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七十七篇

 

第七十七篇 两种心情的省思

  所有受过低沈情绪压力包围的人,都可感谢这位难友的坦白352,及勇气。他的回忆起初只带来痛苦的比较,但他定意再三检视,以至目前的绝望感不再能将其笼罩,这些记忆终能绽放出应有的光芒,陈明其原来的逻辑。到本诗的末尾,前面反复出现的“我”字消失了,而信心的客观事实获取了作者所有的注意力,也同样获取了我们。

{\Section:TopicID=493}标题

  伶长与亚萨,见导论53{\LinkToBook:TopicID=123,Name= 3 儀式註解}47{\LinkToBook:TopicID=119,Name= B 作者註}页。耶杜顿,见第三十九篇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300,Name= 標題}

{\Section:TopicID=494}痛苦的呼喊(七十七13

  1. 如果我们以为向神呼喊发声……,祂会听见我(和合本:祂必听我),显得甚为幼稚,那鉴察人心的神却可能有不同的想法。耶稣自己曾“大声哀哭,流泪祷告……,就因他的虔诚蒙了应允”(来五7)。

  2. 本节的动词时态可能应译为过去式,以显示这场苦难持续良久,亦可显示祷告的持续不断353。最后一行回应了雅各为约瑟的伤心,不肯受安慰(创三十七35),更透露出其固执不变的心态。爱不会轻易接受分手,同理,受苦之人对神的沉默也不轻易接纳。

  3. 我想念直译为“我回忆”──这字在全诗中扮演重要角色:见第56)、11节,及本诗开头的注释。

{\Section:TopicID=495}内心的省察(七十七49

  现在作者进一步坦露他的痛苦,首先描述症候:无法入睡、烦乱不安(4节);不过最主要是陈明根本原因:怀疑的心态。

  56. 大部分现代译本都按照古译本,把第6节的我想起移到第5节,又接受一些其它无伤大雅的小变动。但是现有的希伯来经文确有其特色,很可能是原作者的意思。RV 译为:

  “我想到古时之日,

     上古之年。

   我忆起我夜间的歌曲,

    我与自己的心对话:

     我的灵也殷殷省察。”

最后一行其实可译为:“祂也鉴察我的灵”354,这就带出此番自我对话的另一面状况;但是紧接而来的连串问题,与一般的翻译配合得较自然。“我的歌曲”355可能不像四十二8“黑夜”的“歌颂”,而是在晚上想起快乐时光的歌唱情景──如此,对比显得更为强烈,而思家之情则加倍浓郁。

  79. 向神坦承自己的怀疑是有用的,这里便是最佳例证。第7节的疑虑比较空泛,第89节讲得更清楚些,其中的矛盾因此浮现出来,以至找到答案的可能大增。既然慈爱是祂的约中所应承的(见十七7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201,Name= 因慈愛而求(十七69}),便不可能消逝,而祂的应许也必不落空。永远与世世二词,又强化了这点。若问:“难道神忘记……?”答案更是只有一个。最后一个问题(9b节)则较令人不安,因为神的怒气只会对罪而发,而惟有不肯悔改,会使祂忿怒难消。不过,倘若这是现况,则应当不成为问题,乃成为挑战。

{\Section:TopicID=496}往事带来勇气(七十七1015

  不论 RSV 的分段为何,第10节乃是转折点(正如细拉所示)。然而本节的两个钥字可作不同的解释356,所以翻译的良莠,就要看是否能与它所引介的段落相配。那一段(1020节)是崇拜的高潮,拯救的神迹历历在目。

  由此观之,RSV 及大多现代译本的译文便不足取,因为其语气为痛苦地感叹:神竟失去了勇力357TEV 尤明显:“令我最难过的是……”)。较早的译本语气则较公允,不过加了一个动词“我要追念”(以衔接下一节,那里此字出现两次)。故 PBV 译为:“我便说,这是我自己的懦弱:但我要追念至高者右手的年代。”因此,这一节便成为两段之间强有力的枢轴,而它的形式所以较不畅顺,部分原因可能由于要与第5b节对应(那行也没有动词)358,将它提升到更高的层次──好像在说,“上古之年吗?”“即祂右手之年!”如此一来,前面的回想令人手软心疲,但此刻却叫人精神振奋。神的右手绝不会失败,它将过去与现在相连,满了应许359

  1112. 我要回想(和合:我要题说),严谨的译法应为360“我要题说”;即要公开讲论这些作为(第七十八篇冗长的论述,为其一例),而第11b12节则讲到要私下默想这些事──两者可以互补。奇事出现在这里及第14节,其意思见九1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69,Name= 勝利的異象(九112},那里“奇妙的作为”是从此字根衍生的字。

  1314. 有些译本作:“諈犒D……在圣殿中”(AVRV;参七十士译本等;和合:諈漣@为是洁净的),这译本虽能与第19节“諈犒D在海中”遥相呼应,但我们几乎可确定,真正的意思(直译)为“諈漣@为在圣洁中”,因为这句话响应了红海边的胜利之歌(“至圣至荣”,出十五11),而接下去的几句则首先响应了该歌的问题:“众神之中谁能像諢H”,接着响应其形容句:“施行奇事”(即14a节),最后回应它所描述这些事对“外邦人”的影响(14b节;出十五14)。从上下文看,此处圣洁一字,是指可畏惧的一面,表达出这位神“住在人不能靠近的光里”;既如敌人般可畏,又如朋友般可荣。

  15. 其实神比朋友更亲。与列邦(14节)比较之下,这些人乃是諈漸薄A就是曾与神立约,因此成为祂亲人的人。赎字的一般含义正是如此,因为买赎者(go{~e{l)通常就是最近的亲属,在一个人走投无路时,这位亲属必须将他赎回。而脱离埃及岂非正与此相符?

  以雅各和约瑟作为出埃及之民的祖先,或许是因为他们都曾强调,自己最终的安息所不是埃及,乃是那应许之地(创四十七29以下,五十2425)。

{\Section:TopicID=497}“你雷电的能力”(七十七1620

  当诗人默想红海与西乃山的事件时,那番地动天摇的景象彷佛活现在他眼前,于是他将所见的描述出来。如此,不仅他的问题烟消云散,而若我们认为世界是由自动的规律控制,造物主不再现身,读到这里,观念也被修正。诗体比较自由,所以就如一一四3以下,这里也将当时光景高潮化、位格化,形容水不但澎湃,而且在剧痛(即16节惊惶的字面意思),闪电与雷轰则为神的火箭(17节),也可能为呼啸的战车之轮(18节译为旋风的字,常有此意;叁 NEB 小字,及如赛五28;耶四十七3;结十2)。这是神在自然界之上的写照。即使道成了肉身,风浪仍旧听祂的命令,海也成为祂的道路。

  20. 最后一节好像从高潮滑落下来,但却是深思熟虑的安排。能力的展示是途径,而非目的(正如以利亚所发现的);神最关注的,其实是祂的羊群。这个词没有褒扬的意味,不过倒充满了安全感,再加上摩西和亚伦,属人的领袖在带领,使本篇的结论解开了诗人所遇小麻烦的困扰,同时也为以色列的天路历程立下一个里程碑,声明这一路亦如其起头一样,不断有惊险奇景出现。

 

352 Vaughan Williams 所著 The Pilgrim's Progress, Act III, Scene 2,以第89节,及其它诗篇的部分内容,作成极生动的背景。

353 然而,NEB 将倒数第二句译为,“我躺下时汗流浃背,无一物能使我凉快”。这译法可从动词得到一些支持,因为伸展疲倦RSV)的原意为“流动”与“变麻木”。但第二个动词在别处都只作比喻用,指无助;而 NEB 的译文也删除了我的手

354 此动词为阳性,而通常“灵”是阴性,不过并非绝对如此。

355 n#g{i^na{t[i^ 一字,古译本显然读作 ha{g{i^t[i^,“我默想”。

356 忧愁RSV;叁 JBGelineauTEV)也可以读作“软弱”(AVRVPBV:叁 RP, NEB),或译为“恳求”(Eaton);而改变RSV;叁 Gelineau, JB, RP, NEB, TEV)可以意指“年”(AV, RV, PBV),或“更新”,或“演奏”(Eaton)。

357 不过,有些注释家认为,若所强调的是神的右手(即,祂现在正进行的事),与他永不敢改变的本性是两回事,还有,倘若我的忧愁是现在诗人所弃绝的态度,那么,这里的语气就不那么重。这样一来,此句仍在描写以行动表现的默然赞美。

358 见以上第56节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495,Name= 內心的省察(七十七49}

359 Eaton 没有改动经文,而建议可有两种译法,解为祷告,而非忧愁或软弱,并将更新或演奏视为神的行动,而非“年”或“改变”。他的翻译虽然也许过于创意,却有重大的优点,即配合上下文,结构也比较平滑。

360 按照 k#t[i^b[,即经文的子音。──《丁道尔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