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七十八篇

 

第七十八篇 恐怕我们忘记

  从第12节及68节来看,这首诗大可取个副标题:从琐安到锡安,因为它回顾了以色列成长期的颠簸,从埃及为奴之日起,直到大卫掌权为止。其功能正如摩西的临别赠歌(申三十二章),要人深刻反省,以免重蹈历史的覆辙。同时,它亦要激励人心,因为其中提到许多伟大的神迹,l述在一切审判中仍有恩典存留,且指出应许的可靠,因有蒙拣选之城与蒙拣选之王为凭据。

  使用本诗的基督徒都明白,这段历史果然重演,那蒙拣选的民族竟弃绝了它的王,而且就在蒙拣选的城中这样行(68节);我们也知道,神不仅成全了向大卫的应许,并且设立了一座锡安山,就是“我们的母”(加四26)。我们又可默想,本诗对以色列史的记载突然中断,是为了要以后的世代来继续,也要他们从其中来学习;同理,新约对于教会历史的记载,也用突然终止的笔法(徒二十八3031),乃要我们用信心接续下去,就是用本篇第7节所说明的那种信心!

{\Section:TopicID=499}标题

  亚萨与训诲诗,见导论,47{\LinkToBook:TopicID=119,Name= B 作者註}51{\LinkToBook:TopicID=122,Name= 2 分類}页。

{\Section:TopicID=500}以史为训(七十八18

  第12节是智慧书的形式;例如,译为比喻的字(ma{s%a{l),就是箴言的卷名。基本上这字是比较之意,即以一事说明人生之另一事。马太福音十三35引用第2节,作为耶稣将如何教导的预言;不过他的方式比此处想象力更丰富,亦不那么容易一目了然。本诗从过去选取题材,说明它的要点(如司提反在使徒行传第七章的作法),让其中的教训能铭刻人心。我们的主根据历史说比喻时(太二十一33以下),乃是用一个生动的故事加以浓缩(就如拿单在撒母耳记下十二章所行),而让听众自己去下结论。这两种方式都是以过去为现在的借镜,而使其谜语能解明──因为历史真正的模式,并不是显而易见的。

  4. 奇妙的作为一字的用法(亦见11节),参九1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69,Name= 勝利的異象(九112}

  56. 法度与律法,这双重的表达法刻意强调,神所赐给我们的,是确定的、清楚的;参,十九710{\LinkToBook:TopicID=214,Name= 聖經的明確(十九714}及一一九12{\LinkToBook:TopicID=715,Name= 專一不二的心(一一九18)  Aleph}的注释。要将信仰教导自己的子孙;则是早有古训,见申命记六69:圣经绝不让父母袖手旁观。

  78. 这是本诗最主要的目的,以正、反两面的话表明出来。第7节的三句话,显出信心的三股绳索,即个人的信靠361、受教而谦卑的思想,以及愿意顺服的心志。这些特性看来似平凡无奇,相对之下,第8节形容背约的话则将其原形毕露,这些人绝非英雄人物,乃是变节不贞之辈:具叛逆性、意志不坚、毫不可靠。以下几节将这思想进一步推演。

{\Section:TopicID=501}遭遗忘的神迹(七十八916

  9. 以法莲人在第67节再度提及,他们未被选作领导者。在王国分裂时,他们是离开的支派中最大的一支,而以后的悲剧使他们的名字几乎成为背道、叛逆的代表(参何四至十三章,到处可见),在此亦为同样的用法。至于他们懦弱的表现,并没有任何历史记录(其实他们倒是个性刚烈之人:士八1以下,十二1以下),因此临阵逃跑的说法可能只是隐喻,是表达下一节之事实的强烈笔法,亦显示这种态度将蒙受的羞辱,而全国都在此种羞辱之下362

  12. 琐安另一较为人知的名字为坦尼斯(Tanis),位于尼罗河三角洲东北,这城或许即为兰塞二世(Rameses II)的首都(兰塞,就是以色列人协助建造的:出一11),或许离该城不远。田译为“郊区”或“区域”较好。

{\Section:TopicID=502}埋怨骚动(七十八1731

  1718. 显然神所赐的愈多,我们愈不懂得感激。神赐下一连串神迹,百姓却以恶劣态度响应,就像主喂饱五千人之后,那些人竟要求祂显出更多、更好的凭据来(约六263031)。在旷野不信的历史,印证了主将被拒绝,也告诉我们,人会不断要求更好的证据。当年与耶稣辩论的人以本篇作根据(24节;参,约六31),他们的武器实在太过锋利,以致自伤己身了。

  1920. 摆设筵席一词,与二十三5相同,但那里的平静却与这里成了强烈的对比。“神……岂能……?祂还能……?”若有人提出这类问题,或许该受斥责(如:创十八14;可九23),然而神知道信心的挣扎与因藐视而不信之间的不同(22节,不信服)。

  2122. 第2131节是根据民数记第十一章,那里告诉我们,第21节的烈火不只是比喻而已(参,民十一13)。对第1920节的挑战,神的答复为:对其苛求的态度报以烈火般的“不!”,而对其实质的要求则报以宽大的“是!”。以色列人所受的审判,来自这两方面,而方式各有不同。后者则摘记于一○六15(见该处注释{\LinkToBook:TopicID=647,Name= 失敗的記錄(一○六639})。

  2325. 鹌鹑(26节以下)是最能使他们饱足之粮食(25节),但吗哪却是察验人心的恩惠。有关拾取它的一些规定,使它成为是否顺服的小测验(出十六4),而它的不寻常、不易见(加上拾取之前的饥饿),亦成了训练优先级及谦卑(申八3)的简便方法。

  耶稣指出,在某个范围内它可以被称为天上的粮食(约六3132),尽管它很奇妙,却也只不过是让人预尝那真正伟大实体的滋味而已。这种粮食降自天上,祂──生命的粮──则从父而来;这种粮食能暂时供应身体的需要,祂却能满足人最深的饥渴,而成为永生的粮食(约六30404751)。我们或许还可以找到一个相似之处,即这两样天赐的礼物,虽然都奇妙非凡,与人恩惠良多,但却没有激起多少感恩的心。

  2631. 如果说,吗哪的供应不太具刺激性,而成为一种测验,那么突然大量出现的鹌鹑则完全是另一回事。许久未显的贪欲之情扑向它们(那地后来以此为名,称作“贪欲之人的坟墓”,民十一34小字;参此处29b30a节),这个动作陈明了他们对行天路的呼召十分厌烦,也讨厌顺从的精神。第3031节讲到审判随即临到,不是神的动作太快了一些,而是显明这种行为透露病象,这种态度有传染力,而这个时刻乃是危机关头。

{\Section:TopicID=503}不真诚的悔改(七十八3239

  何西阿书五15∼六6可以和这段并列来读,那里说以色列人对神的管教有响应,好像这里所记,表面看来充满热忱(参34节),而且说词动听(何六13),连读者都被欺蒙,然而后来神的答复却为:“你们的爱(和合:良善)如同早晨的云雾,又如速散的甘露。”本段第36节的谄媚与说谎很可能属于这一类:这种欺骗是以空言自欺;在这方面,以色列人所犯的罪与雅各所斥基督徒之罪,竟大同小异(如:雅一22以下,二14以下)。其实,此处以及何西阿书中如此轻易忏悔的罪,乃是一项重大的罪,即对神(向祂)以及祂的约(37节:参以上8b节)不忠心。这种背道等于婚姻中的不贞,由此看来,神的怜悯与自我约束(3839节)令人希奇不已。在这方面,本段也让人想起何西阿的话:“以法莲哪,我可向你怎样行呢?”(何六4),“我怎能舍弃你?”(十一8)。

{\Section:TopicID=504}对出埃及不领情(七十八4053

  4041. 何其多呢!与再三两个词汇,指出第3031节突临之审判的另一面,也显示了第3435节虔诚祷告的背景。这里的动词对以色列和神都有深入的刻划:在以色列方面,是刚硬(悖逆;参,申二十一18)加上带藐视的怀疑(试探;参出十七7;诗九十五89);在神方面,则是担忧与痛心。第41b节所用的动词很少见,可能意为受伤或惹动(为七十士译本及大多数现代译本采用),而不是 AV 所译的“限制”,虽然后者也可配合文意363。以色列的圣者之名,见七十一22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459,Name= 不停的頌讚(七十一2224}

  42. 这乃是问题的关键点(参,7节),因为一旦忘记救赎之事(对以色列是出埃及;对我们是十架与复活),信和爱也不会持续多久。

  4353. 故此,本诗要保证让我们记忆再度鲜活起来。这里以自由的笔法综述“在琐安田……(的)奇事”(43节;见12节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501,Name= 遭遺忘的神蹟(七十八916}),提到十个灾中的六或七个364,所用的词汇不仅展示神的大能,也声明了以色列所享受的特别待遇。他们难道忘了,那向他们约束着的怒气(38节),曾施在他们的压迫者身上(4050节)?或他们得到牧养,别人却遭灭绝(5253节)?

{\Section:TopicID=505}对应许之地不感恩(七十八5464

  外邦人被赶逐(55节),这份恩情更突显出他们该受斥责;因为以色列依然旧态不改,此处以试探悖逆等字(56节,参,4041节),以及在战场上无用的弓之比喻(57节,参,9节),提纲挈领地道出这种态度。

  58. 不过这段时期最明显的罪,不再是不满(那是旷野岁月中的矛盾现象:神迹天天发生!),而是拜偶像──这是入主迦南地时期的矛盾现象:神当初使用以色列人,正是去审判那地拜偶像的原住民!

  5964. 这几节的背景记在撒母耳记上第四章,以迦博一字及“諈荣耀离开”之语,都出现于该章。这里荣耀(61节)是指神的约柜,它被非利士人掳去,而它的离境代表神也抽身而去(6061节)。这件事后来再度发生。耶利米曾以示罗(60节)为训,向圣殿发出警告(耶七11以下),以西结也看到神的荣耀离开耶路撒冷(结十一23)。耶稣亦说过类似的话,并且不仅是向犹太人的教会提说而已(参,启二5,三16)。

  64. 此处乃指以利与其二子之死,当时非尼哈的寡妇一言不发(撒上四20),只喊出一声:“以迦博!”又简述其意。参以西结书二十四1524

{\Section:TopicID=506}新的开始(七十八6572

  事实上,以色列早期历史中这最黑暗的一刻,紧接下来的,便是神能力的彰显,引起极大的震撼。6566节的喧闹情形,丝毫没有夸张当日在亚实突悲惨闹剧的状况(撒上五章),而接下来的半个世纪中,以色列亦发展到颠峰状态。按本诗内容的发展来看,历史竟然会进展到这一个地步,实在令人惊讶,而这里对神不变之爱的描写,笔法亦极威勇,并不属多愁善感型。

  67. 以下 现在最让人注意的,是神拣选的主权。尽管约瑟有好名声,他的儿子以法莲地位重要,权柄卓著,神却选上犹大,这支派在士师时代并没有特殊的光荣。在犹大中,他又选上锡安山,那时是仍在仇敌手中的坚固保障(撒下五67);为了征服它,在那里掌权,他从羊圈中呼召了一位牧人。在这一切行动中,只有一处提及动机,即“祂所喜爱的锡安山”一语。被弃绝的以法莲(67节),诚然在第9节被斥为叛徒,不过后来所有以色列人都被划入同一范畴。这里要强调的,不是人的功过,而是神“自己的旨意和……恩典”(提后一9)。锡安之所以能坚立(69节),神的子民所以能得着大卫──一位巧妙的牧者──为礼物,全赖于此。倘若以色列的历史全是她可?的表现,那么,神永不断绝的恩情就成为她(及我们)的盼望──故事还会继续下去。

 

361 此处盼望的意思是信赖。

362 这一节的希伯来文很难,在“弓”字前面还多出一个字,“射箭者”(参小字)。这个多的字之字根(rmh)与第57节的“诡诈”类似,因此或许这两节之间有双关语的用法,而二者皆以“转背”/“扭曲”(部从字根 hpk 是而来)衔接。亦参,何西阿书七16,那里也称以法莲为诡诈的弓。

363 根据臆测,“限制”是从一个意为“记号”的名词而来,假定它可推演出界线之意。

364 有两种希伯来文抄本,第48节中有 deb[er,“瘟疫”,“牛疫”(如:出九3),而若是 ba{ra{d[,“冰雹”,就与第47节重复。倘若这是原文,此处就在六灾之外再加上了出埃及记九3以下的牲畜之灾,未提到的只剩下跳蚤、疮,及黑暗之灾。闪电48节)也可意指“发热”;参JBNEB:参,申命记三十二24。──《丁道尔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