterworth, 1957, 194, p.222.

297 旧的译文作“你们为何如此跳跃”(PBV;叁 AV),但不可靠。不过一一四6仍形容大山“踊跃如公羊”,只是动词为另一个字。这里动词的意思是“密切观察”,好像埋伏时一般。

298 较可能为“众战车”;这个单数名词常作为集合名词,如:列王纪下六17。但也可能这里视众天使为神的战车 ── 宝座,如以西结书一章。

299 E. E. Ellis, Paul's Use of the Old TestamentOliver & Boyd, 1957, pp.138f; cf. p.144.

300 MT 读为“在人间受了供献”(也许应译为“受了人为供献”,或像乌加列文的用法,译为“从人那里”?),保罗则作“将恩赐赏给人”。这与本诗并无冲突,而是为其下总结,因为本诗下文就是论神分赐的祝福(19节以下,35节)。不过,保罗的“赏给”与他尔根符合,可能是依据另一种希伯来文读法,郥视动词为 h]-l-q (分享、分配),而不视为 l-h]-q (拿)。顺便一提,这种读法与“在人间”比较配合,否则这一词就显得较突兀。如果这才是原来的读法(我承认,这是危险的臆测),那么“甚至在悖逆的人中间”这句话,就暗示了关系的恢复,如 AV 所译。

301 NEB 所译“龙”,假定巴珊(b-s%-n)在这里等于乌加列文的 btn,“蛇”;参考阿摩司书九3(但是另一个字)。

302 “列邦中的牛犊”,此词中的所有格是解释性的,或是同位格(G-K, 1281);参“为人必像野牛”,创世记十六12

303 即不读作 ras]s]e^,“一块块的”,而读作 ro{s]e^,“那些喜欢的人”。

304 这种“自我践踏”可由箴言六3的小字证实。但 NEB 把这动词的子音移位,而读为“从 Pathros 来”(根据 E. Nestle 的臆测,JBL 101891),152页)。──《丁道尔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