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六十九篇

 

第六十九篇 逼迫

  这篇诗透露出作者是位会受伤、难过的人:他不像心肠刚硬或自我中心的人,对毁谤、背叛、或自责(5节)可以耸耸肩,毫不在意;他的正义感也没有消失,无论是祈祷、是咒诅,都是源出于他内心深处的这种道德意识。新约以诗人对神殿的火热,并他所受的苦(9节,参21节),为基督的预表。不过若将大卫对折磨他之人的咒诅,和基督为钉祂之人的祷告并列,则显出模型与实体之间的巨大鸿沟,也显示旧约与新约的信徒在态度方面,应当有怎样的差异。这方面在导论 V.41页,有更详尽的讨论。

  本诗的格式,由其主要段落开头语之次序,多少可推敲而得。最后一段(译注:3436节)为集合人称,可能是加上去的,在这位诗人发表完宣告之后,让会众也能参与;亦或许用意在于重新诠释此祷告,视为将国家拟人化。

{\Section:TopicID=444}标题

  此标题与第四十五、六十和八十篇类似,见导论Ⅵ . C. 3{\LinkToBook:TopicID=123,Name= 3 儀式註解}56页。

{\Section:TopicID=445}困扰如汪洋(六十九15

  开头这段狂呼,显明用话语将难处带到神面前的好处,因为大卫愈祈祷,对自己的困境就愈能看清,并深刻反省。首先他用绝望的比喻道出心中的混乱与不知所措(12节),但接下去就比较客观地(虽然依旧烦躁)形容自己的状况与境遇(34节),最后则是省察自己的良心(5节)。祷告已经起了作用。

  4. 无故恨我的曾为主耶稣引用,见三十五19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284,Name= 幸災樂禍(三十五1928},平行句,无理与我为仇,该节中也有,只是翻译不同。希伯来文中,难道我要偿还?一问句(和合:要叫我偿还),本为直述句,就像较旧的翻译。这样译比较好,因为此处没有问句的前置词,按原意也讲得通,可以表明大卫的仇敌加给他的压力。

  5. 虽用愚昧一字,但并没有以判断错误作为推卸责任的意思。这种罪是得罪真理,“侮辱道德”305,尽管还不像 na{b[a{l (十四1等),比较不是故意犯的罪。

{\Section:TopicID=446}羞辱的刺痛(六十九612

  现在祷告的异象向外(6节)并向上(7节)扩充,伤痛中掺杂着关怀。如果神的仆人遭受毫无忌惮的侮辱,祂的子民与祂的名声怎么办?若要体会这点,我们不妨想象一位忠诚的大使(9a节),面对自己国家的威望直接受到耻辱,而本国却又未采取行动保护他时,他那种焦急的心情。第9ab节都曾应验在基督身上(约二17;罗十五3),而背景与此处截然不同,以致基督徒读者很难完全体会大卫的困惑,这种困惑与痛苦不同。现今我们可以明白“神的软弱”,因为知道救赎的本质为何;“为这名受辱”(徒五41)虽然需付代价,却是一种荣誉。

{\Section:TopicID=447}呼求(六十九1318

  虽然淤泥和深水的比喻又再重现(1415节;参12节),显示无助的感受仍然强烈,但是祷告继续有新的进展。此处它首次专注在神的慈爱与怜悯上〔不过前而已称神为“我的神”(3节),“万军的主耶和华”与“以色列的神”(6节),这些都具鼓励作用〕。第1316节将神的信实描写得很丰富。

  13. RSV 中,在悦纳的时候控制着应允我的要求。这乃是谦卑承认,一个人无论多么急切地呼求“速速的应允我”(17节),但他知道,自己的时间在神手中(三十一15)。可是本节自然分为两半,也许暗示这祷告本身就是在施恩之日献上的 ── 或许是在献赎罪祭之时(参,利一4),也可能在神呼召之时(参,三十二6,小字;赛五十五6),因此对祂的回答已有把握,而不必再提时间。

  信实的帮助(和合:拯救的诚实)语气不够强;最好译为“确定的救恩”。

  18. 救赎这动词,与最近之亲属的责任有关,在他遇到困难时要为他出面,例如:为他的死复仇(民三十五19),将他的土地或自由买回来(利二十五254849)。使我自由最好译为“将我赎回”(NEB、和合),把此字购买的基本观念表达出来;见三十一5pa{d[a^)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264,Name= 受驚的人(三十一18}。这两个动词在以赛亚书三十五910,再度并排出现,将神的子民称为“赎民”与“救赎的民”;不过这说法的完满含义,只有到新约才显明出来。

{\Section:TopicID=448}苦杯(六十九1921

  辱骂、欺凌、羞辱,这几个字所表达的伤害之深,不比寻常。第612节已经屡次烙下其印记。旧约是个关系紧密的社会,因此公开的羞辱比在我们的社会中更加严重(参,民数记十二14,神对摩西发人深省的启示);希伯来书十二2谈到十字架的代价时,特别指出这一点。韩德尔的弥赛亚圣曲中,将第20节的心碎之言306置于十架故事羞辱的那段之后,十分合适。

  21. 大卫用比喻形容别人给他的东西,但耶稣却是实际得到这些,记载于马太福音二十七3448,那里希腊文的苦胆307与醋,与七十士译本在此处的翻译相同。不过,马太并未声明这是预言的应验,然而约翰福音十九28却以这样的话说到耶稣的渴。

{\Section:TopicID=449}咒诅(六十九2228

  到此为止,可以明显看出基督与祂所受之苦的预表(见4{\LinkToBook:TopicID=445,Name= 困擾如汪洋(六十九15}9{\LinkToBook:TopicID=446,Name= 羞辱的刺痛(六十九612}21{\LinkToBook:TopicID=448,Name= 苦杯(六十九1921}节的注释),以致我们几乎以为,底下的恳求会像“父阿,赦免他们”一样。然而出现的却是咒诅,但这咒诅有力地提醒我们主在加略山上完成的新事。它并不只是一种不同的情绪反应而已。大卫的怒气是因热爱公义而生,旧约常将这样的例子摆在我们眼前;然而基督来,却是以救赎加冠于公义之上。现在救赎既已完成,对它的热爱会令我们心生另一种感觉:怒气冷却而非点燃;同情兴起而非僵死。亦见导论Ⅴ{\LinkToBook:TopicID=115,Name= C 新約中的用法}.,最后一段,41页;及三十五78{\LinkToBook:TopicID=288,Name= 豐盛的慈愛(三十六59},一○九6{\LinkToBook:TopicID=663,Name= 咒詛(一○九620}以下的注释。

  大卫所要求加在逼迫者(他们是这样的人,26节;参亚一15)身上的审判,就是使他们人生所追求的各项事物,一一适得其反:一个层面为饮食与友谊308、人身体的器官与力气(眼晴……腰)、住的地点;另一个层面更基本,即神的祝福(参24节),罪的清除(27节),以及为神认识并接纳(28节;参,出三十二3233)。最后一项需要乃是最根本的需要之一:参,根据路加福音十20,这是喜乐最大的原因:“要因你们的名记录在天上欢喜”;以及末后审判的话:“我不认识你们。”

{\Section:TopicID=450}内心的颂赞(六十九2933

  第29节可以视为孤立的一节(如:RSV),最后一句渴望的祷告。但是第二行非常积极,不是只求报复,而能与以下奔腾的赞美相连。

  第30节以下要说明的重点,即个别而明确的赞美最为神所喜悦(31节),也更能帮助人(3233节),胜过昂贵的祭物。这里提到有角有蹄,略带冷嘲的意味 ── 这些对神多有用啊!──令人想起五十12以下,那段话把这点刻划得淋漓尽致。

  33. 祂被囚的人(和合:被囚的人),直译为“祂的犯人”(RV)这一有力的表达,显示出神心中最牵挂的(见七十二2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462,Name= 王的公義(七十二14}),就是我们与祂的关系,以及我们的需要;这就显明:祂与要辖制人的外邦神祇大不相同。NEB 译为“受约束要服事祂的人”,似乎与上下文不符;应当参看六十八56

{\Section:TopicID=451}万众的称扬(六十九3436

  本段大众的赞美,与个人祈祷的关系,请看本诗开头绪论的第二段。此处提到犹大而非以色列,表示写于大卫之后,而第35节较配合希西家王的困境,那时锡安受威胁,“犹大的一切坚固城”都被攻取(王下十八13)。无论这是不是当时的情形,此刻国家的灾难的确可与大卫多年前曾遭受的相媲。因此,我们不禁诧异,所添加的一段不是祈求,而是赞美;这赞美超越了目前的衰败与不安,而放眼观看神所掌管的万有(34节),以及祂子民的产业完全取得的情形。本诗又提醒我们,最绝望的祷告,也可以用颂荣结束,并且应当如此。

 

305 Tyndale Commentary on Proverb, p.41{\LinkToBook:BookID=200,TopicID=117,Name= Ⅱ 愚昧人}.《丁道尔旧约圣经注释:箴言》(校园,1995)。

306 弥赛亚采用了 PBV 所加插的“你”字(你责备),以致这句话成为神的责备,而非人的责备,可是与上下文不符。

307 译为毒药的字,AVRVPBV 及七十士译本都作“苦胆(或,树瘿)”。这是一种草的名字(何十4),不确定是那一种。在旧约中,它常与“茵陈”联用,形容苦,但在诗中也用它来形容蛇的毒液(申三十二33;伯二十16)。

308 献祭的筵席是他尔根的读法;其它古译本读为“为报应”(所表达的意思与网罗机槛类似)。这与 MT 只有一点差异,那里的意思似乎是“为平安(或好处)”,如 AVRV;或“为同盟者”,诗篇五十五20AVRV 的斜体字,表示 MT 在此有困难。──《丁道尔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