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七十一篇

 

第七十一篇 老人的祷告

  本篇没有作者的名字。有些用词像大卫的诗(如:“我的岩石,我的山寨”、“我的仇敌”、“速速”),但作者是随意采用从前的诗,所以这不算重要数据。我们只知道他年事已高,又面对严重的问题(7节),看起来毫无减轻的趋势;这些对我们而言,已经足够。这位长者尽管体力日衰,却对神的信实有漫长的回忆,对祂更新生命的能力,也愈来愈有盼望。

{\Section:TopicID=454}岩石与山寨(七十一13

  这几节几乎是完全引用三十一13a,请参看那段注释{\LinkToBook:TopicID=264,Name= 受驚的人(三十一18}。最主要的不同是第3节的希伯来文,RSV 认为此处为抄写之误(见 RSV 小字)。但原来它读为:“……一个不断可去的可住的盘石310,因为諵w经下令要救我”(参,AVRV)。这与三十一篇相当不同,可以看出是特意的变化,以强调本篇主题──熟悉、习惯的事,对老年人特别贴心;所以这里使用“不断”一字,而第6节与第14节中,这字又反复出现。

{\Section:TopicID=455}出生以来的朋友(七十一46

  这里的思想与二十二9以下相同,只是描写的笔法有别。此处诗人回到他记忆之初(5节),甚至之前(6节),重新肯定了这由三股线索编织成的关系:是一生之久的,是经得起考验的,且不是他自己努力维系的。他这边的表现是像儿女般的倚赖,而神则是处处为他着想。

“我幼稚的心灵还来不及想,

 諈漲w慰已然临及。”311

6节,NEB 以“我的保护者”取代衪将我带出(和合本作被諤葖龤^,那是依据七十士译本和武加大译本所建议的读法。但二十二9可能是本节的背景,只是用词不同,而它则支持 RSV 的译法。

{\Section:TopicID=456}力气衰弱(七十一711

  这里的预兆(和合本作怪),最好以坏的一面解,作“凶兆”(NEB),有点像申命记二十八46,悖逆的人成为厄运的例子。其它人看到他的痛苦,认为已经糟糕透顶,并且引以为戒,但这位诗人却定意追寻他从第56节开始提到的主题,要仰望神,直到看见祂完成多年之前开始的善工。因此年老、体衰(9节)的事实,反而成为恳求的有力基础。也请注意但諵@词的转寰之力(7b节),将他的注意力从自己以及四周仇敌的身上挪开(8节);这是转向事实,而非逃避。第5节“諡O……”为强调语,也有类似作用。这是另一处与二十二篇相似的地方,见二十二121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225,Name= 黑暗的權勢(二十二121}

{\Section:TopicID=457}希望升起(七十一1216

  这段渐强是从极弱的微声开始,而起初的祷词乃是借用大卫在类似情况下所说的话(第12a节回应二十二11;第12b节用七十1b;第13节接近三十五26与一○九29)。这种祷告因有其它诗篇的回声而更显丰富;它使我们想起,还有其它的天路客走过这个幽谷。我们的主在十字架上的三句祷告,有两句就出自诗篇。

  15. 愈来愈强的赞美,由于事实而显得更充实:请注意这几节集中于神曾做的事。述说与计数312的观念,在希伯来文是彼此相关的,有些语言也有类似的说法(参,“一一陈述”),因此这里至少稍微可瞥见那韵味十足的“数主恩惠”一诗的概念:“主的恩惠,样样都要数”。然而事实上,祝福是数不完的,可与以弗所书三19相较。

  16. 有些抄本大能的事为单数,如 AV 的名句:“我要靠耶和华的力量出去。”不过复数也可表达此意,即视之为表丰满的复数。可是这里的动词平常解作来313而不是“去”,所以 RSV 用本句(与下句同)作为定意以赞美来到神面前,而不是出去争战;这译法或许是正确的。

{\Section:TopicID=458}迟来的丰收(七十一1721

  本段又以神一生的眷顾为主题,诗人的语气与第59节相同,既满有把握又凄恻动人,不过此处对未来有较轻快的展望。要做的事还很多;他很想立刻进行。第二十二篇似乎又激发他如此祷告:而那兴奋的结尾则是他自己的创作,再度迫切地表达出要把自己的故事传给子孙的心情。参第18b节与二十二223031

  1921. 第1920节的“谁能像諢H”一词,取自红海之歌(出十五11),自“水的深处”(20节,NEB;希伯来文 t#ho{mo^t[;参出十五5)救出来的图画,也令人想到出埃及的神迹。因此,诗人凭着信心,将目前的困难放到那伟大的事件中来看;保罗亦鼓励我们,要将自己的情形与“叫耶稣从死里复活者”相连,因祂仍会叫死人复活(罗八11;林后一9)。

  第20节很容易解作对复活的宣告,可是希伯来经文第一、二行是讲到“我们”而不是“我”。以色列人就像这位诗人一样,经历过毁坏,但也必会复兴;他对此同样有信心。若推到最终的结论,这个盼望除非进到复活的地步,否则便毫无意义;不过诗人只提到苦难后的新生而已,没有进一步的探讨。这里缺乏到神面前的那种奇妙盼望,好像第十六、十七、四十九和七十三篇的最后荣冕。

{\Section:TopicID=459}不停的颂赞(七十一2224

  诗人一方面经历自己的得救,一方面又分享了以色列的得赎。第20节已经提过(见其注释),现在他对神的双重称呼,又显示了这一点:既从个人角度称神为我的神阿,又用以色列人的身分呼喊以色列的圣者阿(22节)。而后者(很少在以赛亚书以外出现)314之名称,显出那“人不能靠近的光”与立约之爱相遇。因此,他在此所颂赞的主题也与之相配,即是神的公义(公义的帮助,24节;和合:公义)与诚实(22节),祂施行拯救,使仇敌闭口。这是辨屈伸冤,而不是存心报复。天堂也有这种喜乐(参启十五3,十八20)。

  这位老兵名誉已清,信心得坚,如此,他的心终得安息,而他的手、唇与心都要颂赞神,并讲述他自己的故事。

 

310 希伯来文 ma{`o^n,但三十一3 ma{`o^z (避难所)。这两个字很像(参九十1小字),不过从这里起,两段经文的差异就更大了。

311 J. Addison, "When all Thy merciesO my God"。这首诗很能配合本篇。

312 NEB 对第15b节那少见的数目一字之解释,是根据七十士译本和武加大译本(译为“虽然我没有诗人的技巧”)。但如此自贬身价,似乎不符全文,甚至很虚假,所以在“述说 / 数目”间作抉择时,实在没有理由选择前者。

313 G. R. Driver, VT I 1951, p.249,尝试建议“进到上面”=“从此开始”。因此 NEB 译为,“我要开始讲伟大事迹的故事”。──《丁道尔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