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七十二篇

 

第七十二篇 完全的王

  这首光芒万丈的诗篇,在讲英语的基督徒中特别出名,因为有两首美好的诗歌引用它:蒙哥马利(James Montgomery)的“欢呼受膏君”(Hail to the Lord's Anointed),以及华滋(Issac Watts)的“耶稣作王”(Jesus shall reign)。这两首诗歌都将属地之以色列国转换为基督的国度。新约并没有引用本篇作弥赛亚的诗篇,但这里所描绘的王与其国权,和以赛亚书十一15,及六十至六十二章非常接近,如果这几处是讲论弥赛亚,本诗也应当是。既有这层关系,诗中对宫廷的描述便有深刻含义,否则就只是铺陈其奢华而已。但话说回来,本诗并非纯为异象。既是为王写的诗,它为在位的国王祈祷,并提醒他这一职位的尊贵;但它将王的地位高举到一个地步,超过人所能及(如:形容他的统治无穷无尽),因此暗示惟有弥赛亚才能完全实现,这不但是基督徒的想法,犹太人也如此认为。他尔根在第1节的“王”字之前加上“弥赛亚”;有些拉比对本诗的引用,也显出同样的观念:见第17节的脚注{\LinkToBook:TopicID=466,Name= 無窮的福氣(七十二1517}

{\Section:TopicID=461}标题

  标题将本诗归于所罗门。AV 按七十士译本作法,认为这是为所罗门写的诗,希伯来原文容许如此解。但这个结构一般只译为大卫“的诗”等,除非这些都应译为“为某人写的”315,这地方亦应视为所有格,像其它诗篇一样。反对所罗门为作者的理由并不强:本诗最后一节为诗篇一卷或几卷的结尾,其中大卫为主要作者,但并非惟一的作者。本诗风格独特,无论它当初是否为所罗门为自己的王权所作的祷告(很可能在他登基的周年纪念时),或是为他儿子所作,本诗看来十分切合当代的情形──以色列在那短时期内为一帝国,也合乎他在基遍所言为王的理想(王上三69)。

{\Section:TopicID=462}王的公义(七十二14

  王的角色是维护公义,保障穷人,历史强调此点──可惜常是责备未能作到:参耶利米书二十二1517,弥赛亚预言也同样注重这点:参以赛亚书十一4。第12节中316四度提到諢A直指问题的核心。首先,秉公行义被视为神所赐的能力(王上三章所罗门求智慧的祷告,以及以赛亚书十一章对充满圣灵之弥赛亚的预言,都强调这点);第二,甚至穷人也被视为神的困苦人──这个含义深远的观念,最典型的说明在马太福音二十五35以下。

  公义(123节)是这段开场白的重心,因为在圣经中,这是政府的首要美德,甚至在怜悯之上(那是1214节的主题)。摩西的律法清楚讲明这一点,审判时绝对不准偏袒,无论是对穷人(令人吃惊!),或对富人(出二十三36)。

  3. 昌盛(和合本作平安;希伯来文 s%a{lo^m),是和谐的整体,包括平安(s%a{lo^m 最常见的翻译;叁 AVRV 本节)317,这仅次于公义,因为惟在公义的土壤或气候中,平安才会兴旺(这同一顺序见7节与以赛亚书三十二17)。在本节中(3节),公义可从广义而相关的“运作恰当”来解;见二十四5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232,Name= 全然聖潔(二十四36}

{\Section:TopicID=463}王权永存(七十二57

  愿他永活的祷告,是根据七十士译本的读法,但我们的希伯来经文意为“愿人敬畏諢318。从第7节看来,无论那种译法,本段都在讲国度的长存;它所提到太阳与月亮的年日,几乎成为迭句(5717节)。这句话可以成为十分空洞,如但以理书对王的回话:“愿王万岁!”;然而它也可能意义深远,弥赛亚的预言,以及新约对这类词汇的了解319,都如此表明。

  67. 这一则美丽的譬喻,可能是由“大卫末了的话”中得到的灵感(撒下二十三17),那里形容公义的王对百姓如日头和时雨,带来良好的环境,使一切新事、美事大得兴盛。除了二9的“铁杖”之外,王权还有这一面;不过两者是互补的,如第4节所示。希伯来文第7节中,可看出一项新观点,那里不作公义,而作义人(和合本同),要人注意与公义的王对应的卑微子民;整个社会的平安或福祉(见以上3节),都系于这些个别臣民的正直之上。参,以赛亚书六十21

{\Section:TopicID=464}无垠的疆界(七十二811

  从这海直到那海似乎是指出埃及记二十三31所应许的地界:“从红海直到非利士海(即,到非利士的地中海沿岸),又从旷野直到大河(即,到幼发拉底河,RSV)。但若是如此,第1011节则使这地成为以全球为版图之帝国的核心。

  9. RSV 将希伯来文修正为他的仇敌,是不必要的,经文为“位在旷野的”。

“亚拉伯沙漠的游牧者,

 将要向祂屈膝。”320

虽然“位在旷野的”一字,通常是指动物而非人类,可是并非绝对如此。参七十四14,直译为“给一群人,位在旷野的”321

  10. 他施或许是西班牙的他德塞斯(Tartessus);不论如何,这名字总与远航相连;同样,海岛或“沿岸之地”也是地极的同义词:见,如:以赛亚书四十二10

  1112. 示巴和西巴似乎是南亚拉伯的相近种族,或是同一名字的不同拼音,若是如此,“和”就有“甚至”的意思(叁 NBD 中这两个名字之下的讲解)。示巴的女王是带“礼物”远道而来的诸王之一(王上十1以下;23节以下),可是本诗越过这类代表礼貌与文化特色的贡物,望向那“比所罗门更大”,毫无保留之朝贡的光景。由此观之,在外邦人皈依的运动刚开始之时,基督的反应为自我献上的决心(约十二20以下),而不是像所罗门的自我展示,就更令人瞠目惊奇了。

{\Section:TopicID=465}怜悯的君王(七十二1214

  所罗门继续讲智慧之言,不过他自己未曾完全做到。他在登基以及献殿时的祷告(王上三6以下,八章,如:38节以下),显出他羡慕王者能有同情的心肠,也就是他在这里所形容的;可是他百姓的评语却为“他使我们负重轭”。这又与他那伟大的后裔出名之特色相反(太十一28以下)。

{\Section:TopicID=466}无穷的福气(七十二1517

  这里提到许多不同的财富:用人的胆量与技巧得着的金子(参,伯二十八1以下);借着爱心祷告得着的天上祝福(和合:称颂);万物生长322(山顶是最贫瘠的地方),城市发达(不是像现代都市高楼云集,而是待用的土地,待部署的防卫);还有,明显是因神的手赐予而来的名声和幸福323。第17节的用词,与创世记十二章23节给亚伯兰的应许完全相同324

  这是个庄严伟大的祷告,为君王也为全国;为领袖也为部属;为那位真君王也为祂国度的实现,“列王必将自己的荣耀归与”那里,“列国要在那城的光里行走”(启二十一24)。

{\Section:TopicID=467}颂荣与结论(七十二1820

  这个颂荣是诗篇第二卷(四十二∼七十二篇)的结尾,而不是本诗的结尾;可是前面刚展示的全球异象,增添了其色彩,尤其是第19b节。

  20. 从这节似乎可以看出,祈祷一字是诗篇最早收集时的名称。现在希伯来文圣经称之为“赞美”。藉这两个字,诗篇的两大特色流露无遗。

 

315 见导论Ⅵ . B.{\LinkToBook:TopicID=119,Name= B 作者註}45页。

316 2节开头的动词,据其形式较适合译为“祂将审判”,由此引进第27节一系列的预言,而不是祷告(叁 AVRV)。但大部分译者随从七十士译本,将这些动词译为如 RSV 的表达。第810节及1517节,引进的动词则清楚显示以下为祷告。

317 NEB 在此将两个字译在一起,“平安与昌盛”。

318 七十士译本根据的经文显然是作 ya~@ri^k[,“愿他继续”,与 MT yi^ra{u^k[a{,“愿他们敬畏諢芋A截然不同。

319 例如:诗篇一一○4;以西结书三十七25;约翰福音十二34;希伯来书七2425

320 J. Montgomery, "Hail to the Lord's Anointed"

321 对于七十四14的重新诠释,见该处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478,Name= 上古的作為本雄偉(七十四1217}

322 译为茂盛(但 AVRV 小字作“一把”)在旧约中只出现过这一次。G. R. Driver VT I1951),249页)认为这是一外来语,意为“一块(lot)、一点、一片”;因此,“一处”,即,“丰富”。(参,英语对 lot 的用法)。

323 17节的最后一个字最好译为“有福(快乐)”,如 NEB

324 衪的名要存到永远,直译为“祂的名能生产”或“祂的名有后裔”。有一种拉比的传统,视此动词(yinno^n,“生产”)为一专有名词,即以 Yinnon 为弥赛亚的名字之一。虽然这传统人工色彩很强,但由此可肯定本诗被视为弥赛亚的预言。──《丁道尔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