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七十六篇

 

第七十六篇 犹大的狮子

  本篇的结构朴实单纯,首先回顾一次伟大的拯救(16节),然后前瞻未来伟大的审判(712节)。前者属地域性、防守性,描述神在地上的基地与住处──锡安──遭到围攻;后者属宇宙性,天为神的宝座,世界为祂的国度,一切遭不平欺压的人都为祂所关怀。因此,本篇诗可谓圣经故事的浓缩,从起初局部的猛烈争战,直到末了,经过人一切的抵挡,神的救恩与审判终于达到高潮,也普及全地。

{\Section:TopicID=487}标题

  伶长与亚萨,见导论53{\LinkToBook:TopicID=123,Name= 3 儀式註解}47{\LinkToBook:TopicID=119,Name= B 作者註}页。一首诗歌,见50{\LinkToBook:TopicID=122,Name= 2 分類}

{\Section:TopicID=488}神在堡垒中(七十六13

  一开头若是l述神的荣耀,就显得十分狭窄、短暂;可是若视为指以色列的荣耀,全世界就没有一处能比她更丰盛、更辉煌了。事实上,神在犹大为人所认识,就成了所有人的祝福,“因为救恩是从犹太人出来的”(请注意约四22这句话与“我们所拜的,我们知道”之宣告的关系)。对教会而言,也应当有同样的优先次序:神当在其中被人认识(腓三10),祂的名当被尊为大(约十二2728)。

  2. 译作帐幕不太恰当,这里大胆地使用“护身处”或“洞穴”347;即将耶和华比作一头狮子(参,耶二十五38,见诗二十七5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247,Name= 聖所(二十七46},及那里的参考数据;赛三十一4亦提到他保卫耶路撒冷)。撒冷是耶路撒冷的缩写(参,创十四18:来七7);它另一个名字为锡安,原是指大卫所攻陷的山丘与保障。这城是神所拣选的,此主题在诗篇中十分重要,见四十六6{\LinkToBook:TopicID=334,Name= 神在祂的城中(四十六47},六十八1518{\LinkToBook:TopicID=440,Name= 王的行伍(六十八718},及八十七篇{\LinkToBook:TopicID=550,Name= 第八十七篇 「要提說赮a耀的事」}的注释。

  3. 火箭直译为“弓的霹雳(参,七十八48)”。这伟大的拯救行动,下一段将加以申述。

{\Section:TopicID=489}进犯者全军覆没(七十六46

  这里令人想到的画面,是耶和华的使者一夜之间将西拿基立的军队全然剿灭(赛三十七36)。七十士译本在标题的翻译上影射此事件,而第56节也含强烈的暗示。诗篇第四十六至四十八篇歌颂锡安蒙拯救,是用寓意的笔法,似乎有意不将其局限于某一事件,但这里的语气却特意要人忆起历史上的那一晚348,彷佛要提醒我们,神迹不只是娓娓动听的一般真理,而是曾经发生过、有数据可查的事实。

  4. 永琲漱s岭(和合:有野食之山)是从七十士译本借用的,取代意义较含糊的“有野食之山”(AVRV),这或许是正确的读法349。还有一些其它的看法(如:JBTEV),但并没有原文的依据。

  5. 不能用他们的手(直译:“找不到他们的手”,和合本:没有……能措手),NEB 译得较好:“无法举手”。如此,神成就了他的应许:“他必不得来到这城,也不在这里射箭……”(赛三十七33)。在圣经里面,及在未载于其内的教会历史当中,这一类仇敌遭神迹击溃的事件屡见不鲜;但并非每次皆然(不必费神去找,诗篇七十四、四十四篇就足够说明了)。至于对神迹的期待态度,最佳的例子莫过于但以理之三友,但以理书三1718

{\Section:TopicID=490}神起来施行审判(七十六79

  此处的行动不再属地域性,或过去的事,或防卫性。它预言神最后将一举击溃全地的邪恶,成为审判官;并在末了一节声明,他将作王,全世界都要向他下拜。

  7. 谁能站得住……?启示录六1217所描述审判之高潮的异象,回应了(也许是引用)此句话,成为这一节最有力的诠释。

  8. 这是讲末世的情形,这个异象非常明确,所以作者以过去完成式来陈述(在先知书里,这种用法很普遍,以至被称作“先知完成式”,在翻译上则被译为未来式350)。全地静默下来的画面,与第56节相似,那里所描写的光景,与神所有其它的审判一样,都成了祂最后大日的预兆。而如今神不再是在锡安防御,乃是在高天的宝座上。

  9. 请注意,审判的目的,是要救将自己交托给神的人。这是诗篇中的公义最重要的一面,它不断关注那些被强暴者欺压,却无法还手或不愿还手之人的惨况。此处的受害者属于后者:是“谦卑的人”(NEBJB)或“温柔的人”(AVRV),而不仅仅是“受压迫的人”。见十八27 `a{na{w 一字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209,Name=「祂的道是完全的」(十八2030}(那里所讨论的第二个字)。亦请注意神顾念的范围何等宽广:第13节中,他那小小的国只不过是桥头堡,绝不是他的疆界。他的疆界扩及地上,而他的目标则为拯救“一切(9b节)谦卑与贫困之人”。

{\Section:TopicID=491}叛徒归降(七十六1012

  第10节是诗篇中最铿锵有力的词句之一,其大胆的宣告,在细节上引起一些问题。不过大部分译本对第一句的翻译都雷同,其中柯弗戴尔译得最传神:“人的凶暴将变为你的赞美”。本节主要的重点,正是声明神的护理在掌管一切(其最伟大的展示,便是各各他,参,徒二23)。接下来我们所熟知的那句:“人的余怒諨n禁止”(AV,叁 PBV),将动词的意思作了改变,这字在旧约里一向指“以带束腰”或“束上”,却没有“限制”性的“捆绑”之意。因此这里的画面可能类似以赛亚书五十九17,“以忿怒(和合:热心)为外袍”351,至于余怒究竟是人的,还是神的,尚有讨论的余地。若是后者,其意思便为:倘若人咎由自取(神的名因此得荣耀)还嫌不够,神起来审判世界时,他的怒气会加以补足。

  11. 你们的神一语,暗示本节前半是向立约之民说的;然而下一句却在呼召周围的世人,因为他们的礼物(和合:贡物)应当译为“贡物”(NEB;参这字用在六十八29;赛十八7)。最后一行用了一个形容神的名词:当畏惧者(和合:那可畏的主;希伯来文是一个字),其意思不必指严峻(尽管 NEB 小字持此看法);以赛亚书八1213将它阐述。

  12. 如果第11节的结局还不够明显,本节则为盖棺论定。第一行可作“祂消灭……的生命”(JB),或“祂挫折……的心灵”(NEB)。第二行用了一个与以上所讨论“畏惧”(11节)相关的字;但正如第7节,从上下文看来,其意思只能指可怕(和合:显威可畏)。

  倘若旧约是以愿否甘心臣服为结束,新约的结束也相仿,但更加上令人生畏的永层面。

 

347 这个字的较长形式,可指人为的荫庇,或茅舍(参“帐蓬”,NEBJB):但这字用于此,是指一天然灌木;这树丛无法穿越,而前者则很脆弱。

348 有些理论主张,这类引句出自宗教戏剧,见导论{\LinkToBook:TopicID=105,Name= Ⅲ 近代詩篇研究的一些潮流}15页以下。

349 这或许是山岭的简称,那是肉食动物出没之地。参第2节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488,Name= 神在堡壘中(七十六13}。然而,D. W. ThomasTRP)认为,`ad[(永远)可能是原来的读法,但因为它与“抢夺”(5a节)的字根很像,或许有位抄写者误以为它是另一个 `ad[,即另一个意为“夺”(创四十九27)的少见之字,而把较通用的字插入以作澄清。这一类联想的作法并非绝无仅有。这两个字都出现于创世记四十九27

350 以赛亚书九6,这一著名的预言可为一例:虽然全节是l述体,但翻译时则过去式、未来式混合兼用。

351 不过,七十士译本是“守节”(希伯来文 h]gg),而非“束缚”(h]gr);因此,进一步的问题为,“残渣”是否应指“大难不死的人”(常有此意)。因此 TEV 作,“在战争中存活的人将来守你们的节”。NEB 出发点相同,但将第一行的“人”,及第二行的“忿怒”重标元音,分别成“以东”和“哈马”(以色列以南与以北的两个国家)。──《丁道尔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