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八十篇

 

第八十篇 主啊,转回!并使我们回转!

  这个大声求助的呼喊,似乎不是耶路撒冷沦陷时所发的,而是一个半世纪之前,北国首都撒玛利亚的末日将临时,所发的哀声。“求諟洇们复原(和合:回转)……”(3719节),这一迭句将本诗的主题再三重复;而冗长的葡萄树比喻,也使本诗独具风貌。这个祷告显示,当时耶路撒冷所受的震撼何等大(本诗属于在圣殿中歌颂的亚萨族),在主前七三四至七二二年间,十二个支派中的十支都被扫除,可以说以色列全家几乎都被除掉,只剩下犹大小小的一块,她的北边不再是姊妹之邦以色列,而是一个新的亚述省份。本诗毫未想到北国与南国间的夙仇,只因众多应许尽皆消灭而痛苦,也为从前的大家庭,如今拆散而伤心。这种一体感,亦可从一件事看出:在悲剧发生后不久,希西家王邀请北国余剩的民,来耶路撒冷守逾越节。可是他却碰了钉子(代下三十11011),由此可见以色列人如何执迷不悟,这也就是审判不得不临的原因之一,而本诗就是为这样的审判哀恸。

{\Section:TopicID=514}标题

  见导论,56{\LinkToBook:TopicID=123,Name= 3 儀式註解}47{\LinkToBook:TopicID=119,Name= B 作者註}4950{\LinkToBook:TopicID=121,Name= 1 插入語}页。七十士译本加上:“关于亚述人的诗”,无论原初标题中是否有这几个字,从本诗内容看来,亦很合适。

{\Section:TopicID=515}遥远的牧者,遮蔽的日头(八十13

  祷告本身并不会增加神的知识,但在他的计划中却扮演重要角色;因此,所有慷慨激昂的吁请,要神留心看,兴起来,采取行动,就祷告而言都是合宜的,不过这对神愿意拯救的心,却不能增加什么。本篇中这样的诉求很多,请注意第一段和最后一段中,所倾出的成串命令式。神似乎比较喜欢过分大胆的祷告,而较不中意过分小心的祷告,只要这种大胆不只是耍嘴皮而已(传五2;太六7)。我们到祂面前应当像儿子,而不像请愿者。

  1. 大半时候王被称为百姓的牧者;参七十八71。这个祷告承认,从终极而言,只有一位配接受这个称呼(参,撒下二十四17;结三十四1以下)。在为约瑟的祝福中(创四十九24),祂也被称为牧者。二十二3描绘神“是用以色列的赞美为宝座的”(因为百姓的爱戴即是王的荣耀),在旧约其它地方则见神坐在基路伯之上,他们是至圣所的守护者,也是执行审判的使者(见十八10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208,Name= 拯救(十八419})。这一切,再加上神耀眼的光辉,构成祂显现的特色,即,神的威严彰显在人面前;本诗所求的,正是这番景象。

  2. 这些属拉结后代的支派(创四十六1920),让我们明白了本诗的背景,因为早在耶路撒冷陷落之前多年,他们已不再成为一独立的单位了。因此这个祷告乃是提到这些人的危机与败落,发生于主前第八世纪末期,见本诗注释开头的说明{\LinkToBook:TopicID=513,Name= 第八十篇 主啊,轉回!並使我們回轉!}。只有便雅悯还存留,因为在所罗门王之后国家分裂时,它跟从了犹大。以色列国的首都撒玛利亚,位于以法莲境内,这个强大的支派,连同它的兄弟支派玛拿西,占据了应许之地的中央地带。以色列国与犹大国分立,在圣经中常称之为“以法莲”,尤其是何西阿书;要这个骄傲的支派接受耶路撒冷的帮助,真是难上加难(再参,代下三十512)。可是这个祷告显出,耶路撒冷是真挚地关心它,“我们”和“我们的”等词,充分流露出同胞之情367

  3. 这个迭句在第719节再度出现,而每一次神的头衔较前一次更形完备。使我们复原(和合本:回转)的祈求,可有不只一种解释,究竟它仅是求救的呼声,还是有更深的含义,如 AVRV 所译“使我们回转”,尚有辩论的余地。第18节所承认的不忠,显示此处除了外在的状况,的确还有属灵的层面;若是这样,这个层面亦当应用于得救一字(参,结三十七23),不过在旧约中,这个字却极少具如此丰富的含义。使諈脸发光,这个祈求借用了亚伦的祝福之词(民六25),因此所求的不是第1b节那令人目眩的光芒,而是仁慈与友爱的光辉。JB TEV 将其意译为,“使諈脸向我们微笑”,以及“向我们显明諈爱”(以配合后者对第2b节的意译,“向我们显明諈滲鄐O”),虽然生动、达意,但却是说明而非翻译。

{\Section:TopicID=516}以眼泪为食物(八十47

  尽管神的脸会发光(见上段),但就像西乃山一样,还是有其冒烟的黑暗面,故此处用发怒一字;叁 JB 所译“压抑的怒气”368。以色列的牧者(1节)没有带他们到青翠草原,也没有给他们满溢的杯,反倒总是给他们眼泪……眼泪(参,四十二3)。多量出一字是特定的量度;大概可以比作“按夸脱(注:四分之一加仑)”369──非常生动的笔法。

  6. 讥嘲 (ma{no^d[,和合:分争)MT 为“分争”(ma{d[o^n)。后者也有道理,就像我们所谓“分赃不均”,但前者有l利亚译本支持,又与第二行比较接近:它假定这字中的两个子音,在抄写过程中被调换了位置。

  7. 此处之迭句,请看第3节注释。

{\Section:TopicID=517}遭蹂躏的葡萄树(八十813

  这段很可能是主所说:“我是真葡萄树”的主要背景。以色列不过刚要成为这树,祂却就是这树,过去如此,从今到永远依然。其它相关的经文有,以赛亚书五17,其写作时间或许也在这时期,另有以西结书十五章。有可能此比喻的灵感,出自创世记四十九22所提,约瑟为“多结果子的枝子”(参1节)。

  811. 这则简洁优美的寓言,将以色列的故事从出埃及、征服迦南、定居讲起,直达到大卫与所罗门时代扩张的颠峰期370。其中所带出的奇妙,即这树虽小,影子却能遮满诸山与佳美的香柏树。不过,这是否也暗示出其中有不协调之处,就如另一则葡萄树的比喻,它离弃了结果子的职守,而妄想管理其它诸树(士九1213)?

  12. 对这个为何的答复,在以赛亚书五17,就是一篇情况雷同的诗歌中,已经清楚赐给了犹太人。那无法回答的问题并不是这个,而是以赛亚书五4的“为何(和合:怎么倒……)?”。

  13.371 所有会动的(和合:走兽)一语,是一个希伯来字 zi^z,可能意为“成群的昆虫”(叁 NEB),也可能指田野中的小动物。在五十11,它与“空中(和合:山中)的飞鸟”并列。以色列再无保护,人将它任意掠夺(12b节),随口吞吃(13b节),还有一些可怕的仇敌(13a节),把剩下的都糟踏尽净。参雅歌二15;以赛亚书五十六910

{\Section:TopicID=518}最后的呼求(八十1419

  14. 求謔^转与一再重复的祷告,“求諟洇们回转”(或“使我们复原”,RSV;见第3节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515,Name= 遙遠的牧者,遮蔽的日頭(八十13})相配,使本节成为第3919节迭句的变化句。这句话越过神拯救的能力,就是这几节中所表达的,而去探索其背后的怜悯情怀,就是神的动机。眷顾一语,见八4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516,Name= 以眼淚為食物(八十47}

  15. 此处诉求的目标,不仅是神的怜悯,也是祂的信实,因为种这株葡萄树并不是一件随便的事:参所提神的右手,即祂能力全然的运用;又参第89节。祂绝不会起初大费周章,后来却兴趣索然。

  但本节还有第二行,RSV 及其它译本武断地将其挪为小字(但 TEV 没有这样作)。RV 将它译为:“和为自己所坚固的枝子(希伯来文:儿子)”。“儿子”一字372,用在此处指葡萄树的嫩枝,在第17b节却升格了,那一行把这里的思想又往前带动一步。此处它仅将比喻继续,而强调所栽种之树的成长,就如第9b11节。

  17. 这里从第15节选用两个辞,并加以强化。諈漸k手(和合:右边)在此意味尊荣之处(参一一○1),而“儿子”则成了人之子(和合:人子)。这句话似具弥赛亚意味,但从上下文看,应当先是指以色列人,他们为神“头生的儿子”373,在人类当中具尊荣地位。另有其它经文显示,以色列的呼召逐渐集中在一个人物身上,惟有祂才能成全:即那位真葡萄树与人子。

  18. 转身退后(和合:退后)与第14节的“回转”不是同一个字,而是与五十三3形容背道的动词有关:“他们都退后”。连接词这样(或“然后”)表明,惟有神的手(17节)才能翻转局面374,亦惟有祂的生命气息(18b节)才能使信心复苏。

  19. 于是本诗以迭句作结束(见第3节注释{\LinkToBook:TopicID=515,Name= 遙遠的牧者,遮蔽的日頭(八十13}),内容则最充实,因为加上了耶和华之名,又因着前面回顾的历史,及再三强调之神的呼召与恩典,以致内涵更形丰富。

 

367 另一可能为,这乃是这些支派的难民中,虔诚人的祷告。即使如此,它会出现在亚萨诗集中,也显示出以色列人的这种合一感。

368 NEB 的“抗拒”,是根据一筆Q亚文字根:“要刚强”而来,意即,不屈服。叁 G. R. Driver, HTR 291936);第186187页。但是我们实在没有必要把“烟”换掉,虽然这个动词的主体通常是神的忿怒,而非神本身。参十八8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208,Name= 拯救(十八419}

369 准确的译法为“用第三”:这显然是一种标准大小的容器,不过到目前为止,我们尚无法得知其细节。它出现于以赛亚书四十12

370 11节),见七十二8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464,Name= 無垠的疆界(七十二811}

371 ya`ar,“森林”,这字的中间子音,在 MT 被悬于该行之上,以显示这是全诗篇最中央的一个字母:这个例子足证马所拉经文抄写时所要求的精准。同样,利未记十一42的希伯来文 waw,“肚子”,也被视为五经最中央的字母。详见 C. D. Ginsburg, Introduction to the Hebrew BibleTrinitarian Bible Society, 1897, p. 69.

372 这个字创世记四十九22用作“枝子”:见以上第813节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517,Name= 遭蹂躪的葡萄樹(八十813}。他尔根(旧约亚兰文注释)视之为弥赛亚的头衔,而意译为“弥赛亚王”。这种解释,见第17节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518,Name= 最後的呼求(八十1419}

373 出埃及记四22RV。亦参导论(Ⅳ:“弥赛亚的盼望”{\LinkToBook:TopicID=106,Name= Ⅳ 彌賽亞的盼望}),26页以下。

374 NEB 将这想法颠倒过来,删掉开头的连接词,并将动词译为过去式:“我们未曾回转……,因此赐我们新生命……。”──《丁道尔圣经注释》